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顾|当前我国部分地区牙科银汞合金材料使用情况调研

2019/8/24 15:33:04



【导读/摘要】在《水俣公约》缔约国中,我国是唯一采用电石法用汞工艺生产PVC的国家。


牙科汞合金是一个很窄的议题,我们调研的过程中发现只有非常专业的专家才了解这方面的内容,而在第五届汞污染防治的会议上,添汞产品问题根本没有被提及。

我们这次的调研报告,将从三个方面做分享。一是关于汞的《水俣公约》、汞的排放源和使用情况、添汞产品;二是我们调研的情况,会做重点介绍;三是基于调研给出的几点建议。


关于汞的水俣公约,2013年10月出台了正式的公约案文,2017年8月16日,公约在我国正式生效。

我国关于汞和汞化合物污染的来源,主要来源于四大类。一是电石法生产PVC(即汞作为一种触媒,被广泛用于这种生产PVC的工艺中),其对汞的贡献率占到60%以上,在《水俣公约》缔约国中,我国是唯一采用电石法用汞工艺生产PVC的国家;第二大块则是源于燃煤、有色金属冶炼、水泥、钢铁、工业黄金等大气涉汞排放行业的气体排放;三是汞矿的开采;第四大类是涉汞产品,比如电池、开关和继电器、电光源、化妆品、农药/生物杀虫剂和局部抗菌剂、非电子测量仪器(如含汞血压计、温度计)、以及牙科银汞材料。


这张图是2014年财经杂志的报道,贵州铜仁万山镇当地的情况。在2001年或2002年的时候,整个铜仁原始汞矿都已经资源枯竭,政策性闭矿。沈阳汞会议邀请到铜仁市的一个环保局副局长,整体介绍了汞矿的治理。从2000年初已将近十几年的时间,因为“土十条”,还有《土壤污染防治法》,那里被列入全国六个土壤污染治理的先行区。

原生汞矿的问题,也是我国在履行公约时所面临一个较大的困难点。从这些缔约国来看,我国是存在原生汞矿的国家,而且更重要的,它是唯一一个使用电石法生产pvc的国家。在公开的信息中,这些涉汞的排放源的基础信息比较缺乏,这也是我们这次环保组织要去联系志愿者做我国部分地区牙科汞合金材料使用情况的调研的比较重要的原因。另外一个问题是治理困难,特别是汞矿治理耗资巨大。

关于汞工业里的添汞产品主要是这几类:电池、开关和继电器、电光源(如荧光灯)、化学品及农药、生物杀虫剂和局部抗菌剂、非电子的测量仪器(血压计、体温计等)、牙科汞合金材料。牙科汞合金材料是我们今天重点要说的。

中国大陆这边的基础信息比较缺乏,这是台湾那边添汞产品的各个部分所使用汞齐的比例。它当时用的还是牙医用汞(以前的说法),现在已改为牙科汞合金,它的比例大概是22%,在添汞产品里面超过1/5。


汞公约里面把七大类添汞产品分为了两类,其中有六类,即前面说的1至6类,有明确的禁止期限,开始禁止其产品生产或进出口的时间初步是2020年,但是有两次可以申请五年豁免期的时间,可能最终的淘汰时间会是2030年。牙科汞合金材料单独列为第二部分,没有明确的淘汰期限,只规定任何一个缔约的国家,采取九个措施里的至少两个,就视为履行公约。

我们7月份做了特别小范围的调研,“你身边还有人使用牙科汞合金材料补牙吗”这个题,当时有25个人参与了投票,答案基本是三等分的情况,目前还有相当一部分人在用牙科汞合金材料补牙,还有一些是银汞使用的替代材料,另外一种情况是根本不清楚用的是什么材料。

对这个议题的有了认知以后,我们去做了当前我国部分地区使用牙科汞合金材料的问卷调查。在今年7月初到8月2日,全国的六名志愿者,涉及到七个省市,对18家的医院的口腔科或者是口腔诊所,进行了访谈式的一对一的问卷调查,其中两份是在线上进行的,其他16份都是线下的实地调研。

通过调研我们发现,18个调研地点里,还有五家目前是向使用者提供牙齿汞合金材料,有深圳市口腔连锁医院、云南省某县的三甲医院、甘肃省人民医院某分院、甘肃红古区某口腔诊所、青海某县中医院。

除了这五家,其他13家都不再向使用者提供银汞合金材料,其中有两家,河南郑州和浙江宁波两家医院是从来没有使用过这种材料,可能是新成立的医院成立的原因。

河北保定的村镇级的口腔诊所,河南的两个口腔诊所,浙江宁波的诊所,从来没有使用过。青海某中医院,向志愿者展示了他们使用的玻璃离子材料。 口腔诊所提供的材料价格。用的是树脂、玻璃离子等。


这是甘肃其中一家诊所,目前我们唯一可以拍到的,明确正在使用银汞材料的标价,在这些里面是属于比较便宜的。但这跟价格没有必然的关系,深圳的口腔连锁诊所也在用。

这是在18份的场所里的一些医生的观点。有些医生认为银汞材料或者其他的可替代材的材料在价格上没有大的差异,银汞的劣势是美观,但是耐磨。

新材料在美观上有优势,一些人选择银汞是因为它硬度较高,可以使用的时间较长。有一类属于科技派,他认为随着社会的发展和生活水平的提高,银汞被替代是一个很自然的过程。

还有一类是涉及到对医护人员的影响,医护人员在调和的过程中会有吸入刺激,剩余汞的回收也会对环境产生影响。还涉及到孕妇和儿童的情况,比如有些医生是观点,孕妇一般孕期不会补牙,儿童没有必要使用这么高硬度的材料。而一些使用者并不清楚这些不同的材料之间有什么区别,但觉得银汞材料特别不好看。


我们的被访对象中,没有使用银汞材料的医护人员,已是2到5年前就不再使用银汞材料,树脂的使用范围比较广,老幼皆宜。而还在使用的5家诊所里的被访成员,觉得目前使用银汞的比例特别低,可能是不到1/10,都是有可替代的材料,没有儿童使用银汞的情况。被访者的使用者,比较新的是深圳的诊所,他的观点是高强度和耐磨性,担心使用替代材料,需要经常补,对牙齿有伤害。

我们的一个志愿者,他自己本身也用了银汞补牙,是20多年前用的,当时80多元,他个人当时只听从医生的建议,不了解什么不同材料之间的不同区域有什么区别。现在不论是有没有银汞材料提供的场所,都会有一些就年龄比较大的人提出使用银汞材料,他们认为比较结实,怕其他的材料吃东西会容易掉。

所以我们可以看出来,深圳、云南、甘肃和青海,都存在使用银汞合金的情况。我们得出的分析认为,这跟当地的经济发展水平(比如甘肃、青海)有关,也跟使用者的观念和需求有关,比如深圳和甘肃比较,不单单是因为经济发展水平的关系,还有使用者的需求和观念。


除了对口腔医院或诊所进行调研,我们还对医学院学生使用的教材角度做了调查。这是目前医学院学生使用的比较基础的、也是范围比较广的口腔材料学里的内容,它对银汞材料的介绍只有8页。有个被访的学生明确告诉我,现在几乎已经被淘汰不再用了。我跟郑老师也确认了,因为银汞材料在整个口腔材料的历史上可能有一百多年的历史,所以它只是作为整个历史的介绍,但是并不是重点,只有8页。而且在现在医学院学生的临床上,并不会涉及银汞材料的实际操作。


我们的建议有四点:

①我们从整个调研中发现,这个议题的关注度特别低,政府的相关部门或者是NGO需要针对议题开展一些相应的宣传和科普活动。

②建议使用者自己自主去选择可替代的材料,其实除了年龄比较大的人会有观念差异之外,其他的年轻人肯定还是会自主选择这种美观的材料。

③一些现在还在使用银汞的医院,可以同时提供银汞和其他可替代材料的时候,医生的沟通对使用者怎样决定是有比较关键的作用的,所以我们建议医生去跟使用者沟通时做一个科普,建议使用者使用可替代的材料。

④从添汞产品里可以明确的看到,1到6类是有很明确的淘汰期限的,2020年或2030年,但牙科汞合金材料并没有,它可能有一些特殊性,但从整体来说,它应该也要有一个明确的淘汰期限。


提问及补充:

其实去年我们也调研了海淀的诊所,有一家还在用,但整体上跟你调研的一样的,新的诊所都不用了,还有年轻的医生学的时候就没有,所以现在大家比较担心还是在边远地区的使用。其实虽然深圳是一个现代化的大的一线城市,那里的一些小诊所也难免不用,但是整体来讲,现在牙科材料进展很大,包括我们国有研发。现在最担心的是在边远地区,比如农村、乡镇,其实是有点落后,当地人收入也不高。银汞材料,一耐用,二便宜。还有他们对技术敏感性、对医生的要求没那么强。


以上是北京自然田科技有限公司 田静
在8.15牙科银汞合金材料在我国的使用情况研讨会上所做的发言
整理/ 陈文文  编辑/晚晴


更多详情:
回顾|牙科银汞合金材料在我国的使用情况研讨会
邀请函 | 牙科银汞合金材料在我国的使用情况研讨会
绿会关注含汞产品日常生活危害:中国有望2025年左右淘汰牙科银汞合金材料


主办


自然田

深圳零废弃 (无毒先锋)

中华环保联合会


本次活动是“深圳市零废弃环保公益事业发展中心”实施的“化学品管理民间网络与能力建设”项目的一部分,由联合国开发计划署负责管理的全球环境基金小额赠款计划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