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油,邻苯二甲酸酯,你可以的!

2021/1/11 18:36:14

2020年11月2日,生态环境部发布了《优先控制化学品名录(第二批)》。

看到这个通知之后,小编既紧张又兴奋,迫不及待地打开了附录,去看征求意见稿中我们关注的邻苯二甲酸酯、二噁英、多环芳烃、铊是否名列其中。

结果,4种邻苯二甲酸酯类物质(分别为邻苯二甲酸(2- 乙基已基)酯(DEHP)、邻苯二甲酸二正丁酯(DBP)、邻苯二甲酸丁基苄酯(BBP)、邻苯二甲酸二异丁酯(DIBP))全部都不见了,二噁英、多环芳烃和铊还保留着。

DEHP 和 DBP 之前也曾入了围第一批的征求意见稿,这次带上老表 BBP 和 DIBP 一起入围了第二批的征求意见稿,结果都没突围进入名录。怎么回事?邻苯家族的,到底是你们不争气还是运气不好?

《优先控制化学品名录》筛选标准

《优先控制化学品名录》重点筛选符合以下标准的化学物质开展环境风险分析与评估。

    1. 由于环境或健康风险原因,已被至少一个发达国家禁止或严格限制的,且在我国有大量生产使用的化学物质;

    2. 在我国有大量生产使用或潜在环境暴露高,且具有持久性、 生物累积性和毒性(PBT)属性的化学物质;其中,PBT属性的判定标准为《持久性、生物累积性和毒性物质及高持久性和高生物累积性物质的判定方法》(GB/T 24782);

    3. 已被国际组织或国内外官方机构确认具有 1A 类致癌性、致突变性或生殖毒性(CMR),并且在我国有大量生产使用的化学物质;其中,致癌性、致突变性或生殖毒性类别按照我国《化学品分类和标签规范》(GB 30000)系列标准进行识别确定;

    4. 受国外水、气环境标准管控,具有 PBT 或 CMR 1A 危害的化学物质;

    5. 曾造成环境污染事件,群众反映强烈的化学物质。

此外,在满足上述条件的情况下,将优先考虑同时满足多个标准的化学物质、以及已出台相关排放标准且具备管控条件的化学物质。

邻苯的实力

DEHP、DBP、BBP、DIBP 是邻苯二甲酸酯(PAEs)这一类有机化合物中的几个。常见的邻苯二甲酸酯类物质还有邻苯二甲酸二异壬酯(DINP)、邻苯二甲酸二异癸酯(DIDP) 及邻苯二甲酸二正辛酯(DNOP)等。

邻苯二甲酸酯作为塑化剂和改性剂,被广泛应用于工业、农业及日常生活中,如塑料、涂料、油墨、驱虫剂、食品包装材料、医疗用品、个人护理用品等。

由于邻苯二甲酸酯具有半挥发性,与塑料高分子材料之间通过物理方式(氢键和范德瓦耳斯力)相结合,而非与键能较强的化学共价键结合,因此很容易从工业、塑料等制品中逸出,进入空气、土壤、水源等环境,经膳食、饮水、呼吸、皮肤接触等途径进入人体,危害人体健康。

由于邻苯二甲酸酯的大量使用,使它们成为环境中最普遍的人造化学物质之一,几乎无处不在。

这些邻苯二甲酸酯在水体、大气、土壤、水生物中均有不同程度的富集,工业废水、生活垃圾等都是环境中邻苯二甲酸酯的重要来源。     

邻苯二甲酸酯对人体健康的威胁

邻苯二甲酸酯是一种典型的内分泌干扰物质(EDCs),是公认的生殖和发育毒性物质,会干扰人体体内激素运作,影响生殖与发育,造成生殖率降低、流产、天生缺陷、精子数异常、损害睾丸等。

2017年,世界卫生组织国际癌症研究机构已经将DEHP列为在 2B 类致癌物。

邻苯二甲酸酯暴露对我国少年儿童的健康威胁显著。2019 年 5 月,《中华流行病学杂志》发布了一篇研究报告,该项研究对安徽省马鞍山市3743 名 3~6 岁儿童进行了调查,通过检测尿中5种邻苯二甲酸酯(DEHP/DMP/DEP/DBP/BBP)的代谢物,对学龄前儿童邻苯二甲酸酯暴露的累积风险进行了评估。

研究结果显示, 我国儿童的邻苯二甲酸酯累积暴露的健康风险较高,且较大月龄的男童的风险更高。

另有一项上海市女童血清中两种邻苯二甲酸酯(DBP 和 DEHP)与性早熟关系的研究认为,性早熟女童受DBP污染的程度均比正常儿童严重得多,而且DBP对子宫、卵巢的体积有影响。

2018 年8月至2019年10月,“老爸评测” 开展了“儿童邻苯摄入量”调查,共收到526名儿童(≤18 岁)的553份邻苯二甲酸酯检测报告。数据分析结果显示:在受调查的526名儿童中,有221名儿童(42%)正在面临邻苯二甲酸酯摄入风险,63名儿童(12%)正处于邻苯二甲酸酯摄入高风险状态。

根据北京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刘建国课题组于2019年1月发布的研究论文,研究显示2010年中国由于增塑剂邻苯二甲酸酯类化学品暴露导致直接社会经济损失约达572亿元,其中以男性不育疾病负担最严重。

进一步,中国因所有已知内分泌干扰物质暴露导致的全社会总医疗成本约为4294亿元,约占全年GDP的1.07%。

已有的邻苯二甲酸酯管控措施

邻苯二甲酸酯在儿童产品中的使用已受到欧美等国家与地区的严格管控。欧盟于2011年2月将DEHP、DBP 和 BBP 三种邻苯二甲酸酯列入化学品“淘汰名单”。日本规定在所有合成树脂玩具中禁用DEHP,所有入口的合成树脂玩具中禁用DEHP和DINP。

而随着人们对邻苯类增塑剂认知的加深,以及近些年增塑剂所造成的食品安全事件的发生,越来越多 的国家和团体更加关注增塑的安全使用问题,并出台了限制邻苯类增塑剂的法规和标准,其中主要限制领域集中在儿童用品和食品包装材料方面;另外,塑料家具、医疗用品、护肤化妆品等其他塑料制品也有涉及。

以玩具为例,中国国家质检总局、国家标准委也发布了GB6675.1-2014《玩具安全第1部分:基本规范》, 其中规定所有可入口产品中 DEHP、DBP、BBP 的总含量≤0.1%。DNOP、DINP、DIDP 三种增塑剂总含量 ≤ 0.1%。

进入《优先控制化学品名录》会怎样?

根据生态环境部等三部门有关司局负责同志就《优先控制化学品名录(第二批)》(以下简称《名录》)的答记者问,《名录》可能采取的环境风险管控措施选项有:

    1. 依法纳入有毒有害大气/水污染物名录、重点控制的土壤有毒有害物质名录等实施环境风险管理;

    2. 依法实施清洁生产审核及信息公开;

    3. 依据国家有关强制性标准和《国家鼓励的有毒有害原料(产品)替代品目录》,对相应的化学品实行限制使用或鼓励替代措施。

列入《名录》的化学品具体采取上述哪种环境风险控制措施,要“一品一策”,综合考虑经济技术可行性、化学品环境与健康风险主要环节等具体情况,依据相关政策法规,予以确定。

邻苯二甲酸酯的管控亟待加强

根据无毒先锋对消费品中邻苯二甲酸酯的实测发现,我国一些消费品中邻苯二甲酸酯超标情况仍然较为严重。

    1. 2019年4-5月,无毒先锋从淘宝(taobao.com)、拼多多(pinduoduo.com)、京东(jd.com)三大电商平台购买的12款小黄鸭玩具送交有资质的第三方实验室检测,结果显示有9款增塑剂超标,属不合格产品;所含邻苯二甲酸酯超过国家最大允许限值(≦0.1%)的范围在110~312倍之间,其中一款6种增塑剂含量甚至达到36.6%;而且淘宝、拼多多、京东各有3款超标。

    2. 2019年9月,无毒先锋在电商平台选购了5款月饼托,送检至具有检测资质的第三方检测机进行了10天的食品接触模拟实验,用以测试月饼托中4种邻苯二甲酸酯(DEHP/DBP/DINP/DAP)有多少会跑到食物中。 结果,两款PVC材质的月饼托都检出会发生增塑剂迁移,其中在京东购买的月饼托DEHP迁移量高达84.7mg/kg。

    3. 2020年3月,无毒先锋在淘宝、京东、拼多多三大电商平台以及线下实体店购得的 62 款送有资质的第三方实验室检测 6 种邻苯二甲酸酯(邻苯 6P)含量。结果邻苯二甲酸酯检出率达 34%,超标率达 29%,平均超标 361 倍,最高超标 913 倍,说明橡皮擦产品有毒增塑剂问题确实严重,对使用者,尤其是青少年儿童可构成较高的健康风险。

由此可见,邻苯二甲酸酯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触手可及,并将对我们自身以及我们的孩子的健康产生深远的影响。

而要阻止这一切,就需要加强对邻苯二甲酸酯的管控。从那些使用量大、毒性大的邻苯二甲酸酯类物质开始,把邻苯二甲酸酯类物质逐步纳入《优先控制化学品名录》是关键的一步。

邻苯,不哭,继续加油,你可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