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科普文章 > 毒塑料

塑料是敌是友,取决于我们能否避免生活被塑料淹没

2019-10-13 21:22:59


彼得森·迈尔斯(Pete Myers)



“美国环境健康科学“基金会的创立者和首席科学家




环保科普杰作《我们被偷走的未来》的作者



【导读】你真的了解塑料吗?塑料毒性体现在哪?来看看看彼得森·迈尔斯(Pete Myers)博士在国际会议演讲中关于塑料毒性的认知。


01、塑料世纪


 塑化纪(图源:金点设计奖;设计师:何昆霖、林奇贤、黄博圣、郭庭维)


到目前为止,我们见证了塑料使用量的指数增长,在未来塑料使用也不会减少,因为没有迹象表明塑料使用总量的曲线增长会改变。未来,塑料使用数量仍然在增长。

不断增长的塑料需求曲线,似乎昭示着自己在为社会做着某些贡献,但实际上,我们目前应该关注的,不仅于此。对于全球范围内的塑料问题,减少使用、重复利用、回收的“3R”(Reduce、Reuse、Recycle)口号被塑料产业推行了多年,以借此逃避他们的社会责任。然而,未来到底会怎么样呢?

对于塑料产业来说,和我们是敌是友,取决于我们能否避免生活被塑料淹没。有些人把这个称作人类世(Anthropocene)。我则把它称作塑料世纪。

人类世:20世纪80年代由科学家提出,因为近几个世纪人类行为对地球大气的影响如此重大,以至于为地球岩石圈构成了一个新的地质时代。


02、对人类来说,塑料究竟是敌是友

首先,我要讲一个故事。这是我的孙女,莎拉(Sarah)。莎拉出生于六个月前(2019年1月),当时她早产了,提前了八周。而我的女儿,半夜,被紧急送往医院,进行了破腹产,母女两人命悬一线。

那段时间,医院的重症监护病房帮了莎拉很大的忙,未来她听到自己出生的故事,可能会由衷地说:“感谢塑料。”

从(挽救了我的孙女)这方面来说,我对塑料充满感谢。


彼得森·迈尔斯的女儿和孙女



新生儿重症监护病房内,各种塑料制成的医疗器械正在被使用(图源:UNWRAPPED)


但是,塑料也是一把双刃剑。让我们来看看这些新闻。

2018年12月,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大片面积内东西都被烧毁了,含有塑料的东西被烧毁,挥发性气体也在燃烧。这些塑料燃烧后烟尘随着气流被裹挟到了海湾地区。


塑料大面积燃烧的现场图(图源:UNWRAPPED)


当时,我的女儿怀孕20周。你们知道知道当孕妇接触到像这样的化学物质或其烟尘时会发生什么吗?

烟尘会诱发先兆子痫。
(先兆子痫:妊娠20周以后,出现血压升高和蛋白尿,并可出现头痛、眼花、恶心、呕吐、上腹不适等症状。)

听起来不可思议,但这是事实:在医院里创造救命物质的塑料制品,其实也是导致早产现象的元凶。


03、塑料工业,无处不在

塑料工业,未来对人们来说,究竟会成为我们的朋友还是我们的敌人呢?在我进一步讨论之前,我知道大家可能有自己的看法。

现在大家的每日膳食离不开“摄入塑料”,没错,就是指人们都在食用塑料!碳水化合物、蛋白质等产品都通过塑料包装,塑料包装确实可以在许多方面保护我们的食物,这使得微塑料的使用不可避免,人们在不经意间都会摄入塑料。

研究已经发现,人类粪便中检出微塑料成分。



1990年代广告,该广告建议人们将塑料视为“您的第六种基本食品组”。[5]



我们无法否定塑料为我们的生活带来的便利,但是如何更好地和化学物质一起生活?怎么保持塑料产业的平衡?

曾经的我也很无知,生活中接触的塑料制品并没有引起我的注意,比如小黄鸭和罐头食物:


橡皮玩具小黄鸭,1986年,我的女儿在浴缸里和它玩耍;


90年代的我最爱的浓缩肉汤罐头,内涂层有双酚A成分(图源:UNWRAPPED)



直到后来,我才了解到更多关于塑料产业不为人知的事实——不仅仅是塑料制品,还囊括了所有产品包装方面的毒理学研究。


04、毒性和剂量大小有关吗

毒理学在一定程度上,认为毒性跟大剂量有密切的关系。在塑料发展的过程中,我们通过安全法案,控制其在一定浓度或含量范围内使用,公众不免松了一口气,觉得自身的健康得到了保证。

然而,这却是一种虚假的保护!暴露在化学物质中,低剂量就真的没有毒害了吗?对于内分泌干扰物(Endocrine Disrupting Compounds,EDCs)来说,在人体内,它们会侵占正常内分泌激素的作用位置,带来严峻的后果。

值得注意的是,即使是低剂量的内分泌干扰物,也会给生物体的生长、生殖带来深远的影响。


图左是正常体重小白鼠,图右是注射1ppb剂量已烯雌酚的肥胖小白鼠(图源:UNWRAPPED)



科学家们做了个实验。

针对三只品种完全一样的小白鼠,在其刚刚出生后分别注射1ppb、1000ppb “环境激素”乙烯雌酚,剩下一只小鼠则什么都不注入,其他生活条件保持一样。
(part per billion,一个小鼠体重十亿分之一重量的剂量)

那只注射了1ppb乙烯雌酚的小白鼠在成年后体态明显肥胖。而被注入1000ppb乙烯雌酚的小鼠,则在成年后比正常白鼠更为消瘦。

因此,毒性和剂量大小并不一定都是线性关系。除了剂量大小与毒性时间、程度的关系难以界定,即使是测试结果是安全的,也无法保障日常生活中持续暴露在其环境下带来的后果好坏。

同时,毒理学也无法解释各类物质之间的相互作用,特别是新型化学物质在不断地被创造,化学添加剂的数量更是数不胜数。


05、如何应对塑料产业的未来


指数型增长的塑料生产趋势(图源:UNWRAPPED)


到2050年,如果塑料产业保持现在的指数型增长,塑料产业内预测,其产量将会增长近5倍。

如果真的这样,我们很可能(在治理塑料问题上)输了。即使是维持目前的增长速率,未来我们面临的也是严峻的挑战。我们如何使增长的曲线向下弯,是问题的关键。

我创作了环保科普的书--《我们被偷走的未来》,通过事实证据引发了一场关于EDCs的公开讨论,我们希望获得关注,希望刺激资本投入,获得研究资源,我们需要更多的环保机构加入进来。   

我们可以做得更好,帮助安全材料更好的发展下去。我们不能轻易的塑料产业塞进循环经济的理念中,对此,我提出了全新的“3R”理论,三个重要的要素是:重新规划(Redesign)、重整(Reform)以及重载(Recharge)。

重新规划(Redesign):用现代科学的方法来消除物质的毒性,创造新一代的安全材料

重整(Reform):用21世纪的科学理念来改革监管体系,对安全的监控更实际

重载(Recharge):我们需要利用现代科学和大力的宣传,并与人们分享,为公众注入活力

新3R理论(图源:UNWRAPPED)


此外,政府作为监管机构,对于推动消费、改变市场方向也有很大的积极作用,并且它对更安全的产品,充满了期望。我坚信,未来仍有巨大的潜力,这无限的可能性鼓舞着科学家们去做更正确的事情。


参考资料:
[1] Pete Myers, Is Plastic Toxic, video by Unwrapped Conference.Retrieved from:https://www.unwrappedconference.org/proceedings/is-plastic-toxic
[2] Pete Myers, Peering into the Plasticene, our future of plastic and plastic waste, Aug. 2018, Environmental Health News. Retrieved from: https://www.ehn.org/plastic-waste-2595276205.html?rebelltitem=9#rebelltitem9
[3] Sharon Lerne, How the Plastics Industry Is Fighting to Keep Polluting the World, July 2019,the intercept_. Retrieved from: https://theintercept.com/2019/07/20/plastics-industry-plastic-recycling/
[4] 《我们怎样才能少吃点塑料?》,搜狐新闻,网络来源:https://www.sohu.com/a/341495220_100108264
[5] https://clearandwell.com/plastics-an-important-part-of-your-healthy-diet/


以上是“环境健康科学(Environmental Health Sciences)“的创始人和首席科学家 彼得森·迈尔斯(Pete Myers) 博士
在6.13 UNWRAPPED论坛“塑料与健康:揭开食品包装安全的神话”上所做的主题为发言
演讲主题:Is Plastic Toxic
整理:伽宁  编辑:风小天
上述图片除了特别注明的,均来源于 彼得森·迈尔斯 的演讲幻灯片


感谢海因里希·伯尔基金会(德国)北京代表处对深圳市零废弃环保公益事业发展中心(无毒先锋)化学品安全民间合作网络建设项目的支持


Read More


给孩子一个无毒玩具

你知道吗?
小黄鸭鲜明的色彩和可爱的外表让它火遍全球各地、刷爆快手抖音、被制作成儿童玩具——也是小朋友们的“泡澡神器”。
但是可爱的外表下面隐藏了什么,竟然能给如此喜爱它们的孩童带来巨大的、不可磨灭的伤害?
亮眼的色彩之下居然含着 剧毒?
你又是否听到宝宝长大后的质问与哭泣:
“为什么我的小黄鸭有毒?为什么我会变成这样?”

诚邀您的支持,代表每一位远离有毒有害玩具的孩子们,感谢您的参与和捐赠!,积小善,成大爱。


支 持 我 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