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科普文章 > 海洋污染

作为信天翁的亲戚,它也无法躲开塑料这个宿敌

2019/1/16 10:22:55

  

左图是暴雪鹱,右图是信天翁

暴雪鹱(Fulmarus glacialis

鹱(hù),读音为“户”,是一种北极地区的大型海鸟,它是信天翁的亲戚。虽然如此,它还是很容易被人混淆成鸥类,不过它比鸥类身体大,翅膀更长而直,脖子粗、嘴短。暴雪鹱的翼展可达102 至112 厘米,有两种色型:白色和灰色。它们也会成群住在法兰士约瑟夫地群岛上,常在沿海峭壁的空穴中筑巢。[6]

 

肚子里充斥致死塑料的信天翁(图片来源:来源:www.albatrossthefilm.com

暴雪鹱的胃里有塑料(上);暴雪鹱在海上咀嚼塑料碎片(左下),暴雪鹱的胃里有碎片、泡沫、薄板和木头(右下)

(照片来源:Jan Andries Van Franeker

相信你也曾经看过海鸟腹内塑料垃圾的图片,北太平洋中途岛上的信天翁们因为错把塑料垃圾当成食物,最终死亡。而作为信天翁的亲戚-暴雪鹱,同样无法躲开塑料的伤害。

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的斯蒂芬妮·艾弗里-戈姆(Stephanie Avery-Gomm)和同事对此进行过调查研究,他们曾在海滩上发现大量暴雪鹱尸体,在90%的暴雪鹱尸体中,他们都发现了未消化的塑料垃圾,包括牙刷、包装袋、渔网和泡沫塑料块,正是这些塑料垃圾导致了暴雪鹱的非正常死亡。统计结果表明,每只因误食塑料垃圾而死亡的暴雪鹱体内平均有36块塑料垃圾,最高纪录则达到485块。[1]

“塑战速决”图表(图片来源:联合国环境署)

联合国的数据显示,每一年,世界范围内塑料袋的消耗数量为5000亿个;每分钟,全球卖出100万个塑料瓶。全球生产的塑料中只有9%能得到回收利用,余下大约55亿吨则被填埋或随意丢弃在自然环境中,每年估计至少有800万吨的塑料制品流入到海洋中。

塑料将会被分解成微型碎片,然后被浮游生物所摄入,每年有100万只海鸟和10万只海洋哺乳动物因塑料污染而丧生,并最终影响到食物链和人类餐盘中的食物构成。


难以置信的大规模死亡

鹱形目鸟类在北极的代表:暴雪鹱。尽管人们也许更熟悉的鹱形目鸟类是信天翁。(图片来源:http://www.naturfoto.cz)

除了直接的物理影响外,人们越来越担心塑料中/吸附化学物质的潜在影响。而根据2004年对北海暴雪鹱大规模死亡的观察来看,塑料中的化学品影响可能已经发生,而且可能是很突然的和严重的。

拯救北海(SNS)暴雪鹱研究小组在北海建立了塑料摄入量监测系统。2004年3月,北海海滩项目测量员在北海的南部遇到异常大量死亡的暴雪鹱,项目组研究人员记录暴雪鹱残骸的一系列数据,包括年龄,性别、条件、起源、死亡原因等,并进一步分析这起大规模死亡事件。

拯救北海(SNS)研究中的暴雪鹱胃部的样本数量。其中暴雪鹱于2004年3月和6月遭受大规模死亡,收集到的残骸比解剖的数量要多得多[2]


死亡暴雪鹱中雌性占88%

在2004年南北海的暴雪鹱大规模死亡事件中,延滞或停滞的换羽导致许多暴雪鹱的羽毛过度磨损,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它们的绝缘、防水和飞行能力。

拯救北海(SNS)暴雪鹱研究小组发现,海鸟在2003年秋天遭受了食物短缺,大部分死亡的暴雪鹱出现换羽减慢甚至完全停止,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它们的绝缘、防水和飞行能力。

对于像暴雪鹱这样长寿(平均寿命31年)的海鸟来说,如果成年海鸟的健康或生存受到威胁(例如恶劣的食物条件,那么就会停止繁殖行为。

然而,在2004年大规模死亡事件中最严重的是,大部分的死亡鸟类是成年雌性,甚至有些是携带着鸟蛋进行长距离迁徙,这是极不寻常的。而在过去的海鸟死亡事件中,占主要的是年幼鸟类,并且不会有如此强烈的性别偏好。

在2004年的残骸中,通过对荷兰暴雪鹱北海生态质量目标(EcoQO)数据库不同时期的比较,展示了暴雪鹱不同的性别和年龄组成。

大多数死亡的海鸟出现羽毛、尾巴和隐蔽处的延迟或停止换羽,以及羽毛的极度磨损。

在2004年5-6月发现的42只成年雌性:4只体内携带完全发育的卵内,至少有17只在产卵不久后死亡。


塑料可能影响海鸟的内分泌系统

北海生态质量目标计划(EcoQO)显示暴雪鹱的胃里塑料颗粒量平均为0.31克

鸟类的羽毛生长和生殖决定,很多时候都是受到激素的调节。而在暴雪鹱规模死亡事件中,出现羽绒严重畸变、高度异常的性别年龄死亡率,以及不合逻辑的生殖决定,都使人们怀疑是因为海鸟内分泌激素系统的失调。

多年来,暴雪鹱摄取的工业塑料颗粒的比例在下降,但不幸的是,取而代之的是生活塑料的增加。与生活塑料相比,原始工业颗粒中添加的化学物质相对较少。此外,生活塑料的粒径较少,这增加了表面体积比。与早些年相比,塑料种类和粒径的变化可能都加强了化学物质从塑料向暴雪鹱的转移。

内分泌激素系统的紊乱可能是塑料中含有或吸附在海水中的各种化学物质的结果。作为海洋系统的顶级消费者,暴雪鹱已经通过食物链中的正常生物积累富集了相当数量的有毒物质[4]。然而,除此之外,暴雪鹱是海鸟中最严重的塑料消费者之一,因为它们的胃会磨碎塑料,这可能会最大限度地吸收与塑料有关的塑料相关化学物质[5]。

暴雪鹱中的毒性当量(TEQs)远高于海鸟生殖影响的阈值[4]


塑料中的化学品影响具有潜伏性

许多死亡鸟类的羽毛出现极度磨损


问题是为什么现在会出现这种大规模死亡?

原则上,当鸟类利用它们的脂肪储备时,污染物便开始以更高的浓度在血液中循环,污染物的影响就会变得明显。然而,这种情况在正常的年度周期中经常发生。

奇怪的是,2004年大规模死亡事件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其异常之处在于,暴雪鹱从秋季到冬季,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的明显的低体重身体状况。很有可能,只有在身体状况长期下降的情况下,内分泌激素干扰物才能充分发挥作用。

这意味着与塑料摄入有关的化学负荷可能潜伏很长一段时间,但随后在不利条件下可能超过阈值水平,引发严重的群体后果,就构成不可逆转的威胁。如成年雌性海鸟的过高死亡率会对海鸟的数量造成特别严重的影响。


塑料危害 不能等待

对2004年大规模死亡事件的解释是推测性的,因没有资金来检测研究这些鸟类体内的污染物和激素的关系。

在海洋塑料污染问题上,不应该等待有充分科学证明塑料对物种或生态系统产生影响时,才制定相关政策,因为这种影响可能不是渐进式的,可能会出现突发的严重影响。

而这些影响最终还是会报应在人类身上,减塑即是最好的自救!

“塑战速决”图表(图片来源:联合国环境署)


参考文献:

[1] Laurie K. Wilson,Lydia Kleine,Stephanie Avery-Gomm, et al.Northern fulmars as biological monitors of trends of plastic pollution in the eastern North Pacific[J].Marine pollution bulletin,2012,64(9):1776-1781.

[2] Van Franeker, Jan & Heubeck, Martin & Fairclough, K & Turner, Daniel & Grantham, M & Stienen, Eric & Guse, N & Pedersen, J & Olsen, K.O. & Andersson, P.J. & Olsen, Bergur. (2005). 'Save the North Sea' Fulmar Study 2002-2004: a regional pilot project for the Fulmar-Litter-EcoQO in the OSPAR area. 

[3] Van Franeker, Jan. (2011). Chemicals in marine plastics and potential risks for a seabird like the Northern Fulmar (Fulmarus glacialis). 

[4] Knudsen, L.B., Borga, K., Jörgensen, E.H., Van Bavel, B., Schlabach, M., Verreault, J. & Gabrielsen, G.W. 2007. Halogenated organic contaminants and mercury in northern fulmars (Fulmarus glacialis): levels, relationships to dietary descriptors and blood to liver comparison. Environmental Pollution 146: 25-33.

[5] Teuten, E. L., Saquing, J.M., Knappe, D.R.U., Barlaz, M.A., Jonsson, S., Björn, A., Rowland, S.J., Thompson, R.C., Galloway, T.S., Yamashita, R., Ochi, D., Watanuki, Y., Moore, C., Viet, P.H., Tana, T.S., Prudente, M., Boonyatumanond, R., Zakaria, M.P., Akkhavong, K., Ogata, Y., Hirai, H., Iwasa, S., Mizukawa, K., Hagino, U., Imamura, A., Saha, M., & Takada, H. 2009. Transport and release of chemicals from plastics to the environment and to wildlife.. Philosophical Transactions of the Royal Society B 364: 2027-2045.

[6] 紫鹬.那些令人纠结的鸥,随行着破冰船..果壳网.https://www.guokr.com/article/50267/