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科普文章 > 其他

江南焚烧厂营业中 |【韩国行】播报

2020/3/9 16:31:23



焚烧厂里的绿色教育


特别的环保课



Day-2 的主要行程,无毒er们来到了首尔最大的垃圾焚烧厂 —— 江南焚烧厂(可不是江南皮革厂的老板开的),同时也肩负江南区乃至首尔市的一部分绿色教育责任。这一天,无毒er们也来当学生啦!


步入绿色教育展厅,首先映入大家眼中的,是这占据了整面墙的“时区图”。与一般时区图不同的是,这些时钟展示的时间为各地区的“生态危机时间”。


  ▲生态危机时钟全球时刻图


该时钟从0点1分到12点,用时刻反映危机的程度[1]。超过9点意味着“极其不安”状态。从图中可见,除了非洲险险站在8:59的门槛之外,其它的国家和地区,面对生态问题,危机感依然较高。


作为一个成熟的绿色教育基地,江南焚烧厂并不单纯用平面的展板讲大道理,而是结合大量的立体模型和体验式互动情景,让“分类投放”的概念更加深入人心。


表现塑料垃圾泛滥的模型

“垃圾分类!你做对了吗?”

体验式互动讲堂


可回收资源的“韩式分类”



韩国的可回收物分五类,但和咱们的“玻/金/塑/纸”不同,思密达朋友们的分类是“玻/金/塑/塑/纸”(由于纸类回收品的价值相对较高(富贵,会有厂家争着负责,所以一般剩不到进入市政回收流程)


玻璃不是说押金制回收么?欸?塑料和塑料还要再分类?莫急,本锋来答疑解惑!


上篇咱们说到,韩国的玻璃采用的是押金制管理。在这种管理制度下,一部分的回收玻璃瓶会重新清洁灌装。另一部分以及其它玻璃制品,则会进行破碎处理后进熔炉——一碗孟婆汤下肚,踏上“转世”之路。


  ▲回收玻璃


玻璃家族会因为重新灌装(refill)还是循环再生(recycle)而出现分离,金属回收还是铝铁一家亲。旁边的“塑料兄弟”,路子野,虽然都选择了再生,但非要分家争个高低。


结果,你大哥还是你大哥——较硬质地的塑料制品,回收后依然可以进入循环再生流程;而薄膜、网状、袋状塑料或混合塑料回收后只能降级利用,成为“燃料棒”或低价值的混合回收塑料制品(比如黑色有洞洞的花木苗底盆)的生产原料。


可以进入循环再生的塑料(样品)

一些常见的低级塑料


看到衣架,问题又来了:有金属也有塑料,我该怎么投?本锋就猜到机智的你们也会发现bug,早就帮大家乖巧提问啦!


于是解说小姐姐告诉我们:如果说一件东西,它的材料种类有两种或以上,那么分类时就看这哪个材料占比更多。就说这个衣架,有金属,有塑料。塑料占比既然是最多的,那么就应该投放到第二类,可循环塑料。


有些垃圾,产生了就是要花钱的


上面提到的资源回收类垃圾,居民产生者是不需要去付费的。但有些权利,是要花钱买的。除了“想吃什么都能买”权(是贫穷的我没有的,还有“菜可以剩多少”权——韩国烹饪饮食产生的食物垃圾处理,统一按量征收费用。


另一方面,这些食物垃圾还分为两种:易腐食物垃圾 → 果菜肉蛋(除壳);残余食物垃圾 →  坚果壳、贝壳、大骨等。给焚烧厂和填埋场“吃”的,就是这些不可降解的食物壳/核/骨。


按量收取处理费的垃圾

易腐垃圾

可入焚烧炉处理的垃圾

误闯焚烧厂的金属制品

韩国法律明确禁止易腐食物垃圾进入填埋场,焚烧厂绝大多数也对其有严格的检查制度,防止进入。另外,误入的金属制品也会被拒收。(金属材料 ,易腐食物垃圾中大量的水分和氯离子,都属于焚烧后强致癌物二噁英的成因[2])。


同样实行按量收费制的,还有一些不适合焚烧的废弃消费品,如球类,织物,瓷器等。


  ▲禁燃垃圾样品


从社区回收环节来看,韩国的居民都已经养成了良好的分类习惯。无毒er们晚上在街上走着,随处都可以看到各家各户,包括商家,把垃圾和可回收物都放在路边,等待收集。

路边等待回收车的可燃垃圾(白袋子装)和可回收物

  ▲商家门口的厨余收集箱


厨余易腐垃圾装在密闭的箱子里,居民在箱上贴相关票据证明已预付处理费,回收员就会正常回收。到目前为止,韩国的厨余垃圾回收利用率为94%。


首尔的垃圾减量小目标


无毒er们所参访的江南焚烧厂是首尔最大的一座,处理的能力是900吨/天,比起现在我们国内建设的新焚烧厂,其实算是比较小的,但首尔的其它三座焚烧厂的规模都比这个还要小。


在公众是持续的抵制和舆论施压下,现在在首尔,甚至整个韩国,要建设新的焚烧厂是非常非常困难的。所以,首尔今年提出了混合垃圾较2018年要减少4%的小目标,到2025年要减少10%的中阶目标,致力于实现将填埋场的寿命延长,也不增加新焚烧厂建设的大目标。


韩国焚烧厂的能源贡献


正因为首尔出色的垃圾分类,尤其是厨余垃圾几乎全部都回收利用(94%),燃烧过程受到食物水分和氯离子影响小,因此焚烧变废为能的效率很高。


据现场展示的数据,首尔全部四座焚烧厂现在每年可处理74万多吨混合垃圾,发电量可达276,030Mwh,相当于1,237,800户家庭的年用电量。

 

与我国焚烧厂最大不同之处是,首尔的焚烧厂可以实现热电联产,在产生上述电力的同时,还能输出4,431,356Gcal热能,相当于477,722个家庭的供热需求。

 

显而易见,如此优秀的能源转化率,它的前提保障之一是垃圾高度干湿分离,这才使得燃烧原料拥有高热值;之二是污染控制得较好,因此能在居民区周围运行,有利于实现热电联产。


无毒锐观


看过江南焚烧厂后,无毒er们发现,国内搞垃圾管理的很多人,看国外的焚烧厂的情况,只看到干净整洁、惠民措施或者没有邻避,就困惑于:为什么这么美好的焚烧厂在国内的接受度远比国外低?


But actually,真正的问题不在于大家对焚烧厂接受与否,而在于国内焚烧厂要公众接受的内容与国外民众接受的内容,本质上并不相同。


那么首尔市民接受的焚烧厂是什么样的呢?

 

一个特点是刚刚提到的高效多效的能源转化,另一个是垃圾的焚烧量得到控制、干湿分离使焚烧厂排出的烟气低害化。

 

这样严格规范地运营的焚烧厂,旁边的惠民健身中心其实不过锦上添花,因为焚烧厂不再对居民构成严重威胁,这本身就已是最好的福利。


这种接受不是焚烧厂单方面就能够实现的,而是有很多很多各方面的条件,使得焚烧厂能够得到公众一定的接受。


以首尔举例,上文表达得很抽象的“各方面条件”,首先就是它把焚烧厂摆在了一个它所适合的位置,去处理它适合处理的垃圾;而从整体上来讲,把不适合焚烧的垃圾,通过垃圾分类和垃圾减量大大地减少。


所以它的污染控制相对容易,焚烧的总量也基本上不会增加,这也使得焚烧厂在这些方面的压力变得不足为惧。


另外在监管方面,我们得到一个特别有意思的信息。这座焚烧厂是公有的,但政府将运营权委托给了民营企业,每三年进行一次招标——这对于运营企业而言就是:每三年要面临一次严格的考试。


想要抱紧这个金饭碗,换做是谁,这三年中都会拼了命的做好全面优质的管理。但反观我们自己的焚烧厂,责任全部交给企业,大笔一签30年,这种没有原则的市场化非常危险。


我们本次考察的这个焚烧厂的运营企业,已经连续几次中标,但工作人员坦诚:之前这家企业曾经也在续招标的过程中折戟。说明它这三年没做好,那么市民市政府就把它换掉,企业也只能接受。


中学时我们就从政治老师嘴里学来口头禅:透过现象看本质。国外焚烧厂美好表象底下的综合管理内核,还有待发掘和我们学习。



这是一个啥项目?

本项目全称为《通向无废城市:生活垃圾分类历史教训与全球经验研究》。


这一研究聚焦国内外城市垃圾分类政策的制定和实施状况,系统地总结其中的经验教训,以及具有代表性的成功或者失败的案例。在此基础上,对当前无废城市建设的指标进行分析和评估。通过传播和倡导工作,影响相关政策制定者和从业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