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科普文章 > SAICM

高危害农药与SAICM

2020/7/6 17:41:07

我来自云南思力生态替代技术中心,我讲一下我们机构,还有我们机构所做的关于农药相关的一些实践工作,还有国内的农药发展趋势是什么样的,第三个是中国禁止和限制使用的农药,第四最主要讲的是有害农药与国际化学品管理方针的关系,第四部分是今天的重要部分,重点讲一下我国的高危害农药与SAICM。

思力中心农药相关工作实践

云南思力生态替代技术中心的工作实际上从1999年就已经开始了。因为一些云南省昆虫学会有一些做植保和卫生防疫的老师发现,在农药使用过程中有很多问题,导致了很多不必要的农药使用。

所以,当年也是因为响应省政府的菜篮子工程,成立了云南思力生态替代技术中心。我们中心的使命是收集,传播,和发展化学农药的生态替代技术,消除化学农药污染,推动生态农业和有机农业发展。

因为我们认为,化学农药不是控制有害生物唯一的方式,很多都是要从习惯和行为改变。我们为什么叫思力?我觉得人的思想、意识改变是首要的。在这个工作过程中,我们作为民间机构,不可能作为独立的力量去完成工作,所以还需要社会各界,研究机构,还有我们同仁,还有从上层的政策制定,法律法规这些,甚至是国际的一些公约,也是相切合一起完成的。

所以我们工作的策略实际上是从思想到行为整体,还有政策方面的一些改变。所以我们也做了一些风险监测、思想和行为的干预,还有政策倡导,还有工作网络和资讯网络的拓展。

我们思力中心围绕农药的主题实际上是发展出了很多工作领域的。比如农药与健康和食品安全,农药与生物安全、生态安全,农业适应气候变化,农业结合替代管理,生态农业、有机农业,网络发展、交流共享,我们希望通过市场的力量推动生态农业,因为生态农业相对来说农药、还有其它的有害化学品的投入更少一些。

我们有在线学习平台,也是想通过更多的途径来推动更多的群体来了解农药的风险,还有替代的技术,解决的方案,甚至是政策倡导。

我们的工作地区主要是在云南省,但是我们工作的伙伴实际上已经在全国很多省都已经有了。

国内的农药发展趋势


  ▲国内的农药生产量趋势

这是2011-2017年农药生产量的一个变化。在2016年左右,我们国家在此之前都是农药生产第二大国,第一大国是美国。我们国家生产量最多的那几年,相信大家都看到过一个新闻报导,说我们国家在平均面积的土壤中使用的农药是全球第一位的。


  ▲国内的农药使用量趋势

我们国家其实也认识到了这个问题,在2016年之后,都在控制农药的生产和使用。从这两个图也可以看得出来。使用量的情况,随着我们国家的经济发展,还有很多官员去考察了国外的一些农业发展,他觉得那些大规模的、单一种植的农业发展模式值得我们去学习。

所以,农药的使用,从2007年的5万多吨,到2016年的174万多吨,农药的使用量确实从我们所谓的不发达时候,一直到近年来成为被我们国家很多人所诟病的一些情况,比如癌症村的报道,近些年也是多一些,也是跟农药使用相关的。

在2013年,温铁军专家在一次三农问题的讲话中就说了,我们国家的化学污染,对于国家的污染治理来说,面源污染,尤其是农业上使用的化学品导致的面源污染,实际上已经超过了工业污染。

所以,国家也认识到了这些问题,从2017年到2018年,慢慢地也都在抓紧,而且是严格控制农药,尤其是高毒农药的生产和使用比例。

2019年,高毒农药的登记比例已经小于2%了,低毒农药出现增加。因为这些年在推动高毒高危害农药的淘汰、禁限用,所以说,这个趋势也可以看得出来。

在风险管理方面的重要进展和环境评估方面,以前做得可能比较少,这些年也是在抓大、抓紧这些环境评估,尤其是地下水、地表水、鸟类、蜜蜂和家蚕这些评估。对卫生杀虫剂的管理也进行了强化。

说到这个话题,前些年我们在做家用农药的时候,就发现蝇香有很多问题,我们也出了一些书,做了一些调研,提供了很多社区案例,在国家的层面上,对蝇香的撤消也起到了推动的作用。

前段时间,我们看《优先控制化学品》里有五氯酚钠的清单在其中,五氯酚钠也是在做一些强化的安全管理,因为它作为农药,不仅是杀菌剂,还可以是杀螺剂,还可以做防腐剂,所以它使用的范围是很广的,但是从2002年它就已经被禁止使用了。但是,有时候我们在做农残检测的时候,发现水产品里还有。所以说,一直还是要再抓它的防控。

毒死蜱、三唑磷产品用于蔬菜的安全性进行专题研究,停止在蔬菜上新增和续展登记的意见。百草枯的话题从2014年就开始推进对它的淘汰。尤其是20%的水剂,已经要求全面禁止了。

这个问题也是因为有一些库存,或者说有一些因为信息闭塞的地方,产际上还有很多农户在使用已经被禁止的农药。国家也通过环保部、农业部开展百草枯中毒事故调查和百草枯水剂替代性研究,召开多次登记管理研讨会,征求各方意见,分析各种管理措施的可行性,将于近期发布公告。

2019年初的时候,因为一些农残超标的问题,引起了国家的重视,发现一些已经淘汰禁用的高毒农药在农残检测的时候还是被发现了。

所以,国家对高毒农药要进行一个全面的清理。关于清理,农业部制定了《高毒农药淘汰和禁用工作方案》。

农药,尤其是高危害农药,在国际上的管理最近的动态是什么样?我从两个方面来讲,一个是国际和地区组织农药管理情况,第二个是国际农药管理的发展趋势。

国际农药管理动态:国际和地区组织农药管理情况

首先是国际和地区组织农药管理的一些情况。实际上,对于农药管理,很多联合国的组织或者全世界的国际性的组织都在关注这个问题,因为从上个世纪四十年代以后,农药越来越成为扩展比较快的工业。

它在全球发展非常迅速,尤其是最初的时候,对农业、林业生产,对卫生防疫的的贡献,大家都觉得农药是很好的东西,但是慢慢地,到1962年Rachel Carson的《寂静的春天》出来以后,大家才慢慢地意识到,农药带来的很多问题。后来就逐渐逐渐地,联合国粮农组织、世卫组织和联合国环境规划署,还有世界经合组织,都开始关注农药在有害化学品领域的管理情况。

第一届各国农药管理领导人的会议也是在我们国家开的。



粮农组织(FAO)的农药管理工作主要是通过项目培训和技术指导等,农民田间培训学校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听说过,实际上在前二三十年,是在我们国家是开展很多的一个项目。

另外是帮助发展中国家建立自己的农药管理制度,通过一些项目,提高非洲国家农药废弃物和包装的处理能力,前几年我们也是在做废弃物和包装的处理的倡导。

前段时间毛达博士的一篇文章也在分享说有关于农药废弃物的责任问题。另外FAO也与WHO联合制定农药产品的标准,WHO主要从农业的毒性方面对农药进行管理。也与WHO联合召开农药残留联席会议,从农药的每日摄入量和农药的最大允许残留量进行了一些规范。

落实和执行《鹿特丹公约》。另外就是开展一系列田间项目,就是农药管理的能力建设,登记管理、废弃物处理、农药管理法制建设、综合防治、风险减量、立法和登记管理一体化等项目。另外还与WHO一起,通过农药管理专家组制定农药管理的相关技术和管理准则,积极推进开展高风险农药管理工作。


WHO的主要职责在农药管理方面有二个重点,一是通过加强卫生杀虫剂安全管理,保护大众健康和环境;二是对热带地区一些忽视的病害加强预防工作。


WHO强调的是健康和疫病防治,所以在农药的毒性方面,还有卫生防疫这方面做得多一些,比如说对农药的毒性分级标准进行修改,对有些农药的分级进行完善,启动了高风险农药管理的宣传,把一些农药的产品列入了致癌一级剧毒和二级剧毒,共列入了九个品种。制作了化学品的安全卡,包含150多种农药。

DDT虽然在我们国家已经禁止使用了,但实际上,在其他的一些非洲国家,尤其是疫病传染比较严重的国家还在使用,所以,从2009年到2019年,WHO还是一直在做风险分析,进行一些监测工具的制做,还有风险研究,与粮农组织还有发展署就卫生杀虫剂的管理、病媒生物防治、减少化学品对食品和健康影响、农药产品标准等召开了一系列会议。

WHO还制定相关的试验和管理准则,目前WHO已制定了完整的卫生杀虫剂农药的试验和评价准则。在成员国大力推进农药的综合管理。

第三个就是UNEP农药管理相关工作,和国际公约的接轨,还有SAICM的推广,还有就是GHS的推动。


国际农药管理相关公约,有《关于有害废物越境转移及其处置的巴塞尔公约》,简称《巴塞尔公约》;《关于在国际贸易中对某些危险化学品和农药采用事先知情同意的鹿特丹公约》,简称《鹿特丹公约》或PIC公约;《关于持久性有机污染物的斯德哥尔摩公约》,简称《斯德哥尔摩公约》或POPs公约;《关于消耗臭氧层的蒙特利尔议定书》,简称《蒙特利尔议定书》;国际化学品管理战略方针(简称SAICM )。


百草枯产品被CRC推荐列入PIC清单2019 年 3 月底鹿特丹公约化学品审查委员会审查了一份来自布基纳法索的提议,认为符合有严重危害的危险农药制剂条件(Severely Hazardous Pesticide Formulation,SHPF),决定将 Gramoxone Super (200g/L百草枯)推荐向2019 年召开的 COP6入PIC清单。

一直以来,所有的农业生产的大企业,都反对对这些高危害化学品进行控制,这会影响到他们的利益。先正达公司反对该清单建议,因为来自布基纳法索中毒事故追溯性调查的基础信息不符合《鹿特丹公约》相关要求的,这是2019年来CRC首次提议将一个严重危害的危险农药制剂列入PIC清单。

还有硫丹和甲草胺、涕灭威列入鹿特丹公约,2019年6月20-24日,《关于在国际贸易中对某些危险化学品和农药采用事先知情同意程序的鹿特丹公约》缔约方第五次会议(COP5)在瑞士日内瓦召开。

会议决定将硫丹、甲草胺、涕灭威等三种农药列入《鹿特丹公约》附件三,自2019年10月24日起适用事先知情同意程序。此次硫丹、甲草胺、涕灭威列入《鹿特丹公约》后,使公约受控危险化学品和农药增加到43种,包括工业化学品11种,农药32种。

硫丹在2010年的时候就已经在推动它的淘汰。2019年4月25日至4月29日,关于持久性有机污染物(简称POPs)的斯德哥尔摩公约第五次缔约方大会在瑞士日内瓦召开。

会议将硫丹及其相关异构体列入公约附件A(消除类),同意就一些作物虫害防治用途及其生产给予特定豁免,包括棉花、蔬菜、谷物、烟草等作物上的多种虫害防治。

这一决议将于一年后生效。5年后,全球范围内将实现禁止硫丹的生产、使用和进出口,部分豁免有可能会延长至10年。此次硫丹列入《公约》附件A后,使公约受控POPs增加到22种。



SAICM属于联合国发展署倡导使用的一种方针政策,鼓励粮农组织《国际农药销售和使用行为守则》全面执行,促进降低风险的农药的开发和使用,推动对高毒农药进行包括有效的非化学方法的替代,促进病虫害和传病媒介的综合管理,鼓励企业扩展产品的保管职责,自觉自愿召回那些危险的。

不能普遍安全使用的高毒农药,提供替代技术和生态农药操作的培训,包括非化学替代手段,着手研究和执行更好的农药操作,包括使用不会造成污染的操作方法,或者不使用有害化学品的实施方法,对于有害生物及农药管理,优先考虑国家可持续发展策略和减贫文件,使之能够获得相关的技术和资金支持,包括适当的技术


经合组织也在欧盟实施新登记法规《欧盟农化登记规则1107/2009》, 自2019年6月14日起实施。制定的新地区登记工作机制,以全面实施新法规:主要集中在区域试验和认可,如一些试验在区域做,区域内成员国须认可。

经合组织的工作重点是有所不同的,比如说小作物登记,农药对授粉昆虫影响:提高了登记要求。因为前几年大家也听说了,关于蜂巢失调症,还有全球的蜜蜂数量减少异常,所以说对传粉昆虫也提高了农药影响的关注度,还有农药在陆地动态趋势的研究,农药残留这方面在研究残留计算模型,联合制定最高残留限制量。

全球联合登记和工作共享:改进联合评审的方法,以便更多的国际参与;现在联合评审的的8个新农药:包括2个杀菌剂、1个杀虫剂、1个杀螨剂、2个除草剂和2个杀线虫剂。登记资料电子提交,中国也参加了一些成立非法贸易协作网络,促进生物农药登记。


在2019年9月12-14日,在加拿大首都渥太华召开了第一届国际农药管理机构领导人会议,美国、加拿大、中国、巴西等26个国家、国际粮农组织(FAO)、经合组织(OECD)、欧盟、Andean委员会等国际组织和地区机构以及国际植保协会(Croplife)、农药行动网(PAN)和欧洲和地中海植保组织等近70名代表参加了会议。这次会议的主题是,分析农药管理形势和挑战,讨论2020年农药管理政策动向。

国际农药管理动态:国际农药管理的发展趋势

国际农药管理的发展趋势,现在主要有8个趋势。第一个是农药法制化管理趋势,第二个是农药安全性管理趋势,第三个是农药国际化管理趋势,第四个是农药电子化管理趋势,第五是全生命周期管理趋势,第六是农药执法力度加大趋势,第七是农药管理力量加强趋势,第八个是农药登记费用升高趋势。

>> 农药法制化管理趋势


管理法制化的动态,目前修订了《农药生产与销售行为守则》,欧盟执行农药管理新法规,欧盟修改了杀生物剂法,尼日利亚修改了法律,加大了进出口处罚,印度国会拟通过新的农药法案 。这些也都是围绕着实现国际有害化学品的有效管理。

>> 农药法制化管理趋势

它在安全性在一直在说淘汰高风险农药,完善农药风险管理,完善生物农药的管理。生物农药很多时候大家都认为是无害的,但是大家都听说过苏云金杆菌,就是BT,在前些年BT也是讨论和争议比较多的,实际上它是一个代表。

对生物农药的管理,还有生物农药的使用,它的安全评估实际上也是需要很谨慎的,因为生物农药有一部份制剂不单纯是来自自然界的动植物或真菌、微生物,实际上它有一部分是化学合成的,是模拟生物的有毒成份的。

安全管理还有农残和计算程序在完善,还有关注农药对授粉昆虫的影响。

授粉昆虫不止是蜜蜂,实际上有一些鸟类,蝙蝠,还有一些甲虫也对授粉植物是非常重要的。

要知道全球有65%以上的作物是需要传粉动物来实现传粉的,这样才能促进它们的结实率。

还有就是加强农药助剂的管理。我们所知道,为了促进农药的效果,或者说使它的针对性、目标性更强,农药中会添加助剂在里面。这些助剂不是随便都可以加的。但是在使用的过程中会出现一些管理不规范,使用不规范的情况。

>> 农药国际化管理趋势

大家也看到,现在,跨国公司、跨国企业的力量,它的市场推动,它的营销手段,已经很国际化了。所以说,农药的管理也趋于国际化。比如农药的登记也是要联合评审推行,农药登记的资料要互相认可,国际公约的协调、调度也要加大。

从不同的国际公约、国际组织、联合国的一些部门,都可以看得出来,农药问题实际上是一个很综合,很错综复杂的一个问题,它涉及到很多方面,也涉及到很多利益群体。

>> 农药电子化管理趋势

电子化趋势不只是在农药管理方面,实际上现在全球很多方面都是电子化管理。所以经合组织也正在设计制作“农药登记申报全球统一标准系统”,目前该项目处于开发阶段,正在进行资料类别、表格、术语等标准化工作,进行表格内容、产品组成数据、标签内容和原始资料等的标准化和结构化工作。目前还没有公布说已经完成。

>> 农药全生命周期管理趋势

也就是说从注重登记管理,到注重登记后监督管理,包括农药合理使用技术、农药废弃物管理等,全生命周期包括:农药研究、生产、销售、使用、运输、储存、废弃物处置等,而不只仅在生产端和使用端

>> 农药执法力度加大趋势


这个背景是因为非法贸易和假冒产品进出口事件不断发生。前一段时间有一个新闻,就是在百草枯禁止闹得比较热的一段时间,有一个小伙子服毒自杀使用了假冒的百草枯,如果他使用了真的百草枯的话,只要有10mg的摄入量就会致死。这个人因此侥幸活了下来。

这是一个比较特别的案例,所以说假冒产品也是一个问题。在农药执法中,在对一些违反国家管理法规,很多已经禁止的农药还在使用,在农残检测的时候能检测得到的,而不是属于那种持续有害的POPS,就说明有的人是在违规使用这些禁止再使用的农药,所以对这些非法的贸易和使用是需要加大执法力度的。这是我们国家的情况。

还有在欧洲、南美,还有一些东南亚国家地区,也陆续开展了农药非法贸易和假冒产品查处行动,查获相当数量的非法进口农药产品,其中多数源自中国。

在2016年前后,农药的生产量已经达到300多万吨,但是使用量是在170多万吨左右,这意味着有一部分农药生产出来是销售到国外去的。

>> 农药管理力量加强趋势


因为农药,尤其是农残,主要是食物中的农残,和食品安全直接相关的一些农残,这个趋势是在加强的,我们国家对农残控制的趋势也是在加强的。


近年一直在提倡生态文明建设,尤其是在我们每一年的一号主席令里,都可以看得到现在国家对生态农业的发展也是加强推动的力度的。所以说农药管理力量是在加强的。欧洲、巴西、澳大利亚还有新西兰等等,全球都是加强的趋势。


>> 农药登记费用升高趋势


不管是欧洲,欧盟、还是美国环保署、澳大利亚农药兽药管理局,现在登记一个新农药都是收费的,登记费用也是逐年在升高,这就限制了很多农药的开发或者是生产。对于农药的管理也是起到了一定的约束作用。

在整个农药和化学品管理中,大家都知道,农药在保障粮食安全的时候,不管是从全球的角度还是我们国家自己的角度来看,都是鼓励使用的,而且是合法使用的。但是,它是有毒有害的,尤其是高毒、高风险、高危害的农药。

在二三十年前,我们国家的高毒杀虫剂的使用比例是比较高的。这两年的趋势是逐渐改变这个比例,现在的低毒、低危害、低残留农药的使用比例越来越高。

虽然今天说的是国际化学品管理,但实际上最后还是会落实到我们国内、我们自己如何去减少这些风险,减少这些危害。我们是要结合国际发展趋势的,我国高毒农药的禁限用和淘汰也是跟国际发展相结合的,是跟公约相结合的,跟我们国家履约相结合的。

所以说不管是从远处看,从宏观的角度还是把我们的视线落点到眼前能做的,比如说像我们思力中心,希望通过减少过量使用、误用、滥用和不合理使用,推进病虫害综合管理,推进生态种养殖来配合高毒高风险农药的淘汰。


在《高危害农药与国际化学品管理战略方针NGO指南》中,有很多关于农药的危害、发展、背景,还有它对人类健康的影响,比如说癌症、神经毒性、生殖毒性、内分泌干扰,这是从WHO方面的关注。这就是为什么WHO在农药管理方面也有很多措施。

另外就是粮农组织FAO,在农药使用过程中会有一些危害会影响到民权,所以说有很多社区,尤其是在不发达国家,在东南亚、南亚、非洲的很多地方,也是开展了很多关于禁止使用这些高危害农药的运动。FAO也执行了很多国际项目,很多国家都在开展,从病虫害治理的角度来减少农药尤其是高危害农药的使用。

我们国内的行动要结合不同农药对不同方面的影响,有WHO给的指南,还有农药数据库,这对于做研究的人可能更有用一些。另外就是欧盟的数据库、北美农药行动网络的数据库,还有我们国家的一些数据库。

就在农业部农药检定所的网站上,还有中国的农药网,都有好多数据可以看得到,大家有兴趣也可以去了解一下。另外就是在国际协定,关于SAICM的,第一部分就是农药在公约里所处的地位,40多种农药已经占到了绝大多数比例。

今天主要讲的是高毒高危害农药和SAICM之间的关系,国际组织、民间组织能做些什么,我们作为普通人能从自身为有害化学品的减少做些什么呢?还请大家思考寻找切入点,共同参与和行动起来。

了解更多

微课 | 高危害农药与国际化学品管理战略方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