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科普文章 > 重金属

沙龙回顾 | 带你走近汞公约COP3

2020/2/15 17:36:57

  

联合国第25届气候变化大会

 

最近《关于汞的水俣公约》缔约方大会第三次会议(COP3)算是稍微热一点的全球环保话题,但是再怎么热也没有气候变化公约的COP25热。

 

刚刚结束的全球气候变化大会在马德里召开。同样是全球环境议题,气候大会的主席在会议期间会定期召开新闻发布会,跟记者通报谈判进展到什么样的程度,这在化学品公约的谈判中几乎是没有的。

 

也正是在日内瓦汞公约COP3的开幕式上,一位嘉宾表示,在全球环境三大危机,即气候、生物多样性、化学品和废弃物当中,化学品和废弃物问题较于气候和生物多样性,明显受到忽视,这是不应该的。


01我国也有汞污染受害者

对于气候变化问题,习总书记说过:应对气候变化不是别人要我们,而是我们自己要做,是中国国内可持续发展的客观需要和内在要求,事关国家安全。

 

我认为这种积极参与国际环境治理的态度,应该也适用于其他对我们国家有比较大影响的议题;我们今天所谈的汞公约的履行,首先也是为了我们自己。

 

为什么是为了自己?首先,我国也有汞污染的受害者。

 

 

第二松花江(1987年)

 

这是1987年一篇关于第二松花江汞污染的论文的研究结果,当地居民汞中毒的程度虽然达不到日本水俣病的水平,但食物链汞污染和人体汞暴露还是相对很高的。

 

 

2006年 贵州汞矿 汞污染受害者 

2006年我到贵州汞矿,这个老人的中枢神经受损,无法控制自己的肢体动作,原因就是他在很年轻的时候,在汞矿实验室里工作,暴露于高浓度的汞蒸气,很快中毒,并终生丧失劳动能力。

 

因为汞公约限制了七大类的用汞产品,其中很大一类就是含汞体温计和血压计。中国承诺在2025年以前淘汰含汞的温度计。淘汰会阻断相关的汞排放进入大气,也会让这类产品生产厂里的工人免于汞暴露和中毒。

 

 

2014年 广东佛山 工人尿汞检测结果

 

广东佛山是光源的集中制造基地,在含汞光源生产厂里面,因为汞的暴露,工人血液中的汞一度是比较高的。但如果做好防治的工作,可以大大降低危害。

 

 

我国城市地区大气汞浓度

 

 

我国农村地区大气汞浓度

 

普通人也可能是汞污染的受害者。这是我2015年引述另外一位学者对我国大气汞浓度的研究,水平是比较高的。现在可能会有所变化,因为燃煤污染有了更好的控制和改善。

 

我想强调的是,我们在全球汞污染的历史贡献上来讲,的确不应该像发达国家那样承担那么多的责任,但我们国内自己的问题,自己应该重视。

 

02缔约方大会是这样开的

 

 

坐在轮椅上的日本水俣病受害者发言

 

COP3的开幕式有多位嘉宾发言,介绍全球汞污染防治形势和公约,但最让人印象深刻的是这位坐在轮椅上的日本水俣病受害者。

 

他的讲话中提到,过去我们犯下严重的错误,是因为我们缺乏认知,以及政府和企业没有做到它们该做的事情,但是今天我们对汞污染有了非常清楚的认识,还不采取足够措施的话,就对不起未来的子孙。

 

 

会议主会场

 

这是整个会议的主会场,我展示的是一张比较特别的图片。绝大部分时间会场内都是很光亮的,但在这一刻却暗了下来,因为当时在放印尼政府的宣传片。印尼政府要争取举办2021年汞公约第四次缔约方大会。

 

主会场内的座位大部分都是缔约方、主权国家的,我们作为民间组织观察员,安排在最后几排。在我们的前面还有国家观察员,它们是还没有成为缔约方的国家。

 

 

NGO代表发言

 

这张图片是我们认识的NGO代表。等缔约方代表发言以后,NGO代表也有发言的机会。今年大会设置了发言人的近镜投影,发言实况可以看得比较清晰。

 

会议具体安排

 

COP3一周的会议安排非常紧凑,白天有全会,没有解决的问题要开所谓的接触组会议,解决争议的问题。有时几个会议会同一时间开,有时还会开到半夜去。

 

每天中午和晚上还有边会,缔约方也好、NGO也好,会借边会的场合提供很多前沿信息,表达自己的立场。

 

03会议通过了汞污染场地管理的指导意见

 

此次参会,我们首先关注的是汞污染场地管理的指导意见。公约要求缔约方通过参考这样的指导意见,更好地治理本国汞污染场地。而此次会议成功地通过了专家组草拟的指导意见。

 

 

汞污染场地:齐齐哈尔榆树屯

 

我们一直关注着国内的一些汞污染场地,齐齐哈尔榆树屯就是一例。这是一处聚氯乙烯厂,该厂主要用汞触媒作为催化剂生产聚氯乙烯。附近有一个排污泡子,原来是湿地,这个厂用电石灰渣把周围垒起来变成了比地面高的人工排污湖。

 

 

底泥检测

 

我们做了底泥检测,汞的含量是7.76—110毫克/千克,显著高于当时相应的土壤标准限值毫克/千克。

 

我们后来把调研情况报告给了环保部,环保部也做出了重点督察督办齐化污染的决定。不过这个厂子的污染不止是汞,汞只是比较突出的问题之一。

 

在我们这么大的国家,汞污染场地肯定存在,包括涉汞产业和汞矿。缔约方大会能通过汞污染场地管理的指导意见,相信对我们国家和其他国家都是很好的促进。


04淘汰牙科汞合金,程序已启动

 

 

附件A的提案

 

附件A添汞产品的修订是我们第二个关注的议题。这次会议的重点是非洲国家提议修改这个附件,即将补牙使用的银汞合金材料从目前的表2“逐步减少的名单,改为加入表1“逐步淘汰的名单。

 

目前牙科汞合金的逐步减少意味着缔约方要在公约列出来的九条措施中选至少两条进行实施,但没有淘汰期限,即实际上可无限期使用。

 

已有很多国家,包括NGO认为应该设置淘汰时限,主要理由是可能有健康风险,若废物管理不善,其环境排放也是挺可观的。在很多口腔科诊所,牙医在配置汞齐的时候,汞一部分填充到了牙里面,一部分就可能排放到空气或进到下水道了。

 

非洲国家的提案首先是要照顾孕妇和哺乳期的妇女和儿童,一些限制做法已经在欧洲和很多其他国家开始了,并逐渐成为一种趋势。提案期待到2024年要彻底淘汰汞合金。

 

这个提案一经在全会提出并讨论,大概就能感觉到这次会议基本上过不了。当时很多国家提出了不同意见,甚至连WHO都不支持马上淘汰,理由包括替代品不够可靠,银汞合金对人体的健康影响没有那么严重,等等。

 

但大会最终做出的简短决定,其实可以看作是激发了将牙科汞合金未来列入逐步淘汰名单的进程。因为这个决定要求秘书处收集各个国家淘汰方面好的经验,在2021年汞公约COP4之前报告给缔约方,供下一次会议审议。

 

 

淘汰牙科汞合金产品的国家国旗汇总

 

这张片子显示NGO在大会现场围绕牙科汞合金淘汰所做工作的展示,包括已经对牙科汞合金产品有淘汰实践的国家国旗汇总。通常,这些展示是国际公约谈判现场的活跃一面,正式会议会场里面可能是很枯燥的,代表们讲的是程序和套话,在会场外就有所不同。


05美白化妆品,仍是汞危害的重灾区

 

 

美白化妆品的汞污染

 

附件A当中已经被列入要淘汰的产品,在这次会议上也有一些活动涉及。

 

零汞工作组是公约谈判上非常活跃的NGO,他们几乎要对每个议题发言表态。这一次,他们组织了一场边会,主题是附件A中的一种添汞产品——美白化妆品。恰好我们团队在今年也做了一些市场调查,所以我专门去参加了他们的边会。

 

零汞工作组发现,一些发展中国家市场上卖的美白化妆品的含汞情况比较糟糕,包括一些电商平台还在违法销售这些产品。

 

边会上我觉得比较有意思的报告来自一家美国专门做移民健康的机构。他们服务的移民当中有些来自于非洲,可竟然这些皮肤天生很黑的妇女也要用美白化妆品。

 

根据这家机构的调查,这些妇女很多明知有害却还要用,背后的原因之一是如果她们皮肤不够白,就得不到丈夫的尊重和欢心。这说明我们需要更多探索环境问题背后的一些社会因素。


06垃圾分类真的要学日本,废电池就得回收

 

 

 

添汞产品当中最著名的可能是电池。这是日本企业野村兴产设的展台,日本最著名的一家处理含汞废物的企业。

 

我们长期关注国内废电池的问题,不光是含汞废电池,也有不含汞废电池。目前国内不含汞废电池都被当作普通生活垃圾扔了,这一点我们不同意。而日本在回收废电池方面的经验,我们真应该借鉴一下。

 

根据野村代表提供的信息,日本1700多个基层政府有一半和这个企业签订了处理协议。他们每年处理含汞灯管9000吨,干电池14000吨。这里面其实只有很少部分是含汞电池。

 

处理成本方面,每公斤约1美元,包含处理费和运输费。谁来支付呢?居民家庭产生的由地方政府来支付,企业产生的由企业付费。我问有没有中央政府的补贴呢?没有,它们只负责立法立规而已。


07含汞废物阈值,分歧太大

 

 

汞废物阈值的决定草案

 

我们关注的最后一个议题就是含汞废物的阈值。对于这个问题,缔约方分歧特别大。

 

很多国家认为阈值应该用总汞浓度来表达,但也有认为总汞不够科学,应该有其他指标形式,包括浸出浓度。

 

对于总汞浓度的阈值,有国家提出25 ppm的限值,专家组也讨论过1 ppm,甚至有国家认为难以确定特定阈值。

 

缔约方大会最后决定未决事宜还要交由专家组继续开会讨论,但基本确定了阈值要用总汞浓度来表示。

 

08 2020,将是国际化学品管理的大年

 

国际化学品管理战略方针(SAICM)和汞公约有密切联系。2020年这个自愿性的化学品治理国际框架就要到期了,世界各国要谈判未来10-20年国际化学品管理的总体框架。这次公约有两场边会与这个话题有关,我去参加了。

 

 

 

其中一个边会是由瑞典和乌拉圭政府合办的,是介绍它们共同发起的“High Ambition Alliance for Chemicals and Waste”。我们最近常在气候议题上,听到环保雄心这个概念,在化学品领域,一些国家和机构也呼吁要有雄心壮志。

 

这个化学品与废弃物的雄心壮志联盟的工作落脚点在于要在SAICM谈判的进程中,特别是明年10月在德国波恩召开的第五次国际化学品管理大会(ICCM5)上,推动国际化学品管理大的框架结构的改革。

 

我认为上述进程对我们的政府部门很重要,民间也应该去关注未来化学品管理的总体走向。

 

正文未标注来源的图片均源于毛达博士演讲的幻灯片

 

(以上是毛达博士在1217日环境重金属主题沙龙的分享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