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科普文章 > 其他

“隐形污染,让你听见 ”第6期 || 环境公益诉讼的基础知识(下)

2020-3-9 10:02:15

【导读】

上部分我们谈到了权利救济的有关常识,本部分进一步来介绍公益诉讼中关于环境诉讼的内容。
我曾经把生态环境损害赔偿诉讼环境公益诉讼之间比喻成一个是开水烫死的青蛙和温水煮死的青蛙。因为生态环境损害赔偿制度的试点方案和改革方案当中,其实都特定的把这种类型的赔偿范围界定为“环境事件”                                      ——  曾祥斌    

 

01 诉讼如何设计?

 

当我们在谈完诉讼当事人后,我们再来看看诉讼是怎么设计的。
在我们国家的诉讼法里面,或者是在我国的宪法里面,我们是采用的两审终审制。什么叫两审终审制呢?
就是我们从下往上,一级一级来排的话,就是最低一级是县级法院,叫基层法院,往上地市级法院叫中级法院,省级法院叫高级法院,省级法院上面有一个全国的最高人民法院。所以我们是四级人民法院的设置。

在四级法院当中,也不可能说我有个官司从基层法院一直打到最高法院去,这个在我们的诉讼设计当中不效率,也不公正,或者说不是最优的。我们立法形成的是两审终审制,就是案件在二审结束时判决书生效的制度。
根据标的的不同,可能一般的案子会从基层法院作为一审,中级法院就是二审。标注的大一点的或者是影响大一点的,我们把中级法院高为一审的话,那么高级法院就是二审,二审就是终审。如果更大标的的或者更大影响的案件,有可能把高级法院作为第一审,高级法院作第一审的话,那么他的二审就是最高法院,只有极少数的案件,我们最高法院自己作为一审,那么我们最高法院之上没有更高的法院,因此我们最高法院作为一审的案件或者二审的案件,其判决就是终审案件。

 

两审终审制还意味着说一审判决结果出来以后,当事人可以法定的不服,如果不服向二审法院上诉,上诉以后一审的判决就不生效力,一定要等二审法院的判决出来以后,从判决之日起才生效,这种情况下即便是我们的当事人对二审的判决结果不服,它也是生效的判决。

 

 

 

那么哪一些案件在基层法院一审,哪些案件在中级法院一审,哪些案件在高级法院一审呢?我们的诉讼法都有具体的规定。
环境公益诉讼案件、环境民事公益诉讼案件,法律规定是以中级法院作为一审,只有在特别的几个基层法院,下放到了基层法院作为一审。
最高法院的司法解释当中是说,少数经过高级法院核准的基层法院,可以受理环境民事公益诉讼的第一审案件,这个其实是为像贵州省清镇人民法院的清镇环保法庭这样的基层法院来开了一个口子。

 

 

清镇人民法院是少数经过高级法院核准的基层法院之一


所以全国除了像清镇法院作为基层法院,可以审理环境民事公益诉讼案件一审以外,其他的,从我现在看到的实践当中操作的来看,就是把所有的环境民事公益诉讼案件的一审都放在中级法院,或者相当于中级法院的铁路运输法院,或者海事法院等等。
刚才我们在谈论说,我们国家法院分四级的时候,其实我没有说专业审理法院。这些专门法院是我们国家历史上形成的铁路运输法院,海事法院,有些地区还有矿区法院、林区法院什么的。
这些年的司法改革的一个方向,是慢慢地会把这种铁路运输法院,海事法院归并到统一的四级法院当中去。另外,我国法院系统中还存在一个军事法院系统,军事法院是特别的一套法院系统,我们这里不涉及它。

 

 

四级法院相关新闻

 

当我们在说二审终审制的时候,我们不能忘记现实当中的一个司法现实:就是我们再审的案件现在逐步逐步在增多。这个应该怎么来评论呢?
再审案件,我们法律上叫审判监督程序,就是在二审生效之后或者一审判决没有上诉判决生效之后,当事人不服判决结果,或是检察院认为这些裁判有问题或者不服,向二审法院或者二审法院的上级法院要求进行再审,这就是我们现实当中实际上运行的一种三审制,就是在二审终审的基础上,终审没有终审的权威的情况下,被以各种方式提起的再审。目前的再审率过高、再审改判率过高的原因,还是我们的法院的审判的权威不够。

 

 

 

正常情况下,一个社会的纠纷,经过两造双方提交到法院审判之后,法院作为这个纠纷的最终的解决部门,他们做出来的生效裁判,无论对错,应当都具有终极的法律效力。
但是由于我们国家的一个实际情况,而法院的这个判决结论跟事实、法律、或者大家的接受度都没有达到一个应有的高度,或者说这种概率,大家对它普遍感觉都不是那么的高,所以导致我们的再审率很高,这是一个非常无奈的一个现实,当然因素很多。

 

环境公益诉讼案件,也常常会有提起再审的情况。比如2018年12月27日江苏省高院对常州“毒地”案件的判决。

 

 

常州毒地案受污染学校

 

常州毒地案,是由中国绿发会与自然之友共同提起的一起公益诉讼案件。江苏省高院的判决书公开后,我简单看了看,发现法律上存在不少问题。于是在元旦节利用休息时间仔细地分析,并且写了一篇评论文章,《常州毒地二审判决无法无天,不可接受》,通过公众微信号发布。这篇文章得到了不少同行的赞同,中国绿发会好像还转发了那篇文章,以示支持。
随后,针对江苏高院的这个常州毒地案这样的判决,绿发会专门邀请了全国各地的一些环境法学者,环境公益律师,在北京做了一次研讨,我在那次会议上也发表了意见。与会的专家学者律师一致认为,江苏高院的这判决书确实有问题,于是绿会决定向最高法院提出再审申请。
我代理了这案件的再审申请。我们把再审申请书提交到了最高法院,最高法院也接受了绿发会的再审申请书,现在正在再审审查当中。
发生再审的另外第二个案件也是绿发会的,前不久山东高院的一个判决——针对济南章丘危废案件的一个判决,在二审期间是我代理绿会出庭的。山东高院的这个判决是有很大的问题的,我们现在正在拟写再审申请书,准备向最高法院提起再审。

 

 

2018年章丘“10·21”重大污染环境案犯罪嫌疑人指认被掩埋偷排危废物

 

更早的时候,大家还记得吧,最开始是2015年还是2014年的时候,绿发会刚开始提起公益诉讼的时候,遇到的案件。是针对腾格里沙漠污染,在宁夏提起了几起公益诉讼案件,一直到宁夏高级法院,都认为绿发会不符合环境公益诉讼原告的起诉资格条件,一审二审都裁定驳回,说绿会不具备公益诉讼起诉资格。
在二审以后,中国绿发会就向最高法院提起了再审申请,最后是通过最高法院再审确认,最高法院认为中国绿发会这样的环保组织,虽然业务范围和章程当中并没有明确写提起环境民事公益诉讼这样的字眼,但是它依然符合环境保护法第58条的起诉资格。现在这最高法院的再审意见目前仍在起法律解释适用的作用。

 

 

2014年腾格里沙漠化工厂非法偷排污水案涉事现场

 

最近,自然之友在江西省南昌市中级法院提起了一起水污染的公益诉讼案件,南昌市中院裁定自然之友不具有水污染案件的起诉资格。裁定书说自然之友的章程中的业务范围全是有关固废的,而没有关于水污染的业务范围,因此认为自然之友不具备就水污染案件的环境民事公益诉讼的起诉资格。
针对这新的莫须有的理由,大家讨论的时候还会拿中国绿发会在最高法院申诉的关于起诉资格的裁判理由来说事。
所以,关于这个审级问题,两审终审的问题,现实当中充满了各种复杂的因素。
从法律的审级分工来看,应该说功能上来讲,一审法院其实更多的应该在事实查明层面,就是从法庭的核心责任是做事实调查,或者证据的全面收集与质证。在二审法院,法官更多是进行法律审查,即法律适用的正确与否。

 

在美国这样的国家,好像就是这样,一审是属于事实审,更多侧重于对事实问题的查清或者证据的证明,证据的采用等等,二审更多的是适用于这个法律的适用对不对,当然他们还有少数一些案件会进入到最高法院,那个最高法院的案件可能更多的是涉及到合宪性审查方面的问题,也是属于法律适用层面的一个问题。

 

 

 

反正不管怎么样,诉讼作为人类纠纷解决的一种方式,是经过了漫长的历史探索的结果,是人类共同的文明成果。虽然各地都有自己的审判习惯,但是一般还是认为西方的司法传统,在世界传播接受都更多更广。司法传统从西方到东方,最早可以追朔到英国的习惯法时代。

 

英国是最早通过巡回审判建立衡平原则的国家。衡平法院是在正常的法院之外,国王派他亲信到各地去听取老百姓的一些反馈,类似于中国的这种像信访一样的,他们可以基于衡平原则,把传统法官所判决的案件进行改判。

 

 

古英国的巡回法庭

 

这当然是我们人类的法律发展史当中的一个非常重要的价值,所以衡平原则也成为所有人类的法律遗产的一个部分。事实上我们现在的法律中就有很多发源于英国的这种衡平原则,现在在我们国内的这些立法当中也有很多的反映。
我在研究这问题的时候就得出这么一个结论,公益诉讼的这个概念,包括公序良俗的概念,包括这个诚实信用的原则的概念等等,这些其实都有衡平法的影子,是衡平价值在当中起作用。公益诉讼是衡平法,这论断是成立的。
这个衡平价值其实说穿了很简单,就是如果我们机械地去认定事实去适用法律的时候,可能得出来的一个判决跟我们的常识、跟我们的常理、跟我们的常情有一些不符合,那么在这种情况下,法官就要运用自己的良心来看待这个案件,就有可能会超越现有的法律规定,然后基于自己的良心来审判。这样的话就发展出了这个衡平原则。
所以我们公益诉讼其实具有衡平价值,也就是说我们传统意义上这类人是没有起诉资格了,但是我们为了保护公共利益,特别赋予某些组织以起诉权,为了公益目的起诉。另外,现在在环境民事公益诉讼当中也引进了陪审团的概念。这个也跟大家强调一下,就是你们看到我们普通的案件在审判的时候,一般都是三个法官,但是在我们环境民事公益诉讼案件当中,审判的时候一般是七个人,七个人当中你们仔细看会发现,其中三个是法官,然后就是属于陪审员。

 

 

一个环境民事公益诉讼案件审判现场

 

最高法院的司法解释的规定就是,陪审团的四个成员应该具有环保的、科学的或者是在当地有影响的人大、政协等等这样的一些人,因为在环境审判过程当中,需要解决一些比较专业的环境保护,需要做法律外的专业判断的问题。

 

 02环境诉讼的特殊性

 

诉讼分几种类型,刑事诉讼、行政诉讼和民事诉讼,这是我们传统的分类。那么我们讲公益诉讼,现在就有一种新的分类方式,简单地说就是公私两类,公益诉讼和私益诉讼,我们把传统的所有类型的诉讼都可以归结为私益诉讼那一类,那么我们今天要讲的一个话题是说公益诉讼。

 

我们前面已经讲过了,公益诉讼一个最重要的特点就是,原告与这个诉讼请求之间是没有传统上的利害关系的,然后什么样的机构有起诉资格的,那就是立法来规定,立法直接规定某一类单位具有起诉资格。

民事诉讼法第55条以及环境保护法第58条直接规定,依法在设区的市级以上人民政府民政部门登记,专门从事环境保护公益活动,连续5年以上且无违法记录。

实际上就是两个条件,就是在设区的市一级人民政府民政部门登记,我们刚才讲了我们的省、地、县,基本上就是在地市级以上的民政部门登记的,从事环保公益活动连续5年,无违法记录。
最高法院为这个做了一个解释,设区的市,就是像北京、上海、重庆、天津这样的直辖市,在区一级设立的,像朝阳区、丰台区这样的区级,它实际上就相当于是我们其他省市的这个地市级,就具有起诉资格,这个是通过对法律解释的进行的。
我国目前把行政公益诉讼的提起权或者起诉资格,专门立法授予了检察院。在2017年7月份的时候,民事诉讼法和行政诉讼法都进行了修订,特别把检察院提起环境民事公益诉讼和环境行政公益诉讼,还有消费行政公益诉讼,消费公益诉讼等,专门赋予给了检察院。

 

 

 

所以检察院是民事的、行政的都可以提,但是环保组织,目前仅是在民事诉讼法第55条以及环境保护法第58条,在行政诉讼法中并没有赋予起诉权,所以我们环保组织没有办法针对行政机关提起环境行政公益诉讼。
民事公益诉讼也是民事诉讼的一种特殊类型,这种特殊类型具备普通民事诉讼的特点或者环境侵权的特点,相当于环境民事公益诉讼,有两个要素融合而成的,一个要素是环境侵权诉讼,第二个是民事侵权诉讼。这两个要素融合以后就变成了环境民事侵权

 

03环境民事侵权诉讼的特点

01

在法律上承担责任需要一个归责原则

按照我们普通的民事侵权,我要承担法律责任,一定得需要有过错责任原则,就是我们只有在有过错的情况下我们才承担责任。
但实际上在环境侵权这样一种比较特殊的侵权类型当中,法律特别规定,不管你被告是否有过错,只要你客观上造成了环境损害,你都应当承担法律责任,所以,法律上叫无过错责任原则,其实准确的说法应该是不管你是否有过错,都要承担责任。

02

第二个要素就是损害后果

基于环境污染的这么一个实际的情况,因为涉及到科学认知,涉及到被告排放的污染物的测定、涉及到科学检测手段的认识、涉及到各种专业问题,所以我们立法上就采取了一种我前面所谈到的衡平原则,就是说原被告双方存在一个悬殊的地位,因此就采取一些举证责任倒置的措施,然后倒置了什么东西呢?倒置了因果关系。
因为我们知道被告的污染是否造成了周边树木的死亡,是否造成了某种损害后果,其实从科学认知上来讲是难度很大的,那么这种难度,我们设想为原告是一个农民,他在化工厂旁边生产长期生活或者吃水后导致的癌症,你要他证明这个癌症与旁边化工厂之间的这种因果关系,对这么一个弱势的农民来讲是很难很难很难的,这种情况下法律为了平衡双方的这么一个地位,或者说为了追求一个比较衡平的效果,把因果关系的否认或者因果关系的证明责任倒置给被告,这就是我们平常所说的环境侵权诉讼当中的举证责任倒置的问题。
在这种情况下倒置,我们要注意仅仅也只是倒置的因果关系,被告的侵权行为有没有造成客观的损害后果,这两个要件原告依然要承担。说到这里的话,我还举个例子就是凯比案子,大家知道在密云有一个凯比汽车公司把摩擦片那些危废倾倒在密云的一个树林里面。
凯比公司摩擦片危废密云树林倾倒现场
在一审判决之后,二审我们有代理人在上诉状中说损害后果也应当是举证倒置的范畴,但是我看了那个上诉状以后,第一时间就发现举证责任倒置分析错误,不能把损害后果也放在倒置的范围当中,损害后果一定还是应该有原告来证明,而不应该要求法院倒置给被告。
这个其实一个理由也好理解,就是说你原告要起诉要法院判决被告承担责任,你至少要告诉法院这个被告做了两件事,第一他侵权了,他排污了,他有排污行为,就是他的侵权行为。第二他造成的一定的损害后果,至少你要相信某种损害后果是他造成的,就是说你要相信这个因果关系是存在的,把这两个要件证实之后,再由被告来否认因果关系,被告要能够完全从科学上把它否定掉才可以免责,否则你就要承担法律责任,实际上是这么一个倒置的范畴。
所以说证明责任,其实在诉讼过程当中是涉及到特别多的技巧,或者是特别专业的一个话题。其实所有的诉讼活动,律师在法庭的全部的活动其实都是围绕这个证明责任在进行。所以说,证明责任,学界把它认为是民事诉讼的脊梁,它是这个核心当中的核心,所以很重要。
我们说完诉讼类型后,稍微拓展一下。实际上证明责任的也好,举证责任倒置也好,这个其实就是关于一个真相的探知的问题。
真相探知过程当中,我们再退出来一点,就是不再谈诉讼本身,而是谈通过诉讼活动是想证明一个什么东西。这涉及法律认识论。
因为我们知道诉讼就是为了证明,但实际上这个时候证明的事实,或者我们用证据能够证明的事实,其实面临着客观事实和法律事实之间的一个差异,就是我们能够从法院通过一定的诉讼规则,通过证据资料,通过这种在法院的主持下所能够证明所达到的事实与客观现实当中实际发生的事实之间,它是有一定差异的。
所以我们大家根据比较熟悉的了解的话,律师的思维方式其实在讨论问题或者看问题的时候,他们其实都用一种法律事实来说事。

 

 

 

大家在讨论某个问题的时候,经常用客观事实,甚至他自己都没有办法去证明的一种客观事实,更多的是他主观认识上认为应当会发生的一个客观事实在说事,所以这两者之间就经常发生一些冲突,包括我们对一些社会问题的看法,包括我们对一些基本现实生活当中的一些问题等等都是这个问题。
所以律师看问题的时候,更多地是专注于你能不能用相应的证明手段,把这个事实给证明出来,这样的话也就是说证明责任,实际上就是一个法律事实的证明过程,法院的审判过程也是对法律事实的认定过程。
我们经常会有这种情况,就是法院或者原被告双方穷尽了一切证明手段之后,都没有办法去证实某一个要件是否真正发生的时候,比如说因果关系,我们真的没有办法知道老王的癌症是否跟这个化工厂有联系的时候,那么这个时候证明责任就起作用了。所以这个时候我们法律的衡平价值就出来了,被告不能够否定掉这个因果关系的时候,我们法院就直接运用举证责任倒置或者证明责任的规则,直接判被告败诉,推定这个因果关系是存在的,然后来给出一个判决结论,这就是法律的价值
法律的判决仅在法律事实基础上做出评价,而不是在客观事实基础上做评价。这点我们应当充分认识到。

 

04环境公益诉讼的原告类型

 

公益诉讼的原告类型:环保组织、检察院、环保机关和省市政府。我现在说一下他们相互之间的一些关系。在现在我们公益诉讼的类型当中,简单排一下顺序的话,第一是省市政府,第二是环保组织,第三是检察院和环保机关。

为什么是这样的情况?

2019年6月5号最高法院发布了《关于生态环境损害赔偿制度的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就是把2015年和2018年我们中央深改组试点推行的生态环境损害赔偿制度法律化了。通过最高法院的司法解释把生态环境损失赔偿制度定义为一种新型的诉讼。


大家如果关注到我的朋友圈的话,会看到我对这个最高法院6月5号的司法解释实际上是有很多的批评意见的,然后也写了有一系列文章,现在已经发到了第四篇了。
很奇怪的是,省市政府做原告的环境公益诉讼,他们并没有明确的用环境公益诉讼的提法,而是换了一种提法叫“生态环境损害赔偿诉讼”。实际上我们分析来分析去,发现它实质上就是一种新型的环境公益诉讼或者特殊类型的环境公益诉讼。
我曾经把生态环境损害赔偿诉讼和环境公益诉讼之间比喻成一个是开水烫死的青蛙和温水煮死的青蛙。因为生态环境损害赔偿制度的试点方案和改革方案当中,其实都特定的把这种类型的赔偿范围界定为“环境事件”。
所谓环境事件,大家想想响水大爆炸,想想张家口的大爆炸,还想想前不久刚刚又发生的一个什么爆炸。针对这种事故类的环境事件,由于存在环境公益诉讼制度,这个时候不让省市政府优先的话,很显然环保组织就会去提起诉讼。
提起诉讼以后,比如响水大爆炸后我们环保组织去提起诉讼,那就要公布这事故的相关证据,就有可能使这个事故背后的一些其他问题及真相暴露出来。但我们政府更多地是从效率、稳定、还有其他方面的因素考虑,所以就试点了一个所谓的生态环境损害赔偿诉讼案件。
实际上就是我认为这种环境事件确实每年都会有发生,而且最近这几年也比较高频地发生,其实化工厂大爆炸也跟这种管理有关,但是这也是免不了,有人类的这种生产活动就有一些的意外事件发生,所以说我把它作为开水烫死青蛙。与我们平时理解的环境污染的长期性与累积性等(好像温水煮青蛙一样)情形比,事故类环境污染是突发的严重的(开水烫死青蛙),在这种情况下,省市政府作为所谓环境生态环境赔偿权利人有权提起诉讼,即便是在此之前有环保组织提起的环境民事公益诉讼,但是如果同时省市政府也提起诉讼的话,那么实施政府优先,就叫诉讼撞车,政府优先
我刚才说的山东省关于济南章丘案件的危废的那个案件其实就是与这个有关,因为绿发会在此之前2016年的3月份就提起了诉讼,一年多之后,到了2017年的七八月份,山东省环保厅在同一级法院济南法院又对同一件事情提起了同样诉讼,当地法院就把绿发会的这个案子暂停刹车,停下来,然后先审山东省所谓的生态环境损害赔偿案件,等把山东省环保厅这案子审完之后,回头再来审绿发会提起的案子,这个时候说绿发会提起的诉讼请求被前面这个判决已经解决了,驳回了绿会的诉讼请求。
所以说这就是两者之间的一个案例,说明了这两个之间的关系,所以我们认为政府优先应该是在同时提起诉讼的前提才说得过去,人家前面都已经提前一两年提起诉讼,然后你让别人刹车,你后面再提,这就有点不合常理,就是违背了衡平原则,所以我们现在准备向最高法院提起再审申请,也是基于这一点。
第二是环保组织,为什么环保组织排在检察院之前呢?这个是我们的这个是司法解释里面规定的,就是检察院在普通的环境民事公益诉讼案件当中,它是兜底的

 

 

 

我们大家注意到,经常会在网络上看到检察院的一个公告,说我们现在履行职务过程当中,发现了某一个什么环境污染案例,希望有起诉资格的环保组织来提起诉讼,如果没有提起诉讼的组织的话,那么检察院自己就起诉了,这就是普通的环境民事公益诉讼。
社会组织提起环境民事公益诉讼的这个权利是优先于检察院,但是落后于省市政府。跟检察院同时的还有环保机关,这个环保机关就是他们自己以自己的名义来起诉的情形,是跟检察院是同等地位的。
但是我们现实当中,政府生态诉讼常常会变味。什么叫变味,就是省市政府并不自己以自己的名义起诉,而常常指定下面的环保机关来起诉。我们刚才谈到,山东省政府或者济南市政府他就没有自己的起诉,他就来了一个所谓说指定山东省生态环保厅去起诉。

 

05公益诉讼案件处分权限制 

最后一点呢,我们谈谈公益诉讼的处理。公益诉讼案件的审理过程当中,有这么几大特点,这几个特点主要是相对于普通的私益诉讼来说的。

01

法院的能动性

所谓法院能动性,跟我们前面所说到的环境司法专门化,以及我们司法的能动性等等,跟我们国家的要求有关,它体现在,法院法官要主动地去审查这个诉讼请求是否适当,假如原告因为欠缺或者是一些差错,法院其实还可以主动去向原告释明说,你是不是应该增加一个诉讼请求等等,这是他们的能动性。
还有就是法院自己发现这个案子的相关事实,原告由于调取证据的手段或者一些策略不对的话,法院可以主动去调取相关证据等等,这也是法院的能动性,体现得很充分。

02

和解限制原则

还有一个就是调解限制或者说叫和解限制原则。普通的案件原被告双方起诉到法院去以后,因为原告跟诉讼标的之间是有利害关系的,所以他什么时候该跟被告和解,他实际上是可以自己做主的,他可以随时跟被告来进行和解。
但是在公益诉讼当中,由于原告与诉讼标的之间没有利害关系,为了照顾公共利益的需要,对原告的处分权进行了限制,你不能够随便与被告达成私底下的和解,即便是达成了调解,也需要经过法院的审查,法院审查合格或者过关之后,认为你们两个之间的这个调解协议并没有损害社会公共利益,同意的情况下这个协议才有效,所以这跟我们的私益的和解是完全不一样的,私益的话,只要你愿意接受,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两人之间签字,同意就OK了。

03

取证特殊

还有就是取证也是特殊的,因为原告起诉并不是基于原告自己的自身的利益,所以在原告起诉过程当中,他可以要求法院去向被告直接调取证据,然后要求当地的政府,要求当地的环保部门提供被告有关的监管的数据等等,这都是公益诉讼往前推进的这么几个特点。
1979年的环境保护法施行到现在,40多年过去了,随着我们经济的发展,改革开放的发展,国家经济产业的发展,实际上另外一面就是我们的环境越来越糟糕。
现在可以说环境保护部门从原来的环保总局升格为环保部,现在生态环境部,好像并没有因此使我们的环境保护得更好一点,所以大家有一种戏称,说现在法院成了环保二局或者环保二部。其实是对环境民事公益诉讼制度的一种消遣,这种消遣的背后,蕴含着很丰富的含义,因为时间关系,我们就不去展开解读了。
最后我想说的是,现在我们立法上既然有环境公益诉讼,那么我们就尽可能的把这个法律用好、用足、用活,尽可能地把它弄到最佳的状态,一起来努力好,这就是我跟大家围绕环境公益诉讼讲的一些内容,也是我的一点期望。
好,谢谢大家。

 

 

编辑/ 整理:无毒先锋

(全文图源网络侵删致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