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科普文章 > 其他

并不是所有国家的人,都认为新技术发展的越快越好

2020/7/23 20:44:52

▲以上图片来源于网络

https://v.qq.com/x/page/s0946gximkw.html

   

▲视频:法国人对待新技术的态度

2016年国际环保组织绿色和平发布《智能手机的另一面——全球电子行业生产现状和解决方案》统计:仅2015年,全球手机出货量达14亿部,中国市场手机出货量高达4.3亿部。

考虑到中国2014年的手机普及率已经达到94.5%,由此推断,其中有4亿部手机属于更新换代的替换性消费,也就有约4亿部左右的旧手机产生。

我们享受着智能手机和互联网+的时代带给我们的生活便利,但很少有生活在都市里的人会关注到智能手机作为时尚电子消费品的背后,给地球带来了多重的环境污染和能源负担。

一、生产环节带来的环境危害

每多制造一部如苹果iPod的电子产品,就意味着中国环境可能多遭受一份伤害

2007年绿色和平曾发布《尖端污染:电子产品生产过程的环境问题》报告显示:

研究人员在中国广东省两家工厂抽取的废水、沉积物、土壤等多个环境样本中,发现了重金属、溴化阻燃剂、邻苯二甲酸盐衍生化合物等污染物,严重危害环境

据称,这些电子产品供应商向国际大品牌提供配件。例如,有消息指华通电脑是苹果、摩托罗拉、诺基亚等公司的供应商之一。

绿色和平项目主任崔喜晶表示:"当电子品牌逃避其企业责任,赚取巨额利润的同时,中国的环境及民众却持续遭受着电子产业的毒害。每多制造一部如苹果iPod的电子产品,就意味着中国环境可能多遭受一份伤害。最直接的受害者是在电子工厂车间工作的工人们。"

由于电子品牌并没有落实清洁生产,电子制造业向中国及其它发展中国家转移即意味着污染生产技术的转移。

更具讽刺意味的是,当这些电子产品在外国被弃置后,绝大部份又会被运到中国作拆解并丢弃,造成二次污染。

负责本次研究工作的Kevin Brigden博士表示:"工厂排放的污染物固然令人忧虑,但最令我们惊讶的是大量的污染物长期累积在环境里面,处于无人管理的状态,持续污染当地环境。" 

有些工厂旁都有农田,周围的居民一直使用受工厂污染的河水灌溉农作物,有人甚至会在河里捕鱼。

崔喜晶指出:"跨国企业利用中国相对宽松的法律来赚钱,这一点令人十分遗憾。"

谁在污染太湖流域?

▲以上图片来源于《IT行业重金属污染调研报告(第七期):谁在污染太湖流域?》

2013年绿色江南、公众环境研究中心、自然之友、环友科技和自然大学五家环保组织共同发布《谁在污染太湖流域?》调研报告指出:

手机品牌HTC的疑似供应商富士康、鼎鑫的污染排放给太湖流域部分河流造成严重污染。

太湖,是我国第三大淡水湖,流域内养育了三千多万人口,支撑了中国最有活力的经济中心。但太湖流域内水污染形势依然严峻,其中发达的 IT 电子产业造成的污染的影响不容忽视

通过调研,环保组织发现太湖流域的部分企业大量排污,造成太湖支流部分河段底泥中的重金属污染物严重超标,而这些污染最终可能影响流域内的环境和公众健康。

例如在对皇仓泾河进行调查的过程中,来自当地的环保组织绿色江南发现,富士康两个厂区之间的内河有大量废水排入,并每日通过泵站排向皇仓泾河。

所排废水味道刺鼻,水体发黑, 泡沫浓厚。现场取样的检测结果显示,镍的浓度达到 2060 毫克/公斤,超过限值近 40 倍。

▲以上图片来源于《IT行业重金属污染调研报告(第七期):谁在污染太湖流域?》

PCB制造过程中可能会带来的环境问题

2013年公众环境研究中心发布的 《苹果:透明撬动治污 - IT产业供应链调研报告(第六期)》显示:

PCB(印刷电路板)是几乎会应用于所有电子设备,中国是世界上PCB产量最大的国家,2011 年产值预计达 235 亿美元。近七成中国制造的PCB产品用于个人电子消费品、电脑产品及通信设备中 。

由于PCB 生产过程中结合使用重金属和化学品,产生的工艺废水中可能含有一些较难处理的复杂污染物质,如重金属铜、镍、汞、六价铬及锌和持久性有机污染物(POPs)。 

一旦这些污染物质未经妥善处理而被释放到环境中,将在环境中存在相当长的时间,即便在低浓度下亦呈毒性,污染饮用水和土壤,危害水体生物。


PCB生产过程中使用到重金属、化学品及酸性溶液等生成的危险固体废弃物。由于中国的许多PCB制造商生产规模庞大,随之产生的危险废弃物的数量亦是巨大的,对公众健康和环境安全带来很大的潜在风险。 

PCB生产过程对水资源的耗用量大。对于中国这样一个清洁水资源极其稀缺的国家,高耗水量的生产过程不仅给环境带来巨大威胁,也是对行业本身可持续性的一个严重挑战。

▲以上图片来源于《 IT行业重金属污染调研报告(第四期)苹果特刊 苹果的另一面》

二、生产环节对工人的伤害

2011年公众环境研究中心发布《 IT行业重金属污染调研报告(第四期)苹果特刊 苹果的另一面》报告中提到:

当苹果不断刷新销售记录的同时,生产苹果产品的员工却遭受有毒化学品的侵害,许多中毒工人还在身体和精神的双重折磨中煎熬,劳工权益和尊严收到损害,周边社区和环境受到废水、废气的污染。

2010 年连续爆发12起跳楼事件的富士康,也是苹果最重要的供应商之一。

联建(中国)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联建科技)由台湾胜华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于1999 年11月投资成立,工厂设立在苏州工业园区。据多份公开材料显示,这家工厂是苹果公司触摸屏的重要供应商。

联建科技原本使用酒精擦拭显示屏。但是,2008 年 8月联建公司突然要求员工用正己烷取代酒精让员工们擦拭手机显示屏。

在调查中工人们讲到,正己烷挥发速度明显快于酒精,这样就提升了工作效率;同时,工人们提到,使用正己烷的擦拭效果明显优于酒精,可以大大降低次品率。

然而,这种为苹果利润作出突出贡献的“神奇”材料却是一种毒剂。相关研究显示,正己烷会导致多发性周围神经病,出现四肢“麻木”等感觉异常,以及感觉障碍和运动障碍

而联建公司使用有毒有害化学溶剂之前,违反中国《职业病防治法》规定,既没有向有关部门申报、也没有告知员工。

联建公司的车间是密闭式的无尘车间,密封性好但是空气流动性差。

当地相关部门的调查在对生产现场的空气进行抽样检测后发现,挥发性极强的“正己烷”在空气中堆积,严重超过了国家规定的安全标准,员工们在没有有效的防护的情况下,时间一长,整个车间内的许多员工慢性中毒

2009 年下半年以来,联建公司许多员工也都染病,全身没力气,拿东西的时候会突然抓不住,一些员工甚至晕倒在车间里。

根据医院检验报告和医生的诊断,这些患病员工的上下肢周围神经受到了损害,发生了病变,从而导致肢体周围神经的传导速度变慢,四肢瘫软、乏力。医生给的结论是上下肢周围神经源性损害

从2009年8月份开始,苏州市第五人民医院陆续收治了 49 名联建科技有限公司的患病员工。

2010年12月15日,我们走访了联建受害的员工。刚刚出院的 22 岁河南籍员工桑小龙,毕业后直接到联建工作,工作不到一年后“感觉腿痛”,然后就进了医院。

医院出具的诊断书显示:“双下肢周围神经元性损伤”。治疗过程中,他一次次忍受针刺带来的剧痛,出院后被鉴定为职业病伤残十级。

27 岁的河南籍员工郭瑞强谈到:最痛苦的时候,他“手脚无力,就是擦试玻璃的时间,感觉擦几下就感觉手指头不听使唤一样。”

经过治疗,目前郭瑞强已经出院,但是“出来的时候总感觉总路走一会儿就感觉很累”。他入院时被鉴定为中度中毒,本以为能鉴定为职业病伤残九级,最后也只被鉴定为十级。

据中毒工人介绍,约百名中毒工人大多已经选择离职,因为“公司也希望你离职、走人”。离开的工人需要签署一份协议书,之后发生什么都与公司无关,“他们带着的就是那用生命、健康换来的 8、9 万块钱,那些后半生的那些费用、医疗费走的,有好多人都是无奈地走了”。

三、废弃物带来的环境危害

▲以上图片来源于网络

2005年绿色和平曾发布的《电子废弃物回收在中国和印度:工作场所和环境的污染》报告中对电子废弃物拆解中的零件拆卸和焊料回收、机械粉碎、酸处理及露天焚烧等四道工序的环境样本进行了分析。

研究结果显示,从中国广东省贵屿镇的零件拆卸和焊料回收工场收集的尘埃样本的铅含量,远高于世界其他地方的室内尘埃所记录的一般含铅量数百倍,而印度的同类尘埃样本则高大约5-20倍。

而从贵屿镇机械粉碎工场的排水道的沉淀物中,除了重金属外,更发现共43种同族的多溴联苯,它们是最常被用作电子产品中的溴化阻燃剂,也是绿色和平一再要求电子企业从产品中去除的有毒物质之一。

报告还显示,电子废物的污染并不局限于拆解的操作间,这些有毒的重金属及有机化合物能够通过工人被带到家中,对家居环境造成影响。

一个中国焊料回收工人家中的尘埃样本中,铅和锡的含量分别是对比样本的23与43倍。

常年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中,人体健康将受到极大的危害。汕头大学近年对贵屿165名一至六岁儿童的血铅水平进行了调查,结果显示这些儿童血铅负荷高,其中 135名儿童铅中毒,中度铅中毒者达到24.4%明显高于没有遭到电子废物污染的邻镇儿童。


研究表明,长此以往,这些中毒的儿童可能会患贫血等疾病,他们的智力和行为发育也可能受到影响。

此外,有机化合物如多溴联苯也很危险,它们不易分解,可通过食物链进入并很容易累积在动物身体中,更可以影响动物脑部的正常发育。

绿色和平项目主任赖芸忧虑地说:"我们一系列的调查和研究都表明,由于电子产品中含有大量有毒污染物如重金属和有机化合物,电子废物的处理对环境和工人都存在很大危险。"

四、所消耗的资源

2016年绿色和平与德国应用生态研究所共同研究的《全球电子产品(包含智能手机与平板电脑)制造过程使用的能源与资源报告》发现:

年销售总额超过10亿台的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在制造生产过程中耗用超过30万吨资源,其中4万多吨的铝用于制造外壳,在电池中则可找到超过1万吨的钴,占全球年产量近10%。

然而,碍于现有的回收技术与效率等原因,导致资源提取再用的比例不及消耗的一半,这些高价资源最终反而成了污染环境的电子废弃物

五、总结

最后借用2010年公共环境研究中心发布的报告《 IT品牌供应链重金属污染调研(第一期)》中的数据:

2009年以来,湖南浏阳、陕西凤翔、湖南武岗、福建上杭、河南济源、江苏盐城、广东清远……爆发的一系列的重金属污染事件令国人震惊。

据环境保护部统计,2009年环保部接报的十二起重金属、类金属污染事件,致使4035人血铅超标、一百八十二人镉超标,引发三十二起群体性事件。

对此《中国环境报》评论员指出:“这些污染事件只是重金属污染问题的冰山一角,由于长期累积,治理滞后,我国正面临着重金属污染问题密集暴发的严重威胁。”

2006年国家环保总局负责人在谈到中国土壤污染的总体形势时透露,据估算,全国每年因重金属污染的粮食达1200万吨,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超过200亿元,而这样的污染将对生态环境、食品安全、百姓身体健康和农业可持续发展构成威胁。

中国是IT产业名副其实的世界工厂,世界上一半左右的电脑、手机和数码相机产于中国。然而,作为世界IT产品加工业的中心,中国的环境也承受了巨大压力,其中重金属的排放问题应引起高度重视

广州、东莞、中山三市几乎全部近岸海域被严重污染,深圳西部海域、珠海部分近岸海域也被严重污染。

珠江口生态监控区生态系统已处于不健康状态,部分生物体内重金属含量偏高,栖息地变化较大,生物群落结构异常。

  ▲广州、东莞、中山三市几乎全部近岸海域被严重污染(图源:《 IT品牌供应链重金属污染调研(第一期)》)

我们可以思考一下为了IT行业的发展,所付出的这些代价真的值得吗?要知道这些已经造成污染,不会轻易在我国的土壤和水环境中消失呀!

【参考资料】

[1] 公众环境研究中心.IT品牌供应链重金属污染调研(第一期).2010/09/17

[2] 公众环境研究中心.IT行业重金属污染调研报告(第四期)苹果特刊 苹果的另一面.2011/1/19

[3] 公众环境研究中心.IT行业重金属污染调研报告(第七期):谁在污染太湖流域?.2013/08/07

[4] 公众环境研究中心.苹果:透明撬动治污 - IT产业供应链调研报告(第六期).2013/01/29

[5] 绿色和平.电子废弃物回收在中国和印度:工作场所和环境污染.2005/08/17

[6] 绿色和平.尖端污染:电子产品生产过程的环境问题.2007/02/08

[7] 绿色和平.全球电子产品(包含智能手机与平板电脑)制造过程使用的能源与资源报告.2016/11/10

[8] 绿色和平.智能手机的另一面——全球电子行业生产现状和解决方案.2016/08/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