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资料库 > 解毒档案

拿什么拯救你,重金属海鲜?

2020-6-8 11:39:19

当被问起吃海鲜要注意什么重金属的时候,你会想到什么?

很多的饮食建议中关于海鲜的部分都是会提到汞。汞会被细菌转化成甲基汞,是一种神经毒素,也会累积在身体中。汞尤其易富集于大型海洋生物,如金***鱼、鲨鱼和旗鱼中。联合国粮农组织和世界卫生组织食品添加剂联席专家委员会(JECFA)的甲基汞每天最大允许摄入量为 0.23μg/kg体重。

然而,事实上,对大多数中国人尤其是沿海地区的居民来说,金***鱼、鲨鱼和旗鱼等大型鱼类的食用量只占所有食物中的很小一部分。我们更常吃的海鲜是蛤蜊、螃蟹、虾、小黄鱼、带子、蛏子、海带等“小海鲜”。

图:各种小海鲜

这些摄入量更大的海鲜,其汞含量相较于大型鱼类含量而言是非常低的。那意思是我们可以放心吃这些小海鲜了?不不不,除了汞,海洋中还有镉、铅、砷、铬等等多种对人体有害的重金属。而这些重金属更容易富集在小海鲜体内。

图:从左至右依次为砷、镉、汞、铬、铅的元素信息

2018年9月、12月,我们在京东商城、淘宝网、一号店、中粮我买网 4 家电商平台购买了 7 个产地的 8 款梭子蟹样品。检测结果表明,4 家电商平台的梭子蟹蟹黄均存在严重的重金属镉超标问题。最严重的是来自浙江舟山的梭子蟹,蟹黄中的镉含量竟超标 23 倍(未特别声明,本报告参照的标准为《食品安全国家标准 食品中污染物限量》(GB 2762-2017),GB 2762-2017 中对海产品重金属含量限值与 GB 2762-2012 一致)。紧跟其后的是来自海鲜名城青岛淘宝平台的蟹黄,超标17.6倍。综合两次检测,梭子蟹蟹黄的合格率竟然为 0%.然而,这并不是海鲜重金属的全貌。我们翻阅了数十篇与海鲜重金属有关的文献,发现我们更常吃的小海鲜中重金属超标现象是非常普遍的。我们将这一发现编写成了报告《拿什么拯救你,重金属海鲜?》(文末可下载),希望更多的公众意识到这一问题。

图:《拿什么拯救你,重金属海鲜》封面

镉、砷、铬、铅与我们

镉、砷和六价铬都已被国际癌症研究机构(IARC)列为I类致癌物(对人为确定致癌物)。

镉的慢性摄入能引发高血压,增加人患糖尿病、严重锌缺乏的风险,诱发多种癌症,导致严重的骨损伤,削弱机体抗氧化损伤的能力,并可诱导许多早期应激反应基因的异常表达。镉的靶器官主要是肾脏,在肾脏中的半衰期达15年。

砷是非金属,但其毒性及某些性质类似于重金属,所以在环境化学中多把它作为类金属研究。砷能够通过血脑屏障进入脑实质,影响神经系统,也能通过胎盘屏障并在胎盘中蓄积,影响胎儿发育,引发多部位畸变或癌变等。

元素铬在自然界以多种氧化态形式存在(从-1价至+6价)。三价铬[Cr(III)]及六价铬[Cr (VI)] 是其在自然界水中主要的存在形式。Cr(III)被认为是人体的必需元素,至少是有益的元素。另一方面,Cr(VI)一直被认为是有害健康的。

铅对人的神经系统、骨髓造血机能、消化系统、生殖系统及人体其它很多功能都有明显毒害作用,特别对孕妇、婴儿和儿童的健康危害较大,可导致智商下降、贫血、肾损伤、高血压和心血管疾病发生率的增加等。

JECFA建议,镉的每月可耐受摄入量(PTMI)为 25μg/kg 体重。JECFA 曾建议无机砷的暂定每周耐受摄入量(PTWI)为 15μg/kg 体重(相当于每天2.1μg/kg 体重),铅的PTWI为25μg/kg 体重,后来发现砷和铅的标准都不能保证安全,因此将这两个建议值撤回了,目前无新的。

镉、砷、铬、铅与海鲜

通过文献综述,我们发现,我国近海海产品中镉、砷、铬和铅均存在不同程度的超标。从重金属角度来看,镉在甲壳类、贝类、海藻类中富集度最高,其次为鱼类;砷在贝类、海藻类、甲壳类和鱼类富集程度最高;铬易在海藻类、贝类、弹涂鱼中富集,甲壳类和头足类次之;铅在海藻、海瓜子和海鱼中较易富集。

从海产品角度来看,甲壳类和贝类对镉和砷的富集能力较强;软体类对铬和砷的富集能力较强;海鱼类对砷、铬的富集能力较强。海藻类是一种良好的重金属吸附剂,羊栖菜对砷和镉的富集能力很强,其对砷的富集能力超过了海带和紫菜。海带和紫菜对铅和镉有特异性富集作用,紫菜对镉、铬的富集能力强于海带 。

实例

高志杰等(2014)发现,宁波市售紫菜和梭子蟹镉含量较高,平均含量最高的是梭子蟹,达 1.2mg/kg(0.0012~6.8mg/kg),梭子蟹的镉超标率达到 74. 5%。软体类铬含量较高,平均含量较高的是海瓜子,为 1.1mg/kg。紫菜的铅、镉、铬含量均较高,平均含量(测定值范围)分别为 0.76mg/kg(0.15~2.0mg/kg), 3.1 mg/kg(1.1~4.7mg/kg),1.4 mg/kg(0.016~5.8mg/kg)。紫菜铅标准为 0.5mg/kg,而镉和铬尚无限量标准,无法判定镉和铬是否超标,但研究人员指出这么高的含量还是应该引起注意。

黄强等(2015)经检测发现,莱州市售海螺和毛蚶中镉含量分别为 9.960±0.312mg/kg,2.020±0.089mg/kg(平均值 ± 标准差,以湿重计),均超过国标限值 2.0mg/kg。

刘永涛(2016)对我国四大海区(渤海、黄海、东海和南海海区)海带和紫菜主产地(注1)市售海带和紫菜中15种金属元素含量状况进行了分析。结果表明,我国四大海区海带和紫菜主产地市售海带和紫菜中镉、铬、铅、汞、砷和无机砷的含量分别为镉0.48mg/kg 和 2.50mg/kg、铬3.81mg/kg 和 1.71mg/kg、铅0.71mg/kg 和 1.06mg/kg、汞46.61μg/kg 和 9.50μg/kg、砷43.85mg/kg 和 36.86mg/kg、无机砷0.082mg/kg 和 0.240mg/kg。当海带和紫菜中的镉、铬、铅、汞、无机砷5种重金属共同起危害作用时,从不同重金属对危害的贡献来看,摄入海带和紫菜时,镉对危害的贡献最大,其贡献率平均值达到 69.7%。其次是铬,贡献率为 14.0%,铅的贡献率为 9.4%,无机砷和汞贡献率差别不大,分别为4.5% 和 2.3%。结合元素含量和每日允许摄入的参考剂量来看,健康风险较大的是镉和铬,健康风险较小的是铅、无机砷和汞。

刘金苓等(2017)通过分析珠海淇澳岛红树林湿地采集的鱼样中的重金属含量发现,铬在弹涂鱼(单因子污染指数 Pi=1.558)(注2)体内呈现重污染。林艺佳等(2018)经分析后发现,海南东寨港近岸典型的 4 种经济底栖双壳贝类(红树蚬、钝缀锦蛤、青蛤及花蛤)肌肉样品中砷含量均超过标准值,食品安全风险最大,铬在贝类肌肉样品中的湿重含量接近标准中的限值。

 孙莉娜等(2018)发现,厦门沿海贝类中砷的含量在 0.3228~2.498 mg/kg 之间,污染指数在 0. 646~4. 998 之间,显示已受到砷的严重污染 。砷的含量,花蛤>毛蚶>文蛤>缢蛏(蛏子)>牡蛎,只有牡蛎中的砷含量略低于国家限量标准 0.5mg/kg,其它均超标。贝类中铬的污染指数在 0.103~0.842 之间,其中花蛤和文蛤的污染指数分别为 0.563 和 0.842,表明已受到铬的轻度污染。从综合污染指数(注3)看,花蛤的综合污染指数为 3.60,属于 I 级( 严重污染) ;毛蚶、文蛤的综合污染指数分别为 2.42 和 2.15,属II级( 中度污染) ,缢蛏的综合污染指数为1.01,属III级( 轻度污染) ;牡蛎的综合污染指数为 0.49,为无污染。各贝类样品中,铅与铬含量之间存在显著意义的正相关( P<0.05) ,相关系数为 0.892,表明它们同源污染的可能性较高。

如何应对?

海产品因含有丰富的营养物质,包括易消化吸收的蛋白质、ω-3系列不饱和脂肪酸、维生素及矿物质等,是非常适合男女老幼摄取的食品。然而,它们又是人群暴露于重金属的重要途径。因此,建议无论是何种食品,均应适量食用,同时注意均衡饮食,才能保持健康。 

【注释】

1. 山东省、辽宁省、浙江省、福建省和江苏省的沿海地区是我国海带养殖的主要地区,其中以福建省、山东省和辽宁省的产量最高。福建省、江苏省、浙江省、山东省和广东省是我国紫菜养殖的主要地区,其中以福建和江苏的产量最高。

2. 单因子污染指数(Pi) 计算公式: Pi =Ci /C0,式中 Pi: 第 i 种重金属污染指数值;Ci: 第 i 种重金属实测值;C0 : 第 i 种重金属标准限量值。当 Pi < 0.2 时,表示该元素处于正常背景值水平;0.2≤ Pi < 0.6 时为轻度污染水平;0.6≤ Pi < 1.0 时为中度污染水平;Pi ≥1.0 时为重度污染。

3. 内梅罗综合污染指数法(P综合) 兼顾单因子污染指数平均值和极值的计权型多因子质量指数,反映各污染物对产品的综合污染水平,突出高浓度污染物对产品质量的影响。分为 5 个污染等级:P综合≤0.7 为安全;0.73 为重污染。

【附表】我国海产品重金属标准

【参考文献】

[1] 冉烈,李会合.土壤镉污染现状及危害研究进展[J].重庆文理学院学报(自然科学版),2011,30(04):69-73.

[2] 张文雅. 砷对人体健康的毒性研究进展[A]. 中国环境科学学会.2013中国环境科学学会学术年会论文集(第七卷)[C].中国环境科学学会:,2013:6.

[3] 史黎薇.铬化合物对健康影响的研究进展[J].卫生研究,2003(04):410-412.24 陈天金,魏益民,潘家荣.食品中铅对人体危害的风险评估[J].中国食物与营养,2007(02):15-18.

[4] 高志杰,汪娌娜,姚浔平,王海滨,郑海波,江军.海产品中重金属铅、汞、镉、铬对人体健康的潜在风险评价[J].中国卫生检验杂志,2014,24(07):1019-1021+1025.

[5] 黄强,赵静,孙小童.莱州常见海洋贝类中重金属污染情况调查评估[J].安徽农业科学,2015,43(04):300-303.

[6] 刘海新,余颖,席英玉,王丽娟,杨妙峰,姜琳琳,叶玫.福建闽南沿海养殖牡蛎食用健康风险评估[J].上海海洋大学学报,2017,26(06):921-932.

[7] 王浩然,伊丽丽,王红卫,刘斌,支雅男,赵慧琴.秦皇岛近海域海产品中铅、镉、汞、砷检测与安全性评价[J].现代预防医学,2018,45(11):1960-1963.

[8] 刘永涛. 海带和紫菜中金属元素水平及风险评估研究[D].华中农业大学,2016.

[9] 林艺佳,蹇丽,寇彦巧,郑远伟,杜睿贤,毕恩泽.东寨港近岸底栖贝类重金属的富集特征研究[J].环境科学与技术,2018,41(08):17-23.

[10] 刘金苓, 李华丽, 唐以杰, 等. 珠海淇澳岛红树林湿地经济鱼类的重金属污染现状及对人体健康风险分析[J]. 生态科学, 2017, 36(5): 186-195.


报告下载链接:拿什么拯救你,重金属海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