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科普文章 > 海洋污染

世界环境日 | 颜值超高的火烈鸟,你真的了解它吗?

2020/7/25 16:40:47

▲图源:Unsplash 作者:Wolfgang Hasselmann

每年的6月5日是世界环境日。今年中国的主题为”美丽中国,我是行动者“。为了让大家更好地感受这个主题,感受美,今天的推送就为大家奉上自然界的颜值巅峰——火烈鸟。

火烈鸟,一直都是自然界生物中高颜值的代表,羽毛鲜艳,身材修长。不过火烈鸟并不会“有颜任性“,相反,它们性情温和,有时甚至会显得胆怯。是不是觉得很反差萌?快来和我们一起走进真实的火烈鸟吧!

▲图源:网络

火烈鸟通常生活在各种各样的盐水和淡水栖息地,如泻湖,河口,滩涂和沿海或内陆湖泊,主要靠滤食藻类和浮游生物为生。

火烈鸟喜欢结群生活,往往成千上万只聚集在一起。非洲的小火烈鸟群是当今世界上最大的鸟群。

火烈鸟不是严格的候鸟。它们只在食物短缺和环境突变的时候迁徙。迁徙一般在晚上进行,在白天时则以很高的飞行高度飞行,目的都在于避开猛禽类的袭击。迁徙中的火烈鸟每晚可以50—60公里的时速飞行600公里。

火烈鸟的叫声与雁类相似,此起彼伏,震耳欲聋。它们的羽毛颜色十分鲜艳,远远望去,红腿如林,一条条长颈也频频交替蠕动,十分壮观。

它们性情温和,平时显得胆怯而机警,游泳的技术也很出色。飞翔时,能把颈部和两腿伸长呈一条直线,而且只要有一只飞上天空,就会有一大群紧紧跟随,边飞边鸣。

▲图源:网络

火烈鸟的美丽、温和让它们具有了独特的魅力。然而,这一份魅力却无法打动一个看不见的敌人。这个敌人就是曾给火烈鸟带来过灭顶之灾的持久性有机污染物。

博奈尔岛(Bonaire)位于加勒比地区的委内瑞拉北部,是西半球最大的火烈鸟繁殖保护区之一。该岛海岸线长,海滩众多,海水清澈,是加勒比海地区最好的岛屿之一,被誉为“加勒比海上的粉红佳人”。

2010年9月8日,博奈尔岛内的塞利娜戈托地区 (Saliña Goto, Bonaire)因石油爆炸而引发了大火。

为了迅速遏制灾情,在多日消防行动中, 人们应用了六种不同类型的消防泡沫, 估计总量约为145000升。灭火行动导致了盐湖中单氟烷基和多氟烷基物质(PFASs)浓度陡升。

几个月后,当地的火烈鸟的数量骤降到几乎完全消失。对此,消防泡沫带来的直接和间接生态毒理影响,引起了越来越多人的关注。

荷兰国家公共卫生和环境研究所(RIVM)对此进行了初步的危害和风险评估。据有关石油火灾和消防泡沫成分的专家预计,火灾后排放的化合物有多环芳烃 (来自燃烧的油)、作为活性泡沫形成剂的多氟烷基物质(PFASs)和因设施建筑材料腐蚀而泄露的金属物质等。

事实上,博奈尔岛各地的环境样本中,也都被检出了多环芳烃和多氟烷基物质(PFASs),尤其是国家公园内的含量特别高。

瓦赫宁根大学研究中心也对此次事件进行了长期的环境风险评估。2010年、2012年、2013年和2015年他们分别在受影响的盐湖附近对沉积物、水和生物样品进行定点抽样和检测,并对物种数量进行分析。

实验结果和观察结果表明,持续存在的有毒灭火泡沫导致了火灾后受灾地区附近的大型底栖生物群落明显减少,并且距受灾地区距离越近,影响越大。

以全氟辛基磺酸(PFOS)为例,其可以通过改变蜕皮周期、繁殖或生存等方式影响昆虫。这可能解释了在塞利娜戈托地区观察到,在火灾之后的一段时间里,昆虫和甲壳类等底栖生物群的数量一直很低。底栖生物种群数量的减少最终也影响了火烈鸟的生存。

▲图源:网络

在这个案例中,我们为火烈鸟生命的凋谢扼腕叹息。但我们更需要认识到,当我们使用一种持久性有机污染物来减少另一种污染损害时,其影响可能比事件本身更有害。

作为个体的我们,力量有限。但我们可以对含有持久性有机污染物的产品说“不“,如新烟碱类杀虫剂以及含氟泡沫灭火剂等等,或许这样能够避免更多悲剧的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