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对外合作 > 会议活动

回顾四|废弃灯管治理之路

2019/6/2 2:21:15

发言人 :北京昊业怡生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 于景成
时间     :2018年11月3日 (点击原文看直播)
场合     :家庭源危险废弃物安全收集与管理——2018年冬季垃圾分类市民论坛



一荧光灯废弃量

在中国,日光灯、荧光灯管的产量于2013年达到高峰期,将近50亿支,而从2017年则开始下降,原因是出口受限,以及LED灯的大量取代。经过我们自己的推算,中国每年废弃的日光灯管在17亿只左右,约含33.3吨汞。而美国年淘汰的荧光灯总量估计在6.5亿只,含有12.7吨汞。


二汞污染的危害

汞污染在灯管破碎时便释放出来,大气中的PM2.5,PM10等都是汞蒸气的好宿主。废弃的荧光灯能释放出很强的毒性。汞蒸气0.04-3mg/m3时,2-3月内慢性中毒;汞蒸气1.2-8.5mg/m3时,会诱发急性汞中毒;汞蒸气20>mg/m3时,会直接导致动物死亡。汞一旦进入人体内,可很快弥散,并积累到肾、胸等组织和器官中。慢性汞中毒会导致精神失常,植物神经紊乱,急性症状常头痛、乏力、发热、口腔及消化道齿龈红肿酸痛,出血,牙齿松动,并影响繁殖力。




三废弃荧光灯的治理现状

首经贸大学郑钧在2011年的180份问卷调查显示,北京70%荧光灯时混合于垃圾中随意丢弃。虽然北京将荧光灯列为危险废弃物,但是缺乏落实措施,有42%的受访人员不了解废旧荧光灯对环境和健康的危害。与此同时,废弃荧光灯的收集和循环利用,缺乏相应的技术手段。
 

四荧光灯治理之殇


首先,在组织措施上,不知道这事归谁管。是环保部,是市政管理管、还是商业部门管?不清楚。管理措施上,缺乏明确的规范、流程和标准。经济措施上,不知道处理废弃灯的钱谁出。技术措施上,不知道该如何处理。

最后变成了一个哲学问题,废弃灯管从哪来的我们知道,到哪里去我们一概不知道,是谁让它到那去了,怎么到那去的,花了多少钱,最后变成了什么了?我们都不知道。


五加拿大埃德蒙顿市的案例

当地市政府有一个合作的合资企业Eco-Center(生态中心),集中了所有的危废:电池、油漆、化学品。在中心,日光灯管放置的箱子都是荧光灯原来的包装箱,平放,不交叉,以防止打碎;收集完以后,用灯光破碎机,每小时可以破碎1500支荧光灯管,同时还能破碎节能灯管。



 


六中国的荧光灯治理之路。


首先,组织措施,确定各个部门管理负责人;管理措施,确定这些部门和人员按照怎样的规范、流程、标准去操作与管理;经济上,需要明确是灯管生产商还是消费者出处理费;技术措施上,1.5角一支的废旧灯管处理费,可以把它们变成铝、玻璃和荧光粉。荧光粉会被特制的吸附材料吸附住,送到危废处理中心重新冶炼,变成水银;铝和玻璃,经过再加工变成可在用的铝和玻璃,这样一个日光灯管的生命周期就完成了。


七处理含汞废旧灯管的成本有多少?

海淀区有298个垃圾中转站,假如在每个中转站都安装一个破碎处理机器,荧光灯问题能得到很大解决。比如,中央党校的垃圾分类站里,安装了一个第三代荧光灯管破碎机,能将废旧灯管变成玻璃铝和荧光粉。于老师估算道,4000万的成本能处理北京每年淘汰的约8000万支灯管,从而避免了将点源污染变成了面源污染。


主办单位:


北京市海淀和谐社区发展中心

北京零废弃

深圳零废弃(无毒先锋)

零废弃联盟

北京市丰台区源头爱好者环境研究所


鸣谢

北京市环境保护宣传教育中心


支持单位

本次活动是“深圳市零废弃环保公益事业发展中心”实施的“化学品管理民间网络与能力建设”项目的一部分,是由联合国开发计划署负责管理的全球环境基金小额赠款计划支持的。

同时感谢北京市企业家环保基金会(阿拉善SEE)提供部分资金支持。本文内容及意见仅代表主办单位的观点,与阿拉善SEE的立场或政策无关。




垃圾分类市民论坛组委会成员
北京联益慈善基金会环保益家人专项基金、北京零废弃、自然之友、零废弃联盟、北京有机农夫市集、时尚环保联盟、 环保益起行、净公益、清净源环保教育基地、R立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