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顾|化学品安全民间合作网络第一次工作会议

2019-9-28 22:15:56



导读


还记得在2019年世界环境日,12家中国公益组织正式发起的化学品安全民间合作网络(Chemical Safety Network),如今第一次工作会议在黄山举办啦!虽然烧脑,但是真的能点燃智慧。让我们一起去回顾现场的盛况吧!

2019年8月12日,深圳市零废弃环保公益事业发展中心 (以下简称为“无毒先锋”)、合肥深蓝环境保护行动中心(以下简称为“绿满江淮”)在黄山共同主办化学品安全民间合作网络第一次工作会议。

会议于9点正式开始。首先,绿满江淮的张登高向大家致欢迎词。随后,主持人介绍了参会人员以及会议的议程。接下来,无毒先锋的毛达对化学品安全民间合作网络会议以及其秘书处的情况进行了介绍。


孟加拉专家谈国际重点化学品



Shahriar在分享


以上议程结束后,Shahriar Hossain(沙利尔·侯赛因)带来了国际重点化学品议题的分享。Shahriar是孟加拉民间环保公益机构环境与社会发展组织(ESDO)的秘书长,他长期关注并推动孟加拉国化学品安全管理以及塑料垃圾减量等环境和健康议题。Shahriar的分享分为三大板块:塑料、汞、持久性有机污染物。

在塑料板块,Shahriar主要讲了“塑料问题的解决方案”。他强调一是要禁止或限制一些一次性的塑料用品;二是需要有政治上的承诺。关于政治上的决心,他相信中国是一个很好的范例,体现之一是禁止进口洋垃圾的行动。

在汞板块,Shahriar首先强调了汞的具体危害,随后介绍了他们机构在牙科银汞合金材料的禁用方面所做的一些努力,取得的一些成功经验。并且他真诚地表示,ESDO可以为关注此问题的机构提供帮助。

在持久性有机污染物方面,Shahriar主要介绍了不粘锅涂层中含有的化学物质PFAS。他先大致回顾了PFAS的发展史,又介绍了ESDO调查研究PFAS的情况。Shahriar强调PFAS因能溶于水,所以会对饮用水造成直接的污染,这与人类健康息息相关。但Shahriar也指出化学品国际公约对PFAS管制的局限性,意在说明解决PFAS问题所面临的困境。

Shahriar分享结束后,是“机构和行动介绍”的部分。摆脱塑缚行动、中国绿发会、无毒先锋、中华环保联合会的代表、芜湖生态中心、武汉行澈环保公益发展中心、长沙市曙光环保公益发展中心、福建省绿行者环境保护公益中心分别介绍了各自所在的机构情况。

到了下午,就进入到了比较重要的部分,我们分为三大板块,分别为政策、汞污染防治、化学品污染地块治理。


政策板块



吴婷在分享


在政策板块,无毒先锋的吴婷带来了BRS缔约方大会的最新进展以及关于《化学物质环境风险评估与管控条例》建议的分享。吴婷的分享是基于今年4月27日~5月4日的重要活动,即无毒先锋、中国绿发会、绿满江淮三家组织作为观察员参加三公约缔约方大会(BRS COPs),并首次在现场举办了主题为“中国化学品与废弃物管理的公众参与”的边会。吴婷首先强调了国际化学品三公约与我们日常生活的密切相关性,接着简要介绍了三公约,并总结了三公约各缔约方谈判的成果。


玲辉在分享



之后,无毒先锋的何玲辉做了分享。玲辉首先介绍了《优先控制化学品名录(第一批)》的背景,并强调第一批清单里面的22种化学物质的特点是“该管”,因为它们的环境风险和健康风险都很大,而且在我国的污染性也是非常严重的。接着玲辉介绍了2015年8月发布的《大气污染防治法》的修订稿,该防治法要求制定有毒有害大气污染物名录,入选该名录的11种物质是基于上述优控名录而制定的。接着,玲辉说到2018年1月1号开始实行的《水污染防治法》和今年1月1号开始实行的《土壤污染防治法》。提醒大家关注相关防治法后的污染物名录意见征求稿,适时提出意见。

然后,玲辉告诉大家环境部正在征集化学物质危害与暴露数据的公告,拟评估的化学物质一共是23种。希望参会机构也可以就自己关注的化学物质提交建议。

最后,玲辉就《新化学物质环境管理办法》(修订征求意见稿)做了介绍,回顾了该办法的发展过程,明晰了新化学物质的定义,强调了修订原则、管理原则和重点、办法适用范围、基本制度。接着列出了无毒先锋就该办法提出的修改建议和主要理由,希望大家之后共同讨论。


汞污染防治



毛达在分享


随后,会议进入到了板块二“汞污染防治”,毛达做了分享。毛达首先指出了长期以来NGO在推动汞污染防治方面的困难。原因不仅在于汞是隐形污染,还有国际上提起汞污染都会首先想到日本,认为与自己国家关联不大,其实忽略了本国是有汞污染受害者的。接着,毛达根据文献或个人经历,举了几个汞污染受害者的例子,比如西流松花江的甲基汞中毒事件、贵州汞矿的汞中毒受害者。还有体温计厂的汞蒸气超标所致的工人慢性汞中毒症状,广东佛山某光源制造基地的工人尿汞偏高等。

除了以上汞污染受害者的案例,毛达进一步指出我们普通人也都长期在汞污染的暴露中。他拿出之前中国大气浓度的研究数据,其中显示因为燃煤等原因,我国大气中的汞浓度是非常高的。进一步强调了每个人都不能忽视汞的存在。

然后,毛达讲到NGO一直以来的行动,其中就有监督汞的排放。重点举了监督排放源为“废弃物焚烧”这一块的成功行动,即在NGO、体制内盟友、科研工作者等的共同努力下,新垃圾焚烧的国标中,汞的国标最终确定为0.05毫克每立方米。接着毛达从“废弃物焚烧”这一末端排放源去倒推,强调了生活垃圾中的有害垃圾(尤其是含汞废物)是NGO必须关注的重点。在这里,毛达从国际和国内两个层面举了负责任处理含汞废物的例子。比如在日本,废灯管是可以送到电器商店回收的;北京的和谐社区中心不仅会用废布料等材料安全存放社区的废灯管,而且还会把废灯管运到北京生态岛科技有限责任公司进行无害化处理。

之后,毛达说到未来咱们的网络可以持续去关注的问题,即含汞的污染场地。毛达举了自己关注过很长时间的齐齐哈尔榆树屯的聚氯乙烯化工厂。因为聚氯乙烯的工厂要用含汞触媒来做催化剂,而这家工厂几十年来一直源源不断的把含汞废水排到大泡子里面,周围都是农田。附近土壤中的汞含量超标很严重。


化学品污染地块治理



登高在分享


会议进入第三大板块“化学品污染地块治理”,由张登高为大家带来“绿满江淮针对化学品导致的污染地块的治理工作介绍和经验分享”。登高回顾过去两年,污染场地相关的工作主要是在长三角地区展开的。他用很多亲历的事例,强调了污染场地方面存在的三个问题:

1.当地的环保部门治理污染场地的方法存在严重问题。主要体现在,没有进行风险评估的情况下粗暴清除现场,以及清除后没有进一步检测该污染场地还有无环境风险的存在。

2.责任主体不明确(比如对于污染场地,政府的兜底行为严重),信息公开不透明(存在即使公开了污染场地周边环境影响评估报告,报告的质量却令人堪忧的情况)。

3.各地污染场地名录的全面性存在疑问。以安徽省为例,优先把尾矿库放进名录,然后是一些粮食蔬菜基地,再有一些重点行业,但是否能够囊括全部污染场地依旧存疑。


世界咖啡


最后进入到了“世界咖啡”的环节,在主持人的引导下,大家被分为四组,以政策、汞、污染场地、其他为主题,按照规则讨论全部结束后,四组分别进行了总结。


小组在讨论


小组作总结


第一组总结的发言人是毛达。这一组的讨论是围绕“汞”展开的,主要梳理了汞的现状。毛达说目前大家主要关注的是垃圾焚烧的汞排放,而对于垃圾焚烧上游的有害垃圾处理关注度不够。毛达建议NGO可以去关注生活垃圾中有哪些是可能含汞的废物,汞的含量又是多少,据此去给处理方一些建议。另外,需要认清即使可以把含汞废物分出来,也不能得到很好处理的现状;就算有设施能处理好,谁来承担成本又是个大问题,毛达指出最优的方案还是生产者责任延伸制度。毛达还提到做工业污染防治的伙伴可以去探讨工业园含汞废物的处理方面能够怎样去改善。接着,毛达强调既然我们要在汞领域开展行动,那就必须要有明晰的目标,可以去参考国际公约、国家政策等的大目标,但是如何与我们自己的目标衔接好是值得思考的问题。

第二组作总结的是登高。这一组的讨论以“因危废形成的污染场地”为主题,主要分析了这些污染场地存在的问题。除了权责部门划分混乱、前端信息公开不明的问题外,还有补偿机制执行不到位、污染场地如何拆分的问题。在解决方案上,登高强调要向公众科普污染场地的危害性,这样有可能会促进污染场地的修复。

第三组的总结人是零废弃村落的邱玉雪。这一组以“信息共享、能力建设”为关键词展开讨论,正好体现了化学品安全民间合作网络的价值所在,即如何让公众能意识到化学品对我们生活和健康的危害。

第四组总结的是玲辉。这一组围绕“政策”展开讨论。玲辉首先说明了在政策提言方面,网络起着共享信息、完善提交渠道、达成有力共识等积极作用。接着强调了在进行政策提言之前,要对政策的重要性进行评估。还有,也要试着从政府的角度考虑,比如说政府为什么要出台某条例,它有着什么样的大背景等等。这样或许可以增大我们的声音,提高被采纳的成功率。

最后,会议于下午5点结束。通过这一天烧脑的会议,大家一方面从国际视角上对化学品管理有了更全面的认识,另一方面从国内视角上对我国化学品管理中亟待解决的问题也有了更深的认识。

结尾放上合影一枚。



鸣谢


感谢海因里希·伯尔基金会(德国)北京代表处对深圳市零废弃环保公益事业发展中心(无毒先锋)化学品安全民间合作网络建设项目的支持  。


支持我们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