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对外合作 > 政策建议

《优先控制化学品名录(第二批)(征求意见稿)》发布后,我们提交了这些补充信息和建议

2020/7/16 20:26:49

【缘由】

2020年5月7日,生态环境部官方网站发布《优先控制化学品名录(第二批)(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意见稿”)。

该意见稿由生态环境部会同工业和信息化部、卫生健康委组织所编制,为的是落实《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全面加强生态环境保护 坚决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的意见》关于“评估有毒有害化学品在生态环境中的风险状况,严格限制高风险化学品生产、使用、进出口,并逐步淘汰、替代”的要求。

深圳市零废弃环保公益事业发展中心(无毒先锋)、福建省绿行者环境保护公益中心、公众环境研究中心、芜湖市生态环境保护志愿者协会先后在截止日前向三部委提交了补充信息和建议。以下是综合四家机构提交建议的内容。

【我们的建议】

《优先控制化学品名录(第二批)》(以下简称《名录》)征求意见稿增加了19种类需要进行重点环境风险管控的有毒有害物质,我们对此表示完全的认同和支持。

在此基础上,我们针对《名录》中3种类化学品(二噁英、多环芳烃、铊)提交补充性信息,同时建议在《名录》中增加有机锡(特别是二丁基二氯化锡 (DBT))和邻苯二甲酸二辛酯(DOP)2种类化学品,及采取进一步措施加强有毒有害化学品管理。

二噁英补充信息

众所周知,固体废物焚烧是多氯二苯并对二噁英和多氯二苯并呋喃(以下简称“二噁英”)的重要排放源之一。

如下研究表明:我国一些固体废物焚烧设施的二噁英排放不仅使厂内工人暴露于较高水平的二噁英中,也使周边居民面临着高浓度二噁英暴露的风险。

1. 根据齐丽等(2016、2017)的研究,北京某垃圾焚烧厂附近,雾霾天和冬季二噁英毒性当量超出日本环境空气质量标准限值,并且冬季儿童的二噁英呼吸暴露贡献率超标。

研究人员通过对两个城市垃圾焚烧厂进行环境空气采样及分析后发现:两个焚烧厂的两个垃圾焚烧厂区内多数点位二噁英毒性当量浓度均超过 0. 6 pg/m3( 环境影响评价空气质量参考限值) 。

2. 杜国勇等(2017)发现,某垃圾焚烧厂内二噁英个体平均呼吸暴露量分别为 0. 34 pg/ ( kg·d) 和 0. 29 pg/( kg·d),远高于其他焚烧厂周边的暴露水平,且女性的暴露水平普遍高于男性的暴露水平。

3. 根据陈佳等(2014)的研究,2012年我国医疗废物焚烧处置设施仅有 43.90% 的烟气二噁英排放是达标的(其中日处置量 10~30 吨的达标率最低,仅有 20%),欧标达标更是低至 14. 63%。

4. 黄文等(2013)发现,我国西北某医疗废物焚烧炉环境空气样本中二噁英含量均值为 7.30 pg I-TEQ/m3,处于较高的污染水平。

5. 杨艳艳等(2019)发现,广东省一医废焚烧厂周边环境空气中二噁英毒性当量浓度变化范围为 0.036-17.7 pg I-TEQ/m3。

6. 李敏等(2016)发现,浙江省某医疗废物焚烧厂运行 7 年,其周边土壤二噁英的平均值和中值均发生变化,整体呈上升趋势,平均每年增长 0.85ng I-TEQ/kg。

7. 根据可搜索到的文献,我国医疗废物焚烧炉的烟气二噁英排放浓度范围如下图所示,最低的为 0.032 ng I-TEQ/m3,最高的则达到了 83.5 ng I-TEQ/m3,超标166 倍 。

更多补充信息参见随附的几份材料:《被遗忘的“82号文”-生活垃圾焚烧厂周边环境二噁英监测信息公开状况研究》《解毒档案:解开垃圾焚烧与二噁英的迷思》《解毒档案:令人堪忧的医疗废物焚烧处置环境表现》

多环芳烃和铊补充信息

除了二噁英,固体废物焚烧厂排放多环芳烃和铊所造成的风险也是很高的。

1. 根据孙少艾等(2012)的研究,北京一垃圾焚烧厂周边大气多环芳烃浓度(PAHs)超标,并且已对人体健康构成潜在威胁。

2. 张晗等(2019)发现,安徽省北部一座仅运行 1 年的焚烧厂,周边农田土壤中 15 种多环芳烃含量均值已经是对照区的 3.31 倍,15 种多环芳烃的苯并[a]芘毒性当量浓度均值已经是对照区的 7.45 倍,荷兰土壤标准 10 种多环芳烃含量是对照区的 3.96 倍,7 种致癌性多环芳烃含量是对照区的5.39 倍。而在距焚烧厂下风向 1km 处,土壤中多环芳烃达到严重污染水平。

3. 张海龙等(2013)发现,华南某垃圾焚烧设施周边区域铊(Tl)对儿童的综合危害指数在 1.02~1.40,大于安全值 1。

邻苯二甲酸酯补充信息

根据无毒先锋对消费品中邻苯二甲酸酯的实测发现,我国塑料消费品中邻苯二甲酸酯超标情况仍然较为严重,由此造成的儿童内分泌干扰物额外暴露需要得到重视。

1.2019年4-5月,无毒先锋对淘宝(taobao.com)、拼多多(pinduoduo.com)、京东(jd.com)三大电商平台小黄鸭玩具的3C认证情况、以及3C认证与增塑剂达标情况的关系进行了调查。

调查发现,在送交有资质的第三方实验室检测的12款小黄鸭玩具中,增塑剂送检结果显示有9款增塑剂超标,属不合格产品;所含邻苯二甲酸酯超过国家最大允许限值(≦0.1%)的范围在110~312倍之间,其中一款6种增塑剂含量甚至达到36.6%;而且淘宝、拼多多、京东各有3款超标。

2. 2019年9月,无毒先锋在电商平台选购了5款月饼托,送检至具有检测资质的第三方检测机构,测试月饼托中4种邻苯二甲酸酯(DEHP/DBP/DINP/DAP)的迁移量,进行了10天的食品接触模拟实验,看看月饼托中有多少增塑剂会跑到食物中。 

在送检的 5款月饼托样品中,材质包括 PVC(聚氯乙烯)、PP(聚 丙烯)、PS(聚苯乙烯)三种材质。虽然送检的样品数量较少,但两款PVC材质的月饼托都检出会发生增塑剂迁移,其中在京东购买的月饼托DEHP迁移量高达84.7mg/kg。

3. 2020年3月,无毒先锋在淘宝、京东、拼多多三大电商平台以及线下实体店购得86款橡皮擦,涉及 33 个知名文具品牌。

然后将其中 62 款送有资质的第三方实验室检测 6 种邻苯二甲酸酯(邻苯 6P)含量。

在所有 62 款送检橡皮擦样品中,邻苯二甲酸酯检出率达 34%,超标率达 29%,平均超标 361 倍,最高超标 913 倍,说明橡皮擦产品有毒增塑剂问题确实严重,对使用者,尤其是青少年儿童可构成较高的健康风险。

所有有邻苯二甲酸酯检出或超标的橡皮擦样品全部都是 PVC 材质,说明购买 PVC 橡皮擦相对于非 PVC 橡皮擦有更高的有毒增塑剂暴露风险。

更多补充信息参见随附的几份材料:《电商平台塑胶玩具化学品安全情况调查——以小黄鸭3C认证信息及增塑剂含量为例》《市售86款橡皮擦材质和有毒增塑剂含量调查》

建议将部分有机锡化合物和邻苯二甲酸二辛酯(DOP)纳入《名录》

1.有机锡化合物

以二丁基二氯化锡 (DBT)为例,该物质常用于塑料添加剂,并作为生产聚胺酯及硅基树脂的催化剂。

DBT 已经过科学研究证明具有持久性、生物累积性和生殖毒性;并且曾经在海洋生物体内,甚至人类的血液和肝脏中发现,正在威胁生态和人类的健康。已经被纳入欧盟REACH的限制清单。

因此建议在《名录》中加入有机锡化合物,以控制其排放和污染扩散。

2.邻苯二甲酸二辛酯(DOP)

邻苯二甲酸二辛酯对水生生态环境具有较高危害性,对人体具有可能的生殖毒性和可疑的致癌性,长期接触会对肝脏、睾丸等造成危害。欧盟将该物质确定为对人体和环境生物具有内分泌干扰性的物质。

我国邻苯二甲酸二辛酯的年生产使用量约数十万吨,主要用途是作为生产PVC、橡胶等产品的增塑剂,也可用作农药载体,驱虫剂、化妆品、香味品、润滑剂和去泡剂的生产原料,在该物质的生产、使用过程中,以及含有该物质的产品使用、废弃过程中,均存在潜在的环境排放。

文献数据显示,在我国多个区域的地表水、沉积物、土壤等环境介质中均可检测出邻苯二甲酸二辛酯。

国际上,多个国家对邻苯二甲酸二辛酯采取授权管理、限制产品中含量、环境排放管控等措施,实施环境风险管控。

从全国排污许可证管理信息平台发布的50家塑料人造革、合成革制造企业中随机抽取10家企业(其中,江苏4家,浙江1家,安徽1家,上海1家,北京1家,广东1家,福建1家),发现仅有1家企业对废气中的对邻苯二甲酸二辛酯展开监测,其余企业均未要求对废水、废气中的对邻苯二甲酸二辛酯进行监测。

综上,该物质对我国生态环境可能具有潜在的不合理环境风险。

建议进一步加强有毒有害化学品管理

现代化工飞速发展,化学物质日新月异,而其中人类识别、了解其健康、环境风险的化学物质却寥寥无几。

一些我们尚未了解的有害化学品,特别是急性毒性不高却具有累积性、生物激素等特性的化学品,需要透过全周期管理,才能识别、研究并控制。

我们期待《化学物质环境风险评估与管控条例》尽快出台,并以此为契机确立预防环境和健康风险为目标的化学品管理理念,这将是打赢污染攻坚战、全面构筑风险防控屏障和长效保障公众健康的有力武器。

同时,建议进一步明确和强化企业在化学品环境和健康危害鉴定、分类和登记的主体责任。

将涉及上述物质生产或排放的企事业单位纳入重点排污单位名录,并要求名录中的企业依照新《环境保护法》以及《企业事业单位环境信息公开办法》等信息披露要求,通过便于公众获取的渠道,尤其是互联网时代的信息公开统一平台,向社会及时、完整地公开《名录》中化学品的进口、生产、流通、加工使用和环境排放信息,发挥社会监督作用,构筑起以预防风险为理念的化学品环境管理体系。

我们期待相关部委继续秉持预防性原则,通过科学筛选,将更多具有危害属性( 持久性、生物累积性和毒性,致癌性、致突变和致畸性,生殖毒性和内分泌干扰性) 的化学品纳入《名录》,并开展风险评价和管理。


【参考资料】

[1]齐丽,任玥,李楠,等. 垃圾焚烧厂周边大气二恶英含量及变化特征—以北京某城市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为例[J]. 中国环境科学,2016,36(4):1000~1008.

[2]齐丽,任玥,刘爱民,等. 北京市某垃圾焚烧厂周边大气二恶英污染特征及暴露风险[J]. 中国环境科学,2017,38(4): 1317~1326.

[3]杜国勇,汪倩,张姝琳,张素坤,等. 垃圾焚烧厂区二噁英污染及厂区工人呼吸暴露评估篇[J]. 环境科学, 2017, 38(6): 2280-2286.

[4]陈佳, 陈彤, 王奇,等. 2014. 中国危险废物和医疗废物焚烧处置行业二恶英排放水平研究[J]. 环境科学学报, 34(4): 973-979.

[5]黄文,张素坤,杜国勇,等.医疗废物焚烧炉周边环境介质中二噁英的浓度、同系物分布与来源分析[J].环境科学,2013,34(08):3238-3243.

[6] 杨艳艳, 韩静磊, 尹文华, 等. 医疗废物焚烧厂周边环境空气中二 英浓度分布及其健康风险评估[J]. 环境科学学报, 2019, 39(12): 4215-4225.

[7]李敏, 王超, 倪明江, 等. 医疗废物焚烧厂二英排放对周边土壤的影响 (2007-2014 年)[J]. 环境科学学报, 2016, 36(10): 3804-3809.

[8]刘劲松. 我国部分医疗废物焚烧炉二噁英污染评价及排放量分析[C].持久性有机污染物论坛2006暨第一届持久性有机污染物全国学术研讨会论文集.2006:123-126.

[9]ao H, Ni Y, Zhang H, et al. Stack gas emissions of PCDD/Fs from hospital waste incinerators in China[J]. Chemosphere, 2009, 77(5): 634-639.

[10]李晓东,  陆胜勇, 等. 医疗废物焚烧炉烟气中二噁英的指纹特性[C]. 持久性有机污染物论坛2010暨第五届持久性有机污染物全国学术研讨会论文集. 2010. 

[11]Li J, Lv Z, Du L, et al. Emission characteristic of polychlorinated dibenzo-p-dioxins and polychlorinated dibenzofurans (PCDD/Fs) from medical waste incinerators (MWIs) in China in 2016: A comparison between higher emission levels of MWIs and lower emission levels of MWIs[J]. Environmental Pollution, 2017, 221: 437-444.

[12]孙少艾、李洋、周轶、王海蛟、孙英:《基于被动采样技术的垃圾焚烧厂及周边大气中PAHs初步研究》,《环境科学》,2012年第11期,第4018-4024页。

[13]张晗,陆少游,刘凯,邹天森,吕占禄,王慢想,张金良.某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周边农田土壤中PAHs生态安全评价[J/OL].环境科学研究:1-10[2019-08-09]. https://doi.org/10.13198/j.issn.1001-6929.2019.03.13.

[14]张海龙, 李祥平, 齐剑英, 陈永亨, 林必桂, 任明忠, 方建德. 生活垃圾焚烧处理设施周边环境 重金属污染健康风险评价.农业环境科学学报. 2013,32(8):1670-16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