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科普文章 > 其他

种子包衣在农村:一位普通农民对它的认知(文字版)

2020/7/23 21:18:31

鸟儿越来越少了

我是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的一个普通农民,我叫王宝琴。

我最近一直关注一些鸟儿的生存。我挺喜欢鸟的,有时间的话,我就带着我们的老年队友出去巡护。但是,我发现我们当地的鸟儿越来越少了。

在关注鸟儿的过程中,我发现了一个问题,就是经常会看到死鸟。

我就想,为什么鸟儿越来越少了?

一个想法进入我的脑海。在90年代,一种叫做“种子包衣”的农药开始兴起。我猜测,这种农药或许和鸟儿数量的减少有关。

很多年轻的小伙伴就问我一个问题,说什么是种子包衣呢?

种子包衣,实际上是一类农药的统称。这种农药,不同厂家起的名字可能不同。

以前,我也用过种子包衣。一开始的时候,种子包衣都是粉色的。最近,我听说有绿色的,还有和玉米种子一样颜色的。这到底是因为现在的技术越来越高了,还是不掺颜色了,我对这个不是很了解。总体来说粉色的还是比较普遍。

  ▲种子包衣

这种农药是很粘稠的一种东西。把玉米种子铺到一个蛇皮袋上,然后把药倒在玉米种子上,互相一揉,玉米种子就都变成粉色了。

这种农药就是防止乌鸦、喜鹊来盗玉米种子。这些鸟儿也是很气人的,我们种到地里,它们就去盗,所以农民就用种子包衣。

有的小伙伴儿问,种子包衣涉及到的高毒农药是什么?

据我了解,这种农药的名字叫克百威,原名也叫呋喃丹。这种药毒性很强,它对人畜都是有害的。最近我了解到,它可能对土壤、对农作物也有害。

事实上,种子包衣的药瓶上也对这种农药做了介绍。提醒人们用的时候,必须要注意安全,不要让小孩儿、牲畜接触到。因此,它的危害性还是比较大的。

种子包衣的危害

尽管农药为农业生产带来了许多便利,其弊端也是显而易见的。农药在土壤里无限期地、一年一年地残留下去,对人类来说其实是一种潜在的威胁。

对于农药,我觉得能不用时就不用。去年我做了一个试验,种了八亩黄豆,没有用种子包衣,也长得很好。

有的朋友还问我说,大姐,你觉得这个农药对鸟类的危害到底在哪里呢?

在我们东北,现在都是机械化种地,种子用上包衣农药以后种到地里头。但是很多覆盖不严的地方种子会外露,我们到地里去翻地的时候,喜鹊、乌鸦就会跟着捡这个东西,寻找这个种子去吃。

我觉得最直接的危害是,人知道有毒,鸟儿是不知道的呀!死去的乌鸦、麻雀、喜鹊的肉,又被别的动物吃掉,这些农药可能又会进入这些动物的体内,造成一个恶性循环。

这么多年,我们一直在做鸟类保护,为此付出了很多。一些巡护的志愿者摔伤,甚至发生车祸。如果大家都来关注这个事情的话,我觉得可以大大减少种子包衣的使用率。

中国有多少耕地啊!我现在知道有十八亿亩红线,这十八亿亩红线如果都用种子包衣,这是一个什么概念呢?不用说会有多少鸟儿去吃种子,就说这十八亿亩会有多少田地吧,大家想一想。我坐在家里想都有点紧张。


2004年,人民网等新闻媒体就报道过种子包衣的危害,可惜没人重视。当时就指出了这些农药存在的问题,也做了试验。试验表明,鸟类食用裸露种子包衣之后,当场在麦田里死亡的占比为1.6%。


今昔之比

我真的希望通过这些事情呼吁一下,让社会各界朋友关注。大家辛辛苦苦地巡护,到最后鸟儿都死在田间地头了。我真为这些个生灵可惜。

我前两天和我们老年环保队的李殿奎到嫩江滩涂去巡护了一次。那么大的滩涂,我们大概走了有三四公里,没有看到成群的鸟儿,不管是麻雀、乌鸦还是喜鹊,只是有那么星星点点的喜鹊窝还是乌鸦窝。在我年轻的时候,我们这里的鸟儿很多,甚至都有点泛滥。

年轻的时候我曾经种过两亩地青薯,结果这个地种完以后,隔了一天我去看,地里头的乌鸦和喜鹊黑压压的一片,我说这是怎么回事儿啊?

别人就说你那个种子是不是没有用种子包衣啊?我说没有啊,他说,那你就完蛋了,你这块地就废了,我说怎么可能呢?然后我第二天我起早,四点钟就去了,哇,比我头一天看到的鸟儿还多。

这些鸟儿,你去了它们就会飞走。但是等你要是走远了,有几只鸟儿,就像人喊人一样,叽叽喳喳地把其它的伙伴全叫来了。我又气愤又觉得挺好笑的。

但是最近这些年,在我们当地看不到这种场景了,至少我是没有看到。虽然也能看到鸟儿,但是数量比以前少了很多。所以说,我想起了咱们公益伙伴讲到那个生物链的平衡,我觉得这也是问题,我希望大家重视起来。

我再给大家说一说种子包衣在农村的使用状况。其实以前我们农民是有选择的,可以根据土地的特点选择在哪些土地投放种子包衣。

比如沙土地容易招鸟儿,大家就会选择沙土地投放种子包衣。黑土地不太招鸟儿,所以基本不在黑土地投放。


但我前几天到种子站买种子,想要买不包衣的种子,结果没有买到。现在,种子公司把这些种子包好衣再卖给我们农民,农民没有选择。种子包衣的瓶子上,明显地写着克百威占6%,所以说这种毒药还是得继续使用。

我也在农民中做了调查了。农民确实也有苦衷,他们说,大姐,你要考虑的是保护鸟儿,可是我们考虑的是保护我们的那个果实啊!如果我们的种子都被鸟儿吃了,来年的秋天,我们收什么呢?我们东北就种一季。

这也确实是个问题。有的田地确实没有必要投放包衣,但是有的田地若是不投放,农民的利益就会受到损害。所以,我只能把我的想法说出来。

以前,农民都是遇到虫子危害土地的情况才用药。现在农民都是提前用药,他们管这叫预防。还没生虫子,先把农药都打上,这地就生不了虫子了。

你说是滥用,人家说是预防,这个事情在我的心中还是矛盾,我自己都解不开,我希望科学家和社会上有能力的朋友帮我解开。


开导农民真的很难,我们打这么多年污染的案子,我深有体会。其中的一个办法就是借助社会力量。我们农民去跟农民说,他们接受不了,只有更高一层的人去说,他们可能才会信服。然后就是政府的规定,农民必须要遵守,就是这两个办法。我觉得,让我们农民去说服农民,真的是很难。

针对农药滥用的情况,我向中国农药工业协会孙叔宝会长做了一个呼吁,我们希望能够通过大一点儿的领导呼吁,因为这样也许社会各界重视得更多。

孙会长本身也是博士,希望他能带动一些科学家和社会有志之士,研究一点低毒农药,然后能够让农民不要这么随意用药。

我的文化水平有限,个人认知水平也有限,不知道我说的大家是不是认同。我总的意思,就是觉得种子包衣对鸟儿的危害太大。这是我个人的意见,我也希望大家能够指导指导,说出你们的看法。

以前,鸟儿真的是泛滥。现在,我觉得又没有了,看不到了。这也是一个矛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