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科普文章 > 重金属

我国金属矿山满足了全世界对电子零部件的需求,可是代价……

2020-3-14 0:09:43





在中国南方,一个庞大的金属行业推动了中国制造业的繁荣,并满足了全球对零部件的需求。这些零部件被用于智能手机电池、电动机和飞机机身等产品[1]

随着中国成为世界工厂,铝、铜、铅和锌等基础或有色金属的产量大幅增长。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的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有色金属总产量为5,700万吨,高于1998年的600万吨。

但这个国家的一些地区正在为此付出代价,例如位于华南地区的广西。

广西也称为“有色金属之乡”,迄今已发现各类矿种 167 种( 含亚矿种)且矿产资源开采区分布广泛。

可惜的是这些金属生产商们把原始的山地矿石冶炼出金属的同时,留下了很多有毒的物质,例如这里有用于钢铁涂层的锌,用于电线和变压器的铜,以及用于制造电池和其他产品提纯的磨砂镍颗粒……[1]

大量的农田被携带者镉和铅等有毒金属的径流所污染,村民们也因食用被重金属污染的食物而造成身体畸形,孩子们则存在着铅中毒的情况。

参考文献[2]


受污染的农田与水源


广西大厂矿区平村盆地 [3]


广西大厂锡多金属矿区位于广西南丹县,被誉为我国的锡都,是世界上有名的特大型富矿,已经有50 多年的开采历史。

由于矿区尾矿库渗漏等原因,造成矿区下游平村盆地土壤的重金属污染严重:锑含量的最高值是国标的 212.6 倍、镉 是 55 倍、铅 是 72 倍、砷是 41.7 倍。矿区下游的水污染严重,其 中河水中 镉 含量的最高值是国标的 68 倍,铜 是 13.1 倍,铅是 3.7 倍,砷是 1.76 倍;泉水中镉含量的最高值是国标的 63 倍。[3]

现在的平村河水及沿岸已经被污染几十年,如此巨量的重金 属离子进入平村河的后果是严重的。

从表面上看, 大厂尾矿库的渗漏污染了平村河河水和沿岸的农田,而实际情况是由于平村河是刁江源头的一个主要支流,平村河的污水源源不断地向下游流动,使得刁江水系的上游整体受到了严重的污染,刁江水系的中、下游也被严重污染 (当然刁江水系中、下游也受到车和矿区的污染),更为严重的是,刁江水系继续向东汇入红水河水系后,再汇入西江水系。这一系列水系是广西人民的母亲河、 水源地。

大厂尾矿库容量巨大,总容量在几千万吨甚至亿吨以上,尾矿库的渗漏,使得大量重金属离 子进入这些水系后再进入沿岸居民的身体,重金属元素在人体中的累积效应,给广西人民造成严重的健康隐患。


广西环江重金属污染[4]


2001 年6月环江遭遇特大暴雨袭击,环江河上游的3家矿企尾矿库溃坝。洪水退后尾矿及废矿渣沉积于被淹没的两岸耕地上,造成了 900 多亩农田土壤酸度过大,铅、锌、硫、砷等元素含量超标。16年的时间过去了,如今农作物仍旧难以生长。


广西河池重金属污染[4]


河池市的重金属污染在长期的采矿,精炼,加工 和工业化过程中积累。水污染, 大气污染, 固体废物污染和 土壤污染日益严重。重金属污染事件时有发生,河池市有 154 家重金属污染排放企业,是河池重金属污染最重要的原因之一。


广西贺州水污染事件 [4]


贺州市拥有锰矿,稀土,钨矿等资源,以及共生的镉, 锑等金属。长期以来,当地一些小型矿山企业未能满足环保设施的要求,在选矿和洗矿过程中,废水不经处理直接排放。有些人还涉嫌偷排废水废渣,对河流和植被造成严重污染。当地监管机构已经清理和整顿过, 但其后又复活, 一些企业也伪装成私人住宅,并私自拉电开工,夜晚偷偷排放污染物。


广西大新县污染事件 [4]


大新铅锌矿位于广西壮族自治区大新县巫山乡三巴河村,始建于 1954 年,于 2001 年关闭。在 40 多年的采矿 过程中,没有处理污水的措施。造成大面积耕作区污染。

2000年,由广西环境地质研究所出具的对该地受污染状况的调查报告显示,耕地主要污染物包括铅、锌、镉、汞等,其中农田灌溉水样含镉超标17.4倍,土样最高超标达29.1倍,耕地上种植的稻谷含镉超标11.3倍。但并不知情的当地村民直到2005年仍食用污染田地生产的大米,不少村民被检测出镉超标。 [5]

2014年通过媒体报道,此地的污染问题才更多的进入公共的视野。


广西龙江污染事件[4]


在龙江河上游,分布着几十家涉重企业,污水的排放导致龙江河具有较高的重金属污染积累和水环境生态风险。

2012年广西龙江河镉污染的发生即是因涉事企业直接将污水排放至地下溶洞,导致大量含隔元素进入龙江河水体。

受污染水体镉污染高峰值一度高达80倍,污染事件波及河段长约300公里,严重威胁到下游群众的饮水安全。下游的柳州市一度发生百姓抢水风波。


广西古柑赤泥库泄露 [6]


2018年10月19日,清晨6时左右,家门口“涨大水”,农田积满了泥红色水,从山脚一直流到儒鳌屯。“味道臭得不得了,到处都是赤泥水,鱼都死光了,家里养的鸡也死了”。村民们心里清楚,这是信发铝的2号赤泥库泄露了。

2018年的8月24日,就发生过一次,1号赤泥库泄露。再往前,6月份也发生了一次泄露,也是1号赤泥库。但前面两次,都没有10月份这一次那么大。也就是说,半年内,古柑村的村民接连遭遇了三次大小不同的赤泥库泄露。

信发铝的2号赤泥库

广西德保污染300亩农田[7]


2019年8月,德保县当地有多位村民反映,在内苗屯有一个三八水库突然死了大量的鱼,水质变色发臭,他们说从小到大没有出现这种情况,现在饮用水都是靠车来送。村民担心是附近的广西华银铝企业赤泥库泄露所致。

2019年9月,通过实地调查,记者却发现在内苗屯附近有一座废弃的铅锌矿,存在严重的环境污染问题,涉及污染300余亩农田。


……

粮食重金属超标情况


2018年南宁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对广西某市大米主产县区农民自产的稻米进行监测。 共采集当地 6 个大米生产县区 65 个乡镇农户家自产稻米样品402 份。 

结果稻米铅、 镉、 无机砷、 总汞检出率分别为 56.22%、 96.26%、 37.56%、 83.96%、 100.00%。总体合格率为 68.41%, 超标率为 31.59%, 6 县区均有超标。镉超标率为 29.60%。 [8]

这表明存在一定程度的重金属污染, 特别是镉污染较为严重。


因污染导致畸形的身体


村民们食用被重金属污染的食物而造成身体畸形,广西三合村村民黄贵强的双臂长满了大小不一的疙瘩,手的骨骼也已严重弯曲、变形,不能正常伸展。2001年3月广西省职业病防止所为其做了一次尿镉检测为24ug/L,已属于严重超标。

镉中毒会使人的骨骼生长代谢受阻碍,从而造成骨骼疏松、萎缩、变形等。   


孩子存在着镉、铅中毒的情况


铅超标可导致儿童免疫力减弱等问题,而镉超标则会导致肺、肾等的病变。

2008年,广西省河池市南丹县车河镇堂汉村,6岁的莫斯琦在河池市妇幼保健院进行血液中的微量元素检验,就被发现铅、镉超标:铅161.0微克/升(参考值0-100微克/升);镉19.8微克/升(参考值0.01-5.0微克/升)。其中镉超标几乎是正常值的4倍。

到2011年,“血铅异常”在车河镇堂汉村、车河村、坡前村的儿童中数十上百地出现。数十位家长拿着孩子的微量元素检验单,指责镇上的8家冶炼厂的废气污染导致孩子们“中铅”了(即铅中毒)。根据村民们提供的检验单统计,车河镇铅中毒儿童超过100人,平均年龄大约5岁半,年龄最小的不到1岁。[9]


3亿亩耕地受到重金属污染


最后用中国工程院院士罗锡文2011年接受采访时所说的话作为总结[10]:

“农业部进行的全国污水灌溉区域调查统计显示,140万公顷污染灌溉区中,遭受重金属污染土地面积占农田灌溉区面积的64.8%,每年被重金属污染粮食达1200万吨,造成直接经济损失超过200亿元!”

“我国有3亿亩耕地受到重金属污染,占全国农田总数的1/6,经济越发达,土壤污染越严重。

在广东,清洁土壤只有11%,轻度污染占总耕地数量的77%,重度污染土壤占总量的12%左右;

太湖流域,有三分之一的耕地受到了污染,湖北省受三废污染的耕地面积已经达到40万公顷,占全省耕地面积的10%;

湖南冷水江河水污染严重,37%水稻田重金属超标几倍;沈阳因土壤镉污染,致使大米成为镉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