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科普文章 > 废弃物

疫情风险可以降级,医废监督不能松懈!

2020/3/13 23:33:19








纵观全国的现实,疫情医废目前主要采用的是焚烧法。此法对于彻底杀灭病毒,防止疫情蔓延起着非常关键的作用。但不可回避的是,医废焚烧本来就具有高的环境风险,其过程需要得到严格监管才能避免产生二次污染和次生危害。


▲医疗废物正在被高温焚烧(图源潇湘晨报)


正因如此,在疫情爆发的初期,生态环境部就下发了《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医疗废物应急处置管理与技术指南(试行)》,并强调:“处置过程应严格按照医疗废物处置相关技术规范操作,保证处置效果,保障污染治理设施正常稳定运行,确保水、大气等污染物达标排放,防止疾病传染和环境污染。”



近期,包括湖北在内的全国防疫形势令人乐观,一些地方也将疫情风险级别调低,居民的工作、生活正逐步恢复正常。而在疫情集中地方,因确诊病例的快速下降,医疗压力也正在快速缓解,并使得医疗废物处置的强度大大降低。


▲工作人员在对医疗废物转运箱消毒(图源新华网)


然而,越是在接近疫情结束的时候,越是不能放松对各项关键防疫工作的力度,医废处置及其监管同样如此。一方面,截止3月12日,全国仍有近15000名确诊患者(包括4000多名重症患者)需要得到特别救治,由此产生的医疗废物还相当可观。


另一方面,鉴于以往医废焚烧行业出现的一些问题,各级生态环境部门应当采取更有力的措施,对疫情期间的医疗废物焚烧处置进行全面监管,确保污染物达标排放,防止造成二次污染和次生危害。


▲武汉市青山区医疗废物处理工厂(图源新华网)


科研调查表明

我国医废焚烧处理、处置环境风险不容忽视


总体而言,以往科研部门对医废焚烧的环境表现研究相对不足,但有限的文献已经表明我国一些医废焚烧设施存在特征污染物排放严重超标,并导致周边环境严重污染的情况,例如:


医废焚烧厂整个启炉过程中绝大多数阶段烟气二噁英排放速率高于其正常达标时的排放水平,最高超过 40 倍。一次启炉过程二噁英的排放总量达到 0.785 mg I-TEQ,而达标正常工况下二噁英的年排放总量为 8.4 mg I-TEQ。以平均每年 3 次启炉来计算,启炉过程二噁英的排放量占到全年正常排放的 28%[1]。 


2012年,我国医疗废物焚烧处置设施仅有 43.90% 的烟气二噁英排放是达标的,其中日处置量10~20 吨的达标率最低,仅有 20%。在多个医废焚烧厂中,仅有 1 处设施的飞灰二噁英含量满足国外1 μg I-TEQ/kg 的标准限值,即使是国内 3 μg I-TEQ/kg 的标准亦仅有 16.67% 的设施满足填埋要求; 有近 83.33% 高于国内标准限值,平均浓度高达 42786.54 ng/kg,这类设施的日处理量主要集中于 5~20 t/d[2]。


▲工作人员正在将医疗废物装箱(图源网络)


浙江省一医废焚烧厂运行7年,其周边土壤二噁英的平均值和中值均发生变化,整体呈上升趋势。2008年土壤二噁英均值相比 2007年增加了 96%,焚烧炉运行对周边土壤二噁英含量产生了较大影响。


2014年土壤二噁英含量范围为 3.26~15.20 ng I-TEQ/kg,均值为 7.05 ng I-TEQ/kg,是 2007年运行前土壤二噁英含量值的 6.47 倍。运行 7 年,土壤二噁英含量平均每年增长 0.85 ng I-TEQ/kg。焚烧炉二噁英排放对周边土壤的影响程度与距离有关,500m 以内影响程度明显。并且,随着运行时间的增加,土壤二噁英的同系物指纹特征分布趋向于焚烧厂的指纹特征分布[3]。


更多信息可参考无毒先锋今日同步推出的《解毒档案:令人堪忧的医疗废物焚烧处置环境表现》(点击文末“阅读原文”即可下载)



医废焚烧环境信息公开的整体情况很差


我国环境保护工作的历史经验表明,公众监督是环境监管体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而信息公开是公众参与环保监督活动的重要前提。从目前公众可使用的环境信息公开平台看,全国医废焚烧设施环境信息公开情况严重不足,具体情况如下:


目前各个省重点排污单位企业自行监测以及监督性监测信息公开平台300多家医疗废物处置企业仅有19家企业在线监测数据正常公开和显示的,另外企业自行监测方案和年度监测报告披露非常少或者缺失[4]。


此外,医废焚烧环境信息公开不足的原因也有待确认:是环境监管部门掌握相关信息,但没有及时公开给公众?还是实际缺乏完整监测信息,所以公开有限?如果是后者,则问题更为严重,需要更加重视起来。


为此,无毒先锋将与伙伴机构合作,系统整理近几年我国医废处置行业的环境信息公开情况,包括污染物排放监测数据、特征污染物环境监测数据以及运行合规与否的记录。我们期待在此基础上为我国医废处置行业环境管理的透明度和有效性做出整体评估。


有限被公开的环境信息显示

一些企业曾经“带病运行”


尽管总体而言环境信息公开程度较差,但一些可获得的信息仍足以表明一些医废焚烧项目在近年有“带病运行”的情况。


根据已经公开的信息,得知2017年至今时间内58家医疗废物处置单位存在110次违规处罚记录,其中多家医疗废物处置单位存在多次被处罚现象[5]。


值此特殊时期,各级环境监管部门有必要对上述曾出现过较严重问题的医废焚烧企业,进行重点回看。确保曾经出现的问题得到了彻底解决,而且不会在疫情严重、处理压力更大的时候再出现类似问题。


仓促间上马的一些应急处置措施

可能有严重安全隐患


尽管生态环境部就疫情医废应急处置较早的做出了必要的预警和周全的技术指导,但因为实际面临的处理压力,甚至还包括社会各界对参与解决医废问题的热情,都可能导致地方主管部门在选取应急处置方案、技术、设备时,可能出现不够科学严谨的情况,特别是对生态环境部所要求的“水、大气等污染物达标排放”,缺乏足够的技术证明和监测保障。


类似的情况在2003年非典爆发时,曾经出现过,当时临时上马的一些医废处置设施,虽然在疫情期间起到了重要作用,但也产生了较为严重的环保后遗症。


综合目前生态环境部、工信部等部门公开的信息来看,目前针对疫情期间产生的大量医疗废物的应急处置方案为通过有资质的水泥窑、生活垃圾焚烧厂以及移动焚烧设备处理。


▲武汉市青山区临时用作医废处理的工厂(图源新华网)


这些设施或本不适合处置医废,或处置医废不能稳定达标,或者要在严格受控的情况下,才能保证安全处置。而各地疫情严重的地区,相关职能部门是否有足够能力落实应急处置的监管方案,这是值得注意的。


此外,生态环境部已经要求:地方各级生态环境主管部门应根据本级人民政府的有关要求,及时发布应急处置信息。就这点而言,一些地方执行得很不错,但其他地方是否工作到位,也值得关注和掌握。


为此,无毒先锋将与伙伴机构,继续跟踪疫情集中地区应急处置方案的信息公开情况,特别是环境监测的情况,争取这些设施在继续发挥防疫关键作用的同时,尽可能降低二次污染,减少“后遗症”的发生。


对生态环境部的建议


就在前天(3月10日),生态环境部代表在其首场网络新闻发布会上强调,按照国家卫健委、生态环境部等十个部委联合印发的《医疗废弃物综合治理工作方案》要求,今年年底前,全国每个地级市至少建成1个规范的医疗废物处置设施。


▲生态环境部新闻发布会(图源@生态环境部官微)


由此可以预见,在疫情可能将要结束的时候,全国的医废处置项目,尤其是焚烧项目可能会快速增加,由此也会带来监管方面的更大需求。而鉴于此行业以往和目前面临的一些问题,我们向生态环境部提出如下三点建议,希望无论是在疫情期间还是之后,都能使医废处置监管上一个新的台阶。


1、组成专家组,就我国医废处置,尤其是焚烧处理的技术现状、环境表现进行全面评估。尤其要识别出问题、短板、缺陷和隐患,提出长期综合性的改善建议,以及短期疫情特殊条件下,如何避免出现严重二次污染和次生危害。这一过程注意吸纳民间机构的专业意见和信息。


2、要求并落实全国医废焚烧项目全面公开环境信息。对于企业自行监测信息,要求全部实施“装、树、联”[6]。实现“装、树、联”的企业,同时要在所述地区的企业环境信息公开网络平台即时发布信息,特别落实氟化氢、氯化氢、重金属及其化合物、二噁英等定期监测结果的主动公开。


对于监督性监测,应明确监测内容和频次,并且属地生态环境部门要将相关信息在其网站上及时公开。上述工作特别要注重信息公开的完整性,特别是一些容易被忽略的特征污染物(如二恶英、重金属等)排放信息及其环境污染水平监测信息。


3、继续重点监督、监测疫情期间上马的应急处置项目。通过督察,确保应急处置信息继续得到及时、有效的汇总、上报和发布。对一些有较高二次污染风险项目,及时、全面掌握其技术细节,并指示、指导各级监管部门对运行过程实施监督,监测部门对污染物排放进行连续监测。发现问题,及时纠正或给予必要指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