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科普文章 > 其他

空气篇 | 环境与人体中化学物质浓度情况(二)

2021/1/13 12:33:32


【导读】在高收入国家的空气中,优先管控的污染物浓度呈下降趋势。然而在低收入国家,同样的空气污染物浓度却正在增加。

01

化学物质浓度超标影响室内空气质量

最近一项对新住房和翻新住房中邻苯二甲酸盐、阻燃剂、氯化溶剂和其他化学物质的浓度进行的研究发现,在所有抽样住房中,室内空气中化学物质浓度至少超过了基本风险的现有筛选水平

这项研究不仅涉及了来自建筑材料的化学物质,例如某些阻燃剂,还涉及了用于个人护理产品的化学物质,如邻苯二甲酸二丁酯。

 ▲被神秘气味环绕的房子(图源:纽约时报)

对室内空气中半挥发性有机化合物(SVOCs)的一项检测发现,SVOCs的空气浓度在世界各地的住宅、学校和办公楼中都占有显著的比例。例如一项关于上海新装修住宅挥发性有机化合物(VOCs)浓度的研究发现,在超过60%的样本中,有12种挥发性有机化合物被国际癌症研究机构归类为已确认或可能致癌的物质

▲室内粉尘(图源:Struvictory / Shutterstock)

室内粉尘是商业消费品释放的化学物质蓄积的媒介 。铅和镉等重金属就已经在家庭粉尘中被鉴定出来。铅在印度老房子的灰土中很常见,因为房子中可能仍然存在含铅的油漆。加拿大中部城市地区的家庭粉尘样本中铅浓度较高。美国家庭粉尘的样本发现了公认的对健康有影响的化学物质,其中邻苯二甲酸盐的浓度最高,其次是酚类化合物,它们取代了已受管制的阻燃剂,香料及PFASs。

02

大气中汞的浓度仍然令人担忧

▲1990-2010全球大气汞浓度趋势 单位:百分比/年(图源:Global atmospheric mercury trend)

据估计,在过去的一个世纪里,因人为活动而导致的大气中的汞浓度增加了300- 500%。空气中的汞浓度呈明显的梯度形,北半球的汞浓度高于南半球。2007年至2014年,北半球大多数监测点的汞浓度呈下降趋势,而南非监测点的汞浓度略有上升。在北美和欧洲空气中的汞浓度在1990年至2010年间下降了10%至40%最近趋于稳定。在北极地区,汞的浓度也在下降,但速度比其他地方要慢。与欧洲、北美和北半球其他地区相比,中国偏远地区的大气汞浓度较高。人们认为区域人为排放和汞的长距离迁移是导致汞浓度升高的原因

03

>> 在高收入国家的空气中,优先管控的污染物浓度呈下降趋势。

在过去20年里,美和欧洲的二氧化硫浓度下降了三分之二以上,原因是能源效率提高、燃料混合的改变以及电力部门广泛应用管道末端脱硫设施。在美国,空气中的铅浓度在1980年至2013年间下降了92%,这是由于汽油中的铅含量的减少。此外,加拿大实施了空气质量管理系统,以减少各种令人关切的污染物(造成烟雾和酸雨的空气污染物)的排放和环境浓度。这些减少有助于减少加拿大人每天呼吸的空气污染物。

▲加拿大空气质量管理系统(图源:National Air Quality Management System & Canadian Ambient Air Quality Standards.)

>> 然而,同样的空气污染物在低收入国家,浓度却正在增加。

世界卫生组织估计,全球约有90%的人呼吸着被污染的空气,颗粒物污染的年平均值高于世界卫生组织的空气质量指导水平。环境空气污染水平最高的是地中海东部地区和东南亚。非洲和西太平洋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城市的颗粒物污染水平也很高。世卫组织对67个国家的795个城市进行的调查显示,在中低收入国家人口超过10万的城市中,98%没有达到世卫组织的空气质量准则。颗粒物(PM)空气污染的主要来源包括烹饪(家庭空气污染的主要来源)、工业、农业、运输和燃煤电厂。

▲在新德里,浓重的雾霾笼罩着一条繁忙的街道 (图源:Xavier Galiana/AFP/Getty Images)

04

部分地区的大气中某些持久性有机污染物的浓度正在下降

根据《斯德哥尔摩公约》,第二次持久性有机污染物全球监测报告显示:空气中列出的持久性有机污染物的浓度已大幅下降,而所谓的“遗留持久性有机污染物”(有机氯农药、多氯联苯和二恶英(PCDD)及呋喃(PCDF)的浓度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降幅最大。

▲捷克共和国-科谢季采(Košetice)多氯联苯(PCBs)浓度呈下降趋势(蓝线)(图源:《全球化学品展望II:从遗留问题到创新解决办法——执行 2030 年可持续发展议程》)

最近在《斯德哥尔摩公约》中列为持久性有机污染物的化学品,如多溴二苯醚、全氟辛烷磺酸、六溴环十二烷和五氯苯的浓度在整个1990年代都有所上升,随后趋于稳定,然后在21世纪初开始下降。

▲POPs:持久性有机污染物 (图源:UNDP in China(联合国开发计划署))

在北极地区空气中,多氯联苯、滴滴涕、氯丹和多溴二苯醚(PBDE)同族物在大气中的浓度正在缓慢下降。世界其他区域的大气监测显示,在所有持久性有机污染物中,非洲和拉丁美洲和加勒比的农药浓度最高。具体而言,滴滴涕、六氯环己烷和硫丹的浓度在非洲占主导地位,而林丹的浓度在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最高。这些浓度在亚太地区、中欧、东欧和西欧都在下降。

05

一些阻燃剂的浓度在降低,而另一些阻燃剂的浓度却则在增加

最近一项对加拿大大湖盆地空气监测数据的研究分析发现,多溴二苯醚浓度在2005年至2014年之间有所下降。虽然这些多溴二苯醚的浓度呈下降趋势,但其他阻燃剂的浓度却日益受到关注。例如北极地区的氯化阻燃剂的浓度在升高,可与城市空气中发现的浓度相媲美,而有机磷基阻燃剂(PFRs)的浓度高于多溴二苯醚

▲有机磷酸酯(OPEs)多溴联苯醚(PBDEs)和其他新型阻燃剂(FRs)在四种地点类型的浓度:PO(极地)、BG(地区)、RU(农村)、UR(城市) (图源:《全球化学品展望II:从遗留问题到创新解决办法——执行 2030 年可持续发展议程》)

在城市、农业和极地地区,检测发现多溴二苯醚及其类似持久性有机污染物的阻燃剂替代品、有机磷酸酯(OPEs)和其他最近引入的阻燃剂的浓度差异很小。尽管全球多溴二苯醚呈积极下降趋势,但北极监测显示,其他阻燃化学品的趋势不确定。此外,在同一样品中,氯化阻燃剂的空气浓度通常比其他种类的阻燃剂的浓度高,通常高出100倍

编译自:节选《全球化学品展望II:从遗留问题到创新解决办法——执行 2030 年可持续发展议程》第一章第六节

Global Chemicals Outlook II – From Legacies to Innovative Solutions: Implementing the 2030 Agenda for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翻译:无毒先锋   校对:无毒先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