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业园现存最主要的问题是缺乏整体的安全观

2019/10/13 21:32:03


【导读/摘要】

化工园区 “重水轻泥”的现象非常普遍。有句话叫,“治水不治泥,就是耍赖皮。” 泥是水的产物,泥含水率是80%,不管是生活污水还是工业污水。而且它的细胞是活性的,把泥进行简单的填埋没有用,把水脱出来变成50%,最后的30%还会回来,不治理泥是不行的。


首先介绍化学品对人体安全、健康安全的影响,以及化学品出现巨大危害后,对我们居住的环境、个体和后代的影响。比如它通过食物、水、空气等,蓄积在我们体内,会对下一代造成的影响。


举例说明:青岛2013年的11·22特大事故。这个事故发生时正值特殊历史时期,事故的发生,石油系的人员脱不了干系,事故之后中石化内部人员也进行了调整。事故通过泄漏点、爆炸点对居民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属于真正的环境安全影响。

它的管道是在主要的街道,出现这么大的事故,有55个人遇难,失踪了9个人,受伤166个人。周围的安全地带,包括船舶、巡逻艇人员都受到影响,还造成很大财产的损失,这是特别严重的事件。这个事情就相当于一场战争。不要小看这个事件对我们国家以后特别是对环境规划的影响,这是对环评前置提出疑问特别大的一个事件。

这是对当地的土地、楼板,包括沥青水泥路面的破坏,还有海洋的污染。


再就是2015年的天津港大爆炸,这个可以说是一个典型的官商勾结,特别是把安评又重新放在了很重要的位置上的一个标志性的事件。

现在有很多事情说不清,包括硝化棉、硝酸铵的事,我到现在还不完全认同。硝化棉自燃以后,消防队员发现了火情,马上用高压水***去灭火时,出现了非常严重的爆炸。

现在讲是有硝酸铵,我觉得不完全是那么简单,究竟里边有什么其他的化学品,因为台账是假的,管理不严格,专业程度也低品名和实物对不上号,那就永远说不清楚了。

我觉得金属钠肯定是有的,但现在报告里还是没有金属钠。包括氰化钠,也是企业老板自己跑到现场,说有氰化钠,才重新研判危害程度的,如果没有氰化钠,那么爆炸的有毒有害程度会降低很多。

因为这个事底数不清,后来我们想了个办法,在周围两公里用水浇,特别是一些学校医院,包括一些公共场所,都用水浇一浇,把氰化钠稀释掉,转化成气体,第三天下雨了效果出来了,至于土壤问题我们再想办法。天津的事故到现在也没有一个正版的结论,但处理了非常多人。


再就是最近发生的响水化工园区事故。这个事件正好是北京两会期间,各个化工园区都要求必须停产,保两会。这期间他们企业也进行了一些整改。但他们上午刚刚开完整个园区的复工大会,工厂统一复工,然后就出现了这个事故。它以前就有很多问题,但这个问题没有整改,不仅没有整改,而且出现了这么大的事故。

我个人反思这些事故:一是我们现在总是环境督查一刀切,经常性的停工复工。经常性的停工复工会出现什么问题?我们的化工装置是一个连续的装置。只有在连续稳定运行时,其经济性安全性都是最好的。但我们容易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被一刀切,说停就停,说关就关,就出现问题了。

有一个很著名的事件,一个大领导,当时他视察某个大央企,发现有氮氧化物排放超标,马上就下令停产了,限令马上拉闸,当时中央电视台报道过。化工生产,轻易的就把闸拉掉,不仅当时损失的太多,而且造成的安全隐患也会出现很多。

我们知道有两个定律,一个是墨菲定律,如果事情有变坏的可能,不管这种可能性有多小,他一定会发生。就像有些地方的垃圾分类,现在只要是专家说需要居民自己破袋,就已经出现了变坏的可能。上海7月1号以前是非常好的,以前在深圳开会时,我讲上海垃圾分类是做的最好的,现在我很为上海担心,因为它出现变坏的可能性时没有去控制。所以越怕有鬼,就真的会有鬼,这是一个心理学问题。还有一个是海思法则,每1起严重事故的背后必然有29次轻微事故,300起未遂先兆,1000起事故隐患。


河南义马的事故,是空气分离装置出的问题。空气分离在我们生活中特别多,汽车里都有这个。河南义马之所以会出现这个问题,就是备用的空分设备出现问题了。

原本备用设备是两套转换的,结果一套出现了大问题。这一套在连续运行的工况下,属于变相增加产能。现在化工人人喊打,一旦开起来以后,不可能轻易停,一旦停就有经济损失。政策不一定哪天又会变,随时会对工厂进行处罚。所以他们只要现在政策允许,就多多的开工。

出现了隐患,事实上工人已经上报过了,说现在空分有泄露,但工厂根本没把这当回事,继续正常生产。原来想等到8月底,再进行正常的检修,结果出现了问题。所以说这是血的教训。

比如青岛的爆炸,就属于应急处理不力。当时出现了事故他们是想要把这事情瞒一下。因为考虑特殊时期,这么大的爆炸会有很大的影响,特别是我国现在是达到一个亿以上的损失是需要上报国家的,一个亿以下的不用,省市自己处理。

当时这个事故,就和厦门那个腾龙芳烃一样,腾龙芳烃事情有意思,当时的省长(后来出了问题)就给企业压力,企业仅仅说是9000万损失,结果现在到处打官司。腾龙芳烃说,是你们央企化工建筑公司建设的,焊透率只有30%。结果在试车的时候出现断裂。央企说,这个是锤击现象,非常正常,与焊不焊透没关系。

什么叫锤击呢?就像我们小时候经常停水,停完水之后,再把开关一打开,会震动也叫水击或者液击,这叫锤击。这个事故到现在为止官司还在打,投资方等不及了,现在跑到曹妃甸投资再建一个去了。青岛一个是出现瞒报,再一个是出现问题后不向地方政府汇报,而是向总公司汇报,行政管理问题。


天津港特大爆炸这个教训就是存储超量,不规范,品类不清,数量不清,无知无畏。这里提到一个风险评估问题,还有一个稳定性评估的问题。稳定性评估也叫稳评。因为现在生活源的固体废弃物处置,稳评是要达到80%的通过率。所以这些企业为了通过而想尽办法请有关方面和人员签字。

响水事故体现出的政绩观是人祸,这里又涉及到很多问题。响水出现问题的是危废处理装置。我认为这个不是危废,主要是一种混合的高分子有机物,把它定为危废,就要定期的运到工厂外面,由合作企业进行了处置,而这个东西是做商品卖的,可以每吨卖2000元。要想避免这个问题,一定要提升园区的安全水平和优化措施。

现在园区存在问题是缺乏整体的安全观。首先规划园区,当时就是为了安排某个领导的条子,或者为了重点招商引资,哪个企业进来,就给你设一个园区,然后再倒着处理,去向国家上报。所以就会出现很多问题。我们现在都知道什么叫化工,但可能说不准现在环保、环评、安全部门对化工的认定。现在环境督查期间,什么叫化工?只要是使用了化学原料,生产出来了化学产品,就认定是化工。现在化工的范围已经是无限扩大。

所以现在园区要规范化,要真正的有效、专业,要有安全监管执法。没有执法,园区自己弄一个大数据、监控,不是安全监管。要对他的水土气固,对安全点进行监督执法,现在根本就没有什么防控意识。应该在规划阶段或者初期,包括园区开展规划工作,对形成一定规模发展区,开展园区的安全风险评价工作,但整个全流程走下来现在来不及。

现在又有地方的GDP再次冲动,第二青春这些问题。比如现在江苏某与山东接壤沿海城市,为了发展地方经济,企业项目上了有隐患,又要进行调整,减少投资一百亿,从700亿变成600亿,那也是增加了600个亿呀,这样整个过程就根本就没有安全规划。所以我一直特别担心这个地方的园区会出现问题。因为它就是为了上项目而上项目。


我们现在讲的重点还是个人风险。安监总局有40号令,人是第一位,以人为本。个人风险是指因危险化学品重大危险源各种潜在的火灾、爆炸、有毒气体泄漏事故造成区域内某一固定位置人员的个体死亡概率,即单位时间内(通常为年)的个体死亡率。这个数字一直在不断的调整,也是有公众指标,还有内部指标。在某一特殊时期,比如两会期间、阅兵期间,或者更加特殊的情况,超过两个人也可以不算重大责任事故。

这个河南某盐化工区的个人风险评价,是我们化工部规划院做的。凡是红色的都是危险的。人在里边做什么都有风险,只要在这个区域里就有风险,包括泵房,连接电站,水源地。这个风险评价做完后,大家非常同意。像这种项目本身就是两高一低。盐化工现在出问题特别多。之前有人找我,我给他讲,查渗漏看颜色就知道了,出现了绿色,推测这有火,这有铜,这有氟。这种废渣就不叫废渣堆场了,叫渗坑。

我们再讲一下社会风险。评级通常是看一年内的死亡数字。按这个标准,只要控制住,这一年不超过这个数字就可以。比如一次事故不超过两个人。但其实以人为本来讲,出现一个都不行。我们应该要把区域规划好。

第二个优化措施是要成立防范性安全管理机构,但现在企业也不做。化工园区的安全生产,我们现在在提倡一定要第三方治理。比如大的企业现在都在做环保管家,包括中化的环境,还有首创,北控,都在往这方面做。这些公司为什么可以做生产安全的第三方,就是因为企业的人才不够,理念不新。因为现在谁也不愿意去基层企业,我们很多人当年到企业也不是因为是能够升职,是没有办法,大学毕业分到工厂不能不去。但那时候我倒是觉得到基层非常光荣,满腔热血。

现在的学生首先要考虑的是要坐在办公室,第二我最起码要养只狗,然后收入不能低于每月6000元,都不去企业那就只能合同工、农民工上岗了,专业性根本谈不上。所以我们现在要成立企业安全管理机构,要组织演练。因为我们以前工作的时候每季度都要进行一个全国的巡回的安全检查。要真正的戴着安全帽,去现场发现问题,回来要写报告。所以那时候出现问题很少。出现事故多也与政府部门调整有关。我们原先400人管这个行业,现在就变成部委某几个人管,管不过来,所以我们现在出现的问题多,现在要进行检查,也没有人检查,。现在去联合检查,要抽调人,要开工资,要发补助,各种费用,没有那么多经费了。所以现在只能靠第三方,要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第三方一个是我们的专业公司,再一个就是NGO。现在关键问题是外资要用我们很多社会资源,基本上靠NGO,所以做NGO,我觉得是非常光荣的,非常有前途,对于政府部门不能排斥,因为是好的帮手。


还有就是环保,第一是水污染,园区的工厂,小的污水处理厂,最后因为园区工程的问题,把所有的污水折箩到一起,污染会非常严重。再就是危险化学品聚集,环境风险激增。基础设施建设滞后,污染由分散排放变集中排放。其实园区也是想收处理费,但工厂一旦停了,工厂老板跑了,收不到处理费怎么办?只有降低标准。降低标准,带来的后果就是污染的增加,这是成反比的。

这是污水厂如何改造,我就不详细介绍了。数据都是核定的,大家不用看,要到污水厂去看。看那个水,看泵房,看它的内膜,全都能看得出来。这是确定水的处理规模,然后是处理流程,预处理调解时,沉淀过滤最后还有泥的问题。

化工园区 “重水轻泥”的现象非常普遍。有句话叫,治水不治泥,就是耍赖皮。泥是水的产物,泥含水率是80%,不管是生活污水还是工业污水。而且它的细胞是活性的,把泥进行简单的填埋没有用,把水脱出来变成50%,最后的30%还会回来,不治理泥是不行的。

所以园区应该要做一个鉴别,这个鉴别一般的都是各地方部固管中心所来做。随着环保地位增加,部门现在地位也提高。他来做鉴别,不是鉴定,他是等于把污染物里坏分子给你揪出来,鉴别什么超标了,建议怎么处理。他们给这样一个结果,你请他们一次,下次还得请他们。处理完了要看合不合格,他们再组织专家给你鉴别,很麻烦,所以不产生是最好的。

另外就是不得将化工园区污水处理厂污泥自然堆存或和城市垃圾混在一起填埋。现在都是污染物混合到一起,变成乘积式的污染增加。
 
这里提到零排放,为什么现在零废弃、零排放,受到这么多人的攻击。主要是他们认为零排触动了他们的利益。现在末端处理只要提到零排放,他们不愿意接受,循环利用也不接受,只计算回收处理成本,不考虑全社会生命周期成本。其实我们这样做什么事情,做了,肯定会有支持的,也有一些人会攻击你,但是只要我们做的事情对得起我们自己的良心,以及对社会是有益的,就是要坚持下去。我们现在所做的是为了我们自己,也是为了我们的子孙后代。

(以上曲睿晶老师8.13 化学品安全事故应对与污染场地治理培训会的分享内容)


更多详情
我国化学品管理政策和国际化学品管理政策之间的差距
回顾|化学品安全事故应对与污染场地治理培训会


鸣谢

感谢海因里希·伯尔基金会(德国)北京代表处对深圳市零废弃环保公益事业发展中心(无毒先锋)化学品安全民间合作网络建设项目的支持  。


支持我们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