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达:小黄鸭是起点,增塑剂多方共管和源头控制是归宿

2021/1/12 12:37:53


毛达博士,深圳市零废弃环保公益事业发展中心主任,“无毒先锋”行动发起人

2020年8月26日,由无毒先锋和中国绿发会共同主办的“电商平台塑胶玩具化学品安全调查(II)——以小黄鸭3C认证及增塑剂含量为例”线上发布会顺利举行。

毛达博士在发布会上梳理了2019年以来无毒先锋对小黄鸭的邻苯二甲酸含量检测及其3C认证情况的研究,倡导多方共管电商去毒,并从源头控制邻苯二甲酸酯的生产和市场应用。点击观

 

本文整理自毛达博士在“电商平台塑胶玩具化学品安全调查(II)——以小黄鸭3C认证信息及增塑剂含量为例”线上发布会的现场分享

我们希望能够通过产品的“去毒”和产业的“去毒”来减少有毒化学品在我们身体当中的负荷,提高健康水平。这是我们最根本的目标。

在现在的阶段,我们更希望通过一种合作和共建的方式,跟电商平台以及政府部门合力推动这件事,进程取决于我们的调查研究和对一些具体问题的认识和理解。如果我们能够把一些症结认识得更清楚,就能够更好地推动大家的合作。

我们在两条线上开展工作:一是产品,二是产业

在产品层面,我们很重要的工作是对玩具小黄鸭的检测。这是一种非常常见的儿童玩具,我们也是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下开始了对它的关注。

01

从小黄鸭看大问题

2018年10月,我们检测了一款来自某电商平台的小黄鸭玩具。但是检测结果让我们非常震惊,它所含的增塑剂邻苯二甲酸酯——这也是我们今天重点谈论的一种有害化学品——超标的倍数非常高,150多倍。

我们由此开始意识到,电商平台销售的小黄鸭产品可能存在一些问题

图片来自毛达演讲PPT

紧接着在2019年2月,我们和十位志愿者一起,在同一个电商平台购买了十款小黄鸭玩具送去检测。

检测结果发现,问题确实比较严重:其中7款增塑剂超标,且超标倍数在290—417倍之后我们跟电商平台进行了联络,他们也非常积极,马上就下架了1.8万个不合格不合规产品的链接,同时去要求有关商家在产品重新上架前填写3C认证。

所谓3C认证就是强制性产品认证,小黄鸭等塑胶玩具是纳入我国的强制性产品认证体系中的。如果没有这个产品认证,产品是不能够进入市场的。而这个认证,尤其对于塑胶玩具小黄鸭来说,其中就包含检测邻苯二甲酸酯这一有害化学品的含量。

图片来自毛达演讲PPT

鉴于3C认证与有害化学品监管之间存在紧密联系,2019年的5月,我们把被检测的样品来源扩展到了三大电商平台,就是淘宝、京东和拼多多。

我们一共检测了12款玩具小黄鸭,发现有9款增塑剂超标,达标率也就是25%,超标的倍数在100倍到300倍不等。我们由此发现,这不仅仅是某一个电商平台的问题,也可能是众多电商平台共同的问题

02

小黄鸭检测不合格的后续跟进

2019年我们的检测报告发布之后,电商平台给予了积极回应:除了下架不合格产品,也严格要求商家提供3C认证信息,如果不提供,他就不能够售卖;此外,电商平台也有一些相应的管控措施。

与此同时,一些小黄鸭玩具生产地的市场监管部门也做了相应工作,比如开展专项行动,从生产的源头来解决这个问题。

小黄鸭玩具的一个主要产地是广东汕头,就在8月中旬,汕头市澄海区市场监管局针对我们反映的问题给了回函,其中提到他们开展了非常有针对性的工作来解决小黄鸭玩具生产端的问题。

汕头市和澄海区两级的市场监管部门抽查了超过200批次这样的产品,涉及企业400家以上,发出了整改通知194份。

这些情况说明,政府部门在履行监管责任,我们要向他们表示感谢;但另外一方面,相关问题确实比较顽固。

03

2020年小黄鸭检测结果

一年时间过去了,小黄鸭玩具增塑剂超标的情况有没有改善?我们希望了解这个情况,就在今年做了一次重复性的调查。

我们调查的问题跟第一次基本上是一致的,就是说去了解这些电商平台或者实体店售卖玩具的邻苯达标情况如何,3C认证的真实有效性如何,以及在电商平台上的信息公开的情况。

当然我们也增加了一个问题,就是希望了解这些信息与2019年(相比)有什么样的变化。


图片来自毛达演讲PPT

>>从查范围看,从去年的三大电商平台扩展到9个,增加的6个实际上都是有母婴儿童用品这种销售特色的。

另外我们也增加了5个城市的11个线下实体店。这5个城市是北京、深圳、东莞、绵阳、南通,我们希望从更大范围来看这个问题的现状。

>>介绍一下调查的方法。对于网页的3C认证信息公开,我们是在电商平台上抽取了334款产品,基本上我们都是选销量在前100位的产品。这是三大电商平台。

其他6个电商平台,我们也是选销量靠前的34款,同时品牌不重复。因为与三大电商平台相比,其他的电商平台的商家相对较少,所以我们把它“打包”作为一个整体来进行观察。

▲图片来自毛达演讲PPT

>>我们实际购买了334款产品中的120款,其中从电商平台购买101款,实体店购买19款。到手后去查看这个产品上有没有3C认证,以及3C认证的信息是不是真实有效。最后,我们在这120款选出销量最好的70款,送到有资质的第三方实验室去检测邻苯是不是能够达标。

我们的调查结果显示,3C的网页公开率是45%,3C认证的真实有效率是44%,邻苯的达标率是64%,这是一个总体的情况。

还有一个指标是产品的合格率,即关注在邻苯达标同时,3C认证的真实有效情况怎样。我们得出的比例是36%,三大平台整体来说较2019年有很大幅度的提升

▲图源分享会毛达博士PPT

总体而言,其他电商平台和线下实体店在小黄鸭玩具3C认证的真实有效性上,明显优于三大电商平台;但在网页信息公开方面,三大平台则明显走在了其他平台的前面。

04

总结与建议

根据我们的调查数据,小黄鸭玩具3C认证的真实有效率与其邻苯增塑剂达标率有一定的正相关关系,但仍有少数具有合规3C认证的产品邻苯增塑剂超标

电商平台小黄鸭玩具3C认证信息网页公开程度与产品实物3C认证真实有效率及邻苯增塑剂达标之间则没有确定的联系。

图片来自毛达演讲PPT

我们的调查结论有四点:

>>一是电商塑胶玩具的化学品安全问题,我们认为,这是一个电商行业面临的普遍性问题,也是零售业共同面临的挑战。

>>二是我们能够保证产品具有真实有效的3C认证,我们应该能够很好的控制邻苯增塑剂的危害。

>>三是仅仅要求商户公开基本的信息编号或者是证书的形式,可能是不够的,不能够保证产品合格。

>>四是今年的调查结果相对于2019年的情况有显著进步,但是离有效的管控还有一定的距离。

建议也有四点,跟去年差不多,比如说要公示信息,要做3C认证的核查,要定期地抽检邻苯,要建立一个更广泛的清单制度。

建议中有两点对应我们今年的特别发现,一是信息公开可能要更细致。比如说要求商家除了公开一个编号或者证书之外,也要把产品实物上面的标识和编号的图片放到商品详情页面上。

二是电商平台要做系统性核查。无论是人工还是AI的技术,都需要再加强。另外,对市场监管部门,我们跟去年同样建议加强对电商的监管。消费者也是如此,可能我们有了这样的知识和信息,就多留心一点,如果实在是觉得很气愤,也可以去举报。

05

未来方向:多方共管和源头控制

最后我还想补充一点,除了小黄鸭,我们今年4月份还发过一个针对橡皮擦邻苯是否超标情况的报告。当时我们发现市场上主要品牌的邻苯超标率是29%

这个报告发了以后,收到了6个主要橡皮擦生产商的回复。其中日本三菱公司比较积极,由于当时我们在这方面没有国家标准,他们承诺说要自愿地遵循中国民间团体的标准,把不合格橡皮擦退市。

其他的生产商则是有的积极,也有的消极。其后在今年7月,学生用品的国标出来了,就解决了我们4月份在做橡皮擦调查的时候,没有邻苯的学生用品或者橡皮擦国家标准可以参照的问题,也说明我们倡导的方向是对的

图片来自毛达演讲PPT

最后一点,解决邻苯超标问题,除了要求电商平台负起责任,政府部门监管电商实施风险管控的相关措施之外,更重要的是要从源头控制邻苯二甲酸酯这种化学品的生产和市场应用

如何做到,其中一点就是把它列入国家优先控制的化学品名录中。实际上在4月份,第二批名录的征求意见稿就有了邻苯二甲酸酯。我们也在积极地向有关部门提建议,应该把它列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