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科普文章 > 废弃物

取消垃圾焚烧错误补贴,背后的道理竟都是常识

2019-11-13 22:31:55

近期,财政部经济建设司就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中一项涉及垃圾焚烧可再生能源补贴的建议作出答复,并将答复内容全文公布在了财政部官网上。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就是这几句话:

关于对垃圾发电项目予以补贴的问题,经财政部、发展改革委、国家能源局、行业协会等方面认真研究,一方面,我们拟对已有项目延续现有补贴政策;另一方面,考虑到垃圾焚烧发电项目效率低、生态效益欠佳等情况,将逐步减少新增项目纳入补贴范围的比例,引导通过垃圾处理费等市场化方式对垃圾焚烧发电产业予以支持。


显然,对于长期以来视发电能源补贴为一项重要收入来源的垃圾焚烧行业,财政部的答复肯定会让经营者们感到担忧,而“效率低”、“生态效益欠佳”这样有态度的用词,恐怕还会让一些业者有些战战兢兢。

垃圾焚烧企业很自然地释出反弹,质疑反对之声纷纷集结,再配以洋洋洒洒的行业专家论证,似乎要将一项刚有苗头的政策调整,淹没在舆论的狂澜之中。

取消垃圾焚烧可再生能源补贴,财政部错了吗?国家发改委和能源局错了吗?

笔者曾经写过两篇文章说国家发改委和能源局错了,那恰恰是它们把垃圾焚烧错当低碳技术,错算碳减排量的时候。现在他们不仅没错,而且是在勇于纠错。

请见:


  • 发改委算错垃圾焚烧“碳减排”的账
  • 能源局不懂垃圾真要命


本文的切入点是常识,甚至是小学生都能懂的道理。取消垃圾焚烧的可再生能源补贴,体现的正是我们的政府部门和整个社会回归常识的勇气。



非可再生能源不应获得可再生能源补贴


小学生知道:化石燃料不是可再生能源。

人教版小学六年级《科学》(下册)第二章“能量从哪里来”里明确地写到:煤、石油、天然气是非可再生能源,太阳能、生物能是可再生能源。


小学生也应当可以理解:以石油、天然气为原料生产出来的物品及其废弃物不是可再生能源。

生活垃圾是一种混合物,里面既包含生物质的废弃物,如餐厨垃圾、园林绿化垃圾、纸张等,又包含非生物质的废弃物,如废塑料、金属、玻璃等。前者在一定条件下可视为可再生能源,后者中的可燃物,如废塑料,就属于非可再生能源。

 


所以,小学生一定能懂的是:生活垃圾焚烧产生的能量,并不全部都是可再生能源。如果有大人笼统地说“垃圾焚烧就是可再生能源”,小学生一定会感到很疑惑。


目前的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可再生能源补贴办法,实际将焚烧厂所有入厂垃圾都当成了“生物质能源”来给予支持,并未区分焚烧处理的垃圾既包含生物质废弃物,又包含非生物质废弃物,特别是化石源废弃物的情况,犯了原则性的错误。

停止把生活垃圾焚烧简单等同于“可再生能源”,停止补贴垃圾中的非可再生能源,其实就是修正一个小学生都看得出来的错误而已。


可再生能源补贴错补非可再生能源的比例可能高达 70%

小学生知道:湿木条烧不着。

很多小学生在四年级下学期的科学课上要做一种燃烧试验:用火柴试着去点燃干的纸片和湿的木条,结果会发现纸片很容易着火,湿木条点不着。

这个现象也同样会在焚烧炉里上演。有所不同的是,由于焚烧炉里可燃物很多,湿木条会先吸收其他垃圾燃烧产生的热量,被烘干后才能自燃起来。

所以,生活垃圾中的可燃物虽然都是能源,但同样质量的生物质能源部分与化石源部分燃烧后产生的能量却不一样。简单来说,热值越高的垃圾,产能发电量越高,热值越低的垃圾,产能发电量越低。


经独立研究机构测算,废塑料这类典型的化石源垃圾,质量仅占生活垃圾的总体的 10-15%,但其热值却非常高,发电贡献率可达 50%。

而质量占比达到 40-60% 餐厨垃圾因为含水量高,热值却是最低的。即便加上热值相对高的废纸张和木料等(总质量占比将达到 70%),这部分理论上可被视为可再生能源的生物质废弃物,对焚烧发电的贡献率仅为 30-60%。

可见,在目前的垃圾焚烧补贴政策下,本来旨在支持生物质可再生能源的电价补贴有 40-70% 错补到了非可再生能源的部分。


及时纠正错补每年可帮助缩小可再生能源补贴缺口 2.7%

小学生知道:此消彼长。

据独立研究机构2017年做的研究,若以每吨生活垃圾折算上网电量 280 度来计算,2015年全国生活垃圾发电企业全年可获得补贴的电量约为 150 亿度。

如果上述电量都可获得可再生能源电价补贴(每度 0.25 元),总金额将达到 37.5 亿元人民币。再按错补率 40~70% 计算,错补总额达到 15~26.3 亿元!

2016年10月,国家能源局官员向媒体透露,我国可再生能源补贴累积缺口达到 550 亿元;虽然该局会同国家发改委连续出台十多份文件,以期解决这个问题,但实际效果不明显,缺口仍在加大。

由此可见,旨在推动可再生能源发展的财政补贴本来就是一种稀缺资源,支持了某一行业或某些技术,就可能影响到其他行业或其他技术的发展,因此必须谨慎确定补贴范围,精准核定补贴标准,才能确保它的公平、有效使用,才能确保它真正发挥了推动可再生能源发展的作用。

独立研究机构经测算指出,若将每年至少错补给垃圾焚烧发电的 15 亿元从可再生能源累积补贴缺口 550 亿元中扣除,一年就可使该缺口缩小 2.7%,也无形中“增加”了 2.7% 的补贴能力,必然会给可再生能源行业发展带来相当重要的正向推动。



垃圾焚烧的生态效益、社会效益的确很差


小学生知道:落叶应该归根。

虽然在一定条件下,生活垃圾中的一部分生物质废弃物可被视作可再生能源,理论上还有获得相应可再生补贴的资格,但对比一下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焚烧技术不仅欠缺可持续性,甚至会损害某些目标的达成。


第一,消灭生物源有机碳,不利于土壤质量改善和应对气候变化。

如前所述,进入焚烧厂的生活垃圾的重要成分是生物质废弃物,包括餐厨、竹木、纸张和园林绿化垃圾。

生物质废弃物富含有机碳或生物源碳,经过焚烧,即高温氧化过程后,绝大部分都会变成无机碳(如二氧化碳、一氧化碳)排放入大气中。

这一过程的结果,一方面是使生物源的有机碳因快速变成无机碳而无法回收利用、滋养土壤,另一方面是在一定时间内增加了大气中绝对的温室气体量,因此与可持续发展目标 2 和 13 相左。


第二,化石源垃圾焚烧发电,属不可再生能源的延续。

如前所述,生活垃圾另外的主要成分是化石源垃圾,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当属废塑料或含塑料的废弃物。

如果焚烧化石源垃圾可以获得很多的政策、财税优惠及补贴,这实际意味着对真正可再生能源发展的一种相对削弱,会严重影响可持续发展目标7、12还是13的达成。

第三,主要或重要的环境污染物排放源,威胁全球环境和下一代健康安全。

无论是焚烧生物源还是化石源生活垃圾,都会产生包括颗粒物、一氧化碳、氮氧化物、二氧化硫在内的大量“常规污染物”,直接贡献于本地或一定区域内的空气污染,不利于完成可持续发展目标 11。

垃圾焚烧更会产生多种“特征污染物”,特别是持久性的有毒化学品,如二恶英、呋喃、多环芳烃、多氯联苯、汞、镉、铅等。这些化学品已被证明对本地或全球环境健康有着短时或长期的严重危害。

随着全球各地生活垃圾量的快速增长以及焚烧处理率的提高,生活垃圾焚烧行业已经成为多类持久性有毒化学品污染的重要源、甚至主要源,严重阻碍目标3与12的实现。

第四,全过程实际伴随着众多社会不公正现象。

在全世界的很多地方,包括我国,垃圾焚烧项目在其生命周期内,即从规划、选址、环评、建设、运行的各个环节,都存在权利和责任分配设置不合理,信息不公开,漠视周边公众意见,不充分落实公众参与制度规定,甚至直接违反法规侵害公众参与权利的问题。

尽管这些现象并非垃圾焚烧行业独有,且与当地的社会环境及公共治理制度的发展有很大关联,但不可否认的是,对于技术和污染风险越高,公私利益牵扯越明显的建设项目来说,其衍生社会公正问题的可能性也越大,因此不利于目标10和16的达成。

所以,旨在促进可持续发展的可再生能源补贴应当全额取消对垃圾焚烧的支持。

更多关于垃圾焚烧、能源及碳排放的研究和倡导:


  • 垃圾分类落实难?全国人大代表里赞:建议取消垃圾发电补贴
  • 全国政协双周协商座谈会,委员建议调整垃圾焚烧补贴政策
  • 财政部:垃圾焚烧发电项目效率低、生态效益欠佳
  • 英国这样避免错误补贴垃圾焚烧
  • 垃圾焚烧项目不适合进入碳市场
  • 联署邀请|取消塑料垃圾焚烧的可再生能源补贴
  • 错误的激励:中国生活垃圾焚烧发电与可再生能源电力补贴研究
取消错误补贴这件事上,我们不落后于发达国家:


2016年

  • 欧洲议员呼吁终止垃圾焚烧发电补贴


2017年

  • 欧洲议会报告主张终止垃圾焚烧补贴
  • 垃圾焚烧获可再生能源补贴?欧洲听到反对声
  • 欧洲取消垃圾焚烧可再生能源补贴迈出重要一步
  • 欧洲取消垃圾焚烧可再生能源补贴又告一捷


2018年

  • 捷报:欧洲议会投票取消混合垃圾焚烧可再生能源补贴
  • 欧盟成员国将逐步取消垃圾焚烧补贴,明确垃圾分类回收优先于焚烧!


2019年

  • 欧盟:去掉混合垃圾焚烧的“可再生能源”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