你的位置:首页 > 科普文章 > 海洋污染

世界海洋中最大的人造污染物——香烟蒂

2019/6/19 0:04:51

作者:James Rainey
 翻译:无毒先锋
 出处:NBC News 美国国家广播公司(NBC)新闻节目(点击文末)

长期以来,烟蒂一直是全世界海滩上收集到最多的垃圾,32年来共收集了超过6000万只。



2012年在俄勒冈州(Oregon)的国际海岸清理行动(2012 International Coastal Cleanup)中收集的烟蒂。Thomas Jones / 海洋保护协会(Ocean Conservancy)
 
环保人士已经有系统地针对这些目标,试图消除或控制海洋污染的主要来源——首先是塑料袋,然后是餐具,最近是吸管。今年有十几个沿海城市禁止使用塑料吸管。包括加利福尼亚州和夏威夷州在内,还有更多州正在考虑实施禁令。
然而,世界海洋中最大的人造污染物是虽小却无处不在的香烟蒂——而它基本上不受监管。如果有一群坚定的维权人士行动的话,这种情况很快便会得到改变。
一位烟草行业的领军人物、一位加州议员和一个世界性的冲浪组织都认为应该禁止香烟滤嘴。这项新发起的运动希望通过将关注人类健康的活动人士与关注环境的活动人士联系起来,从而得到支持。
“很明显,滤嘴对健康没有好处。他们只是一个营销工具。他们让人们更容易吸烟,”圣地亚哥州立大学(San Diego State University)公共卫生教授Thomas Novotny说。“滤嘴是一种主要的混有各种塑料垃圾的污染物。显然我们不能允许这样的事情继续发生。“
一名加州议员提议禁止带滤嘴的香烟,但未能得到委员会的同意。一名纽约州参议员已经起草了一项立法,为返回兑换中心的烟蒂返利,不过这个想法也被搁置了。旧金山的返利最高——每包60美分的费用,每年可以筹集大约300万美元,以帮助支付清理废弃的香烟滤嘴的费用。
 

 “被到处乱扔的物品”


烟蒂现在也被美国最大的反吸烟组织“真相倡议”盯上了。该组织利用州检察官和烟草公司之间达成的法律和解资金来传达坚决的反吸烟信息。该组织上周利用全国电视音乐颁奖典礼发起了一场反对烟蒂的新运动。就像之前通过社交媒体发布的一些广告一样,该组织正在寻找“世界上被到处乱扔的物品”。
也难怪烟蒂会引起人们的注意。每年全球生产的56万亿支香烟中,绝大多数都是用醋酸纤维素制成滤嘴,这种塑料形式可能需要10年或更长的时间才能分解。根据创立了“烟蒂污染项目”(tobacco Butt Pollution Project)的诺佛特尼(Novotny)的说法,每年有多达三分之二的滤嘴被不负责任地扔掉。
海洋保护协会自1986年以来每年都赞助海滩清理。连续32年以来,烟蒂一直是世界上被收集最多的单一物品,在此期间,总共收集了6000多万件。这相当于收集到的所有物品的三分之一,比塑料包装纸、容器、瓶盖、餐具和瓶子加起来还要多。
人们有时会直接把垃圾倾倒在海滩上,但更多的时候,垃圾会从世界各地无数的雨水沟、溪流和河流流入海洋。这些废物通常会分解成易于被野生动物吃掉的微塑料。研究人员在大约70%的海鸟和30%的海龟身上发现了这种碎屑。
诺佛特尼(Novotny)说:“这些被丢弃的滤嘴通常含有合成纤维和数百种用于处理烟草的化学物质。诺佛特尼(Novotny)正在进一步研究哪种香烟废料会渗入土壤、溪流、河流和海洋。“
 

塑料纤维威胁着食物链

海洋保护组织中负责无垃圾海洋运动”的Nick Mallos说:“需要更多的研究来确定到底发生了什么,最终问题是这些微塑料和其他垃圾对人类健康有什么影响。”
 




2010年在佛罗里达(Florida)海岸边收集到的烟蒂。
Matt Swedlund /海洋保护协会 Ocean Conservancy
 
烟草公司最初在20世纪中期探索使用滤嘴作为一种可能缓解人们对烟草不良影响的方法。但研究表明,与吸烟有关的致癌物无法得到充分控制。之后斯坦福大学(Stanford University)科学技术史研究生Bradford Harris的研究显示,“滤嘴成为了一种营销工具,旨在吸引并留住吸烟者,让他们成为这些有害产品的消费者”。
在过去的20年里,烟草公司也很担心要对大量的香烟垃圾负责,Novotny说。这些公司的内部文件显示,该行业考虑了从生物可降解滤嘴到反乱扔垃圾运动,再到大规模分发便携式和永久性的烟灰缸。
行业巨头雷诺兹烟草公司(R.J. Reynolds Tobacco Co.)在1991年发起了一场“便携式烟灰缸”(portable ashtray)运动,利用Vantage、Camel和Salem等香烟品牌在试销市场上销售一次性烟灰缸(袋子后面有一个方便的口袋,用来存放火柴、钥匙和零钱)。该公司赞助了全国性的“让美国美丽的反乱扔垃圾运动”( Keep America Beautiful anti-litter campaign),并于1992年在30个沿海城市设立了“不要把烟蒂留在海滩上”的广告牌。
最近,雷诺兹烟草公司(R.J. Reynolds Tobacco Co.)的子公司,圣达菲自然烟草公司(Santa Fe Natural Tobacco Company),开展了一项滤嘴回收工作,并开展了一项关于将反对乱扔垃圾引入地球日的宣传活动。该公司还表示,他们将继续进行便携式烟灰缸的工作——今年向顾客分发了大约400万个烟灰缸。
 

大型烟草公司会尝试清理烟蒂,但只是偶尔

另一家大型制造商菲利普莫里斯美国公司(Philip Morris USA)的发言人表示,香烟包装上的警告是一项包括安装垃圾桶、鼓励使用便携式烟灰缸以及支持禁止乱扔垃圾法运动的一部分。
但研究过此类运动的学者表示,他们遇到的一个关键问题是大多数吸烟者更喜欢弹掉烟蒂。
在行业焦点小组访问中,一些吸烟者说他们认为滤嘴可能是由棉花制成的,是可生物降解的;另一些人说,他们会把烟蒂在地上模范,以确保把烟蒂熄灭,不会把垃圾桶烧着;还有一些人说,他们对烟灰缸里的烟灰或烟灰缸的气味感到“恶心”,不想以这种方式处理自己的香烟。在行业文件中引用的一个焦点小组中,吸烟者说把烟蒂扔到地上是一种代表“挑战或叛逆的吸烟仪式”。
Novotny在与他人合著的一篇研究论文中称:“他们的努力,包括反乱扔垃圾运动、手持烟灰缸和永久性烟灰缸,并没有显著影响吸烟者‘根深蒂固’的直接扔掉烟蒂的行为。”
 



2010年国际海岸清理行动(2010 International Coastal Cleanup)在波多黎各(Puerto Rico)海滩上发现的烟蒂。   海洋保护协会(Ocean Conservancy)
 
这使得城市、乡村和像海洋保护协会这样的私人团体承受了清理工作的压力。还有其他一些不切实际的解决方案,比如法国的游乐园最近训练了半打乌鸦收集废弃的香烟和其他垃圾。
烟草公司偶尔也会寻求其他方案。雷诺兹烟草公司(R.J. Reynolds)在上世纪90年代召集的一个焦点小组的参与者们若有所思地说,也许公司可以找到一种制造可食用滤嘴的方法,材料可能是薄荷糖或饼干。
烟草行业尝试过更实用的解决方案,包括用纸做成香烟滤嘴,但这种样品使得香烟的味道更加刺鼻。而其他材料,如棉花,则被认为会让香烟的吸引力降低。
英国化学家Mervyn Witherspoon曾为最大的独立醋酸盐滤嘴制造商工作,他说,该行业专注于寻找一种生物降解滤嘴时“时断时续,因为他们从没有压力去做这项工作”。
Witherspoon说:“我们会继续努力找到一些解决方案,但这个行业总会发现一些更有趣的工作需要去做,它会再次被搁置。他们很乐意坐以待毙直到有人逼迫他们做点什么。”
 

一个绿色环保的方案和一个反烟蒂联盟

英国化学家Mervyn Witherspoon目前是一家总部位于圣地亚哥(San Diego)的初创公司Greenbutts的技术顾问。该公司表示他们已开发出一种由有机材料制成的滤嘴,可在土壤或水中迅速分解。与建筑师Xavier Van Osten共同创立了这家公司的企业家Tadas Lisauskas说,这种滤嘴由马尼拉麻、天丝、木浆组成并用天然淀粉粘合在一起。
这两位创业者说他们的产品已准备好投入市场,如果能够大量生产的话,价格将非常合理。但Lisauskas说,要想真正突破,公司需要政府的支持。“我们希望政府鼓励使用这种产品,”Lisauskas说,“或者,总有一天,政府要求强制使用这种产品。”
Novotny说他希望如果海洋保护协会和冲浪基金会等环保组织能够与美国癌症协会等以健康为导向的组织能够建立共同的目标,从而推动立法工作取得进展。到目前为止,环保组织在这个问题上已经走在了前面。
研究人员怀疑,滤嘴可让人更频繁的吸烟,并且在吸烟时更深入地吸气,从而增加患病几率。去年12月,《美国国家癌症研究所杂志》(Journal of the National Cancer Institute)发表的一篇文章称,“吸烟和吸入方式的改变,可能会让容易患腺癌的肺细胞吸入烟雾。”
这些癌症是从位于肺部和其他器官内部的腺体开始的。Novotny说,这种疾病的发病率一直在上升。美国国家癌症研究所(National Cancer Institute)建议,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应该考虑监管甚至禁止滤嘴。
迄今为止,支持这类提案的议员表示,他们在努力禁止香烟滤嘴方面遇到了困难,因为有不少议员都收到了烟草行业的竞选捐款。Novotny说,他认为通过反吸烟运动的主要机构:美国癌症协会(American Cancer Society)、美国肺脏协会(American Lung Association)和美国心脏协会(American Heart Association)的全面反滤运动,最终会出现一个重要的平衡力量。
代表蒙特雷(Monterey)等沿海地区的加州议员Mark Stone说,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开始了解他所说的“小毒性炸弹”对环境和健康造成的危害,禁止香烟滤嘴的公众势头正在增强。
“摆脱滤嘴这个香烟无用部分的想法终于得到了公众的支持,”民主党人Stone说,“我希望立法机构能尽快顺应民意。”



致力于解决“有毒化学品污染对中国人群的健康影响”的社会问题,目前聚焦减少二噁英、铅、镉、有毒塑料添加剂对社会带来的环境健康影响。
无毒先锋
愿“无毒中国”—中国再无有毒化学品污染受害者。
微信号 : 环境健康这些事
微   博:@无毒先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